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楠是因為親家都在,不好意思自己動手收拾周瑾軒,就喊著周晉南往死裡打。

她開口了,還有誰好意思攔著,都看著周晉南把周瑾軒揍個半死。

許卿真冇想到周瑾軒到這個時候,還能胡說八道,滿嘴噴糞,她是不在,她在也非要動手揍周瑾軒一頓不可。

隻是,周瑾軒真這麼冇腦子,就這麼不管不顧的跑家裡來鬨事?

晚飯時,因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影響了心情,大家興致也不高,飯後,閆季川和周康安周承文一起離開。

許卿讓周晉南看著孩子,她去收拾廚房,又燒水給兩個孩子洗澡。

孩子洗完澡,穿著小肚兜和葉楠一起在炕上玩。

許卿才和周晉南兩人分彆洗了澡。

因為爸爸媽媽回來了,大寶和小寶都不肯再跟外婆一起睡覺,鬨著要和媽媽一起睡覺。

許卿笑著抱兩個孩子過去,躺在床上給兩人講著故事,哄兩個小傢夥睡覺。

大寶聽故事就很乖,目不轉睛的看著媽媽。

小寶就很調皮,會不停的學著媽媽的語氣,重複最後一個字,小嘴叭叭說的含糊不清。

周晉南沉默的坐在床頭,看著許卿哄孩子的畫麵,感覺格外的溫馨,彷彿整個人身上都覆蓋著一層暖暖的柔光。

兩個小傢夥,前一秒還瞪眼興奮的不行,後一秒瞬間陷入秒睡中。

許卿小心挪開小寶搭在身上的小腳丫,緩緩坐了起來,揉了揉胳膊看著小聲嘟囔:“真是兩個小磨人精。”

說完抬頭看周晉南,就見對方正目光灼灼的看著自己。

眼中還帶著一絲心虛,見她看過去,立馬小聲說道:“對不起。”

許卿爬過去跪在床上看著周晉南,緊緊盯著他的眼睛,一言不發。

弄的周晉南更緊張了,開口聲音都帶著小心:“我已經很控製我的情緒了。”

許卿突然撲哧笑出聲:“你要是不控製情緒,是不是一拳就把周瑾軒打死了?這人雖然挺討厭的,為這種人惹上官司不值得。”

周晉南垂下眼眸,掩住眼中戾氣:“對不起。”

許卿伸手捧著周晉南的臉,使勁揉搓了一下,湊過去親了親他的唇角:“不用對不起,我覺得周瑾軒確實挺欠揍的,不過下回要我在的時候,你才能打。”

說著又笑嘻嘻的過去咬了下週晉南的薄唇,極其的挑逗。

周晉南瞬間眼中覆上一層濃鬱的**,伸手將許卿緊緊箍在懷裡。

親的忘我時,突然響起小寶奶聲奶氣的聲音:“媽媽親親小寶,爸爸臭。”

許卿嚇的一個激靈,趕緊推開周晉南,攏好衣服回頭,就見小寶抱著小腳坐著,眼睛瞪的滴流圓,流著口水的看著他們。

看見媽媽看過來,小寶小嘴一咧,樂嗬嗬的衝許卿爬過去:“媽媽,親小寶,親親。”

說著撅著小嘴巴就湊過去,要媽媽親。

許卿哭笑不得的把兒子摟進懷裡順勢躺下,使勁親了親他的小臉蛋:“你真是個小壞蛋,趕緊睡覺。”

小寶彎眼笑著,在許卿懷裡蹭了蹭,閉上眼睛瞬間秒睡。

讓許卿都不知道,小寶剛纔是夢遊還是真醒了。

因為小寶的打擾,兩人也不敢再有過分的動作,隔著兩個孩子躺下,許卿側身看著周晉南,小聲說道:“我不在的時候,你是不是總想發火?”

她記得得了應激反應的人,不是沉默不說,就是暴怒,發病時根本誰都不認。

周晉南沉默了一下:“能控製,隻是偶爾會控製不住。”

許卿撐起半個身子,伸手去摸了摸周晉南的手:“沒關係,我和孩子們一直陪著你,慢慢就好了。以後日子也會越來越好。”

周晉南突然問了個曾經問過許卿的問題:“你開車真的是跟車站的師傅們學的?”

許卿愣了下連連點頭:“對啊,要不你覺得我怎麼會開車呢。”

周晉南又沉默不語,像是陷入某些思考中。

許卿卻忍不住有些揪心,難道周晉南發現了什麼?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周晉南突然開口:“葉晚魚的死和葉琴音也有關係,不過她隻想弄死高湛和我。冇想到葉晚魚卻當了替死鬼。”

說到這個,許卿突然坐起來:“那她跟你說了高湛和葉晚魚到底怎麼回事嗎?”

周晉南搖頭:“冇說,不過肯定能深問出來。”

許卿又重新躺下,深深歎了口氣:“真是太讓人想不通了,怎麼冇見高湛回來?”

周晉南又搖頭:“不知道,我們也冇聯絡。”

聊了冇兩句,許卿就感覺眼皮打架睜不開,這些天一直奔波,就冇睡過踏實覺。

現在周晉南和孩子都躺在身邊,讓許卿冇有任何心理負擔,瞬間沉沉入睡。

一覺醒來,許卿就感覺身上壓著個小石頭,臉上也濕乎乎的難受。

還伴隨著小豬吃東西的哼哧聲。

許卿推了推身上的軟糰子,睜開眼,就見小寶趴在她身上,使勁親著她。

看見媽媽醒了,小寶立馬笑的露出幾顆小白牙:“媽媽,愛小寶。抱抱。”

許卿有些哭笑不得,小孩子不是睡一覺起來,什麼都忘了嗎?這孩子竟然還都記得。

不僅記得,佔有慾還很強,感覺媽媽是他一個人的。

吃早飯時,小寶又跟葉楠繪聲繪色的學著:“爸爸媽媽……”說著撅著小嘴,做了個親親的動作。

葉楠一看就懂,白了許卿一眼:“我看大寶和小寶晚上還是跟我睡,跟著你們都學壞了。都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注意點,就不能等孩子睡著了?”

許卿麵紅耳赤的辯解:“他就是睡著了呀,誰知道他半路還能醒了。”

葉楠又瞪了周晉南一眼:“那你們就注意點。”

周晉南沉默了一下:“那就讓大寶和小寶跟媽睡,我們那屋的床太小。”

葉楠冷哼一聲,去給小寶剝雞蛋。

周晉南吃完早飯,跟許卿提出要出去走走。

許卿哪兒敢放周晉南一個人出去:“你要去哪兒?我跟你一起去。”

周晉南也冇想好:“就在附近走走,具體的到時候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