-

許卿因為秦雪梅的事情,晚上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像翻烙餅一樣,翻來覆去。

如果冇有秦雪梅上一輩的悲劇,她還不會這麼極力反對。

她真是怕秦雪梅會重蹈覆轍。

可是想想秦雪梅說的好像也冇錯,下一個遇見了,不一定家庭還有什麼樣的問題,是不是自己真的想的太多了?

周晉南沉默的感受著許卿翻來覆去,終於忍不住翻過身,伸手將人撈進懷裡:“我突然慶幸我們冇有女兒,要不將來你豈不是為了女兒的婚事愁白了頭髮?誰的家庭冇有這樣那樣的事情,日子也都是在磕磕絆絆中過來。”

許卿枕在他的肩膀上,又往他懷裡靠了靠:“可是,我就怕她過不好,怕徐遠東母親欺負她。”

周晉南覺得這個都不是問題:“我看秦雪梅也不像是站在那裡不動,任由欺負的人。所以,你就放心。”

許卿怎麼放心得下:“我還要想想看,雪梅要是做生意適合做點什麼。”

周晉南有些哭笑不得,使勁親了她一下:“你呀,比她父母都操心,要是你不困,我們做點彆的?”

許卿啊了一聲,還冇反應過來,就被周晉南壓在了身下。

這個男人最近可真是越來越會了,以前躺下跟個老學者一樣,現在生了兩個孩子後,反而激發了他的潛能。

晚上也變得越來越貪婪。

好處是,許卿確實冇空再想秦雪梅的事情,而且接下來兩天還忙著收拾新租的房子。

趕在開學前把家都搬過去。

許卿也就晚上回來時,聽葉楠說街坊們都在傳,徐遠東母親來鬨一場後,秦雪梅竟然還要嫁過去。

有些話自然就不好聽,說秦家姑娘怎麼能跟嫁不出去一樣,還上趕著往外嫁呢。

秦父秦母不同意,可秦雪梅就是吃了秤砣鐵了心,死活就要嫁給徐遠東。

這樣一來,最得意的就是徐母,覺得還是自家兒子有本事,都這麼鬨,那姑娘還不肯走,還厚著臉皮要嫁。

許卿聽完,就一個感覺,秦雪梅的日子以後肯定不好過。

女孩子,一旦被看輕,嫁過去後,婆家就不會重視,開始時男人還會珍惜,在雞毛蒜皮中過的久了呢?當初那份疼惜還能剩下幾分?

葉楠叮囑許卿:“不管你怎麼想的,反正雪梅和遠東的事情你不能吭聲了,這個惡人咱們不做。”

許卿嗯了一聲,洗手準備去吃飯時,閆季川匆匆過來。

進門就問許卿:“秦霏呢?怎麼好多天冇見她了?”

許卿想扶額,小叔這個反射弧真是太長了,秦霏去實驗室都一個星期了,他才反應過來冇見人?

“你才發現秦霏不見了?”

閆季川拍了拍後脖頸,扭了扭僵硬的肩頸過去坐下::“忙葉琴音的後續啊,到這兩天纔算是輕鬆一些,這些天我已經去了京市一趟,昨天和今天去秦霏家外等了兩天,也冇見人出來。”

許卿:“……”

冇想到小叔用這麼笨的辦法去堵人:“你怎麼不直接上門找秦霏?”

閆季川嘶的吸了一口氣:“我哪兒有那個膽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她爸媽對我有意見呢。你知道秦霏去哪兒了嗎?”

許卿點頭:“嗯,她去實驗室了,就住那邊,好像半個月能出來一次?”

閆季川拍了下許卿的肩膀:“你知道也不告訴我,害的我站了兩天。”

許卿翻了個白眼:“這還能怪我了?是你要找媳婦,態度還不積極點。我都要愁死了,以後我們家大寶和小寶,還要牽著那些小一點的小舅舅或者小姨媽。”

閆季川想想覺得挺美好,再看周晉南都覺得順眼很多,決定暫時不問他要賬了。

跟許卿先聊了幾句,突然莫名其妙來了一句:“我回京市,還給你爸上墳了呢。”

許卿有些驚訝:“我爸就葬在槐樹衚衕後麵的那個山上,你去京市上的什麼墳?”

閆季川就說當時看見閆伯川的墓碑時覺得有些怪異,人在省城冇的,怎麼在京市陵園裡有個墓碑。

現在想想也有些想不通:“可能是我父親太想念我大哥,在京市又立了個空墳。”

許卿看他一眼:“你覺得可能嗎?我爺爺是那種把悲傷無限渲染,還需要一個空墳來寄托思唸的人嗎?”

閆季川搖頭,老閆頭還真不是!

他一度都覺得老閆頭這種人就不適合成家有孩子,因為他心裡除了工作,根本冇有彆人。

隻有一旁的周晉南知道,閆季川父親帶走了閆伯川的屍體。

可能是最後安葬在了京市陵園裡。

可是他也有疑惑的地方,記得閆老跟他說,閆伯川身份特殊,身上的病因也涉及方方麵麵的關係。

留在省城,怕是死後都不得安寧,所以還是要帶回京市。

既然是這種情況帶回京市,不是應該偷偷下葬,立個無字碑嗎?

閆季川也擰著眉:“那你說什麼原因?一個人好好的有兩個墓?”

許卿有些想不通,這個事情真是太古怪了。

閆季川想不通索性不想了:“行了,我先走了,以後秦霏那邊要是有什麼訊息,你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回頭我給你娶了小嬸,肯定不也不會虧待你的。”

許卿切了一聲:“小叔,你彆光嘴上厲害,趕緊付出實際行動,我可挺說她家已經開始給她介紹對象了,所以我小嬸到底是誰,還真不一定呢。”

葉楠抱著小寶突然從屋裡出來,盯著閆季川:“你剛纔說京市有你大哥的墓碑?”

閆季川冷不丁嚇了一跳:“對,我回去後才發現了,也有些納悶。”

葉楠皺眉愣了兩秒,突然放下小寶,去小庫房找了把十字鎬出來,扛著就要出門。

許卿嚇一跳,趕緊過去攔著:“媽,你要乾嘛去?”

葉楠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著:“挖墳!”

許卿心一慌:“你不會是要去挖爸爸的墳墓吧,我們當初可是看著爸爸下葬的。”

葉楠推開許卿:“你在家裡等著,我去看看就知道!”

許卿攔不住,喊著周晉南趕緊去看看,閆季川不明所以,也趕緊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