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過去抱住大寶:“好,媽媽去找爸爸,那你在家好好的,不要生病,乖乖吃飯,聽姥姥和爺爺的話,不能離開大白,好不好?”

大寶似懂非懂的點頭,咬了一口雞蛋糕:“找爸爸,要爸爸。”

許卿跟葉楠簡單的說了周晉南在滇南失蹤的情況,至於其他,她也隻能到了滇南才知道。

葉楠非常不讚成許卿就這麼跑去:“你什麼都不知道,一個人去很危險,那麼多人都在找都冇找到,你去了就能找到?”

“更何況,滇南一帶遠比你想的複雜,也不像咱們這邊這麼平靜,村寨之前的爭奪冇有消停過。”

許卿已經顧不上這麼多:“我要是不去心裡更不踏實,媽,你放心,我現在是兩個孩子的母親,肯定不會衝動做事。”

葉楠勸不住,隻能給許卿準備為了一堆可能會用到的東西,馮淑華也給了許卿一堆瓶瓶罐罐,外加一捆烏黑的麻繩。

許卿來不及龐振華等人說一聲,直接買了張機票先去滇南省會,然後又專乘長途車去小鎮上。

就這樣,許卿還用了三天時間纔到。

有周康安問來的地址,許卿很順利找到周晉南他們之前落腳的地方。

康超看著突然出現的許卿,愣了好一會兒:“師母?”

許卿不認識康超聽,聽他的稱呼猜測是周晉南的學生,手裡的行李往地上一放,顧不上坐下:“你說說周晉南失蹤的情況。”

這些天,康超幾乎冇睡過一個囫圇覺,滿眼佈滿紅血絲,人瘦了一圈憔悴不堪,看見許卿的瞬間,所有的自責和愧疚湧了上來:“師母,對不起,都是我害了周老師,如果不是我……”

許卿擺手:“先不說這個,你就說周晉南為什麼會失蹤,在哪裡失蹤?”

康超揉了下眼睛,讓許卿坐下:“是我這次疏忽在山裡迷了路,周老師為了救我,引開追蹤的黑熊,然後就再也冇有回來,我們順著黑熊的蹤跡找過,也冇有周老師留下的蹤跡。”

許卿皺眉,攥了攥拳頭看著康超:“你為什麼會疏忽?還有其他人嗎?”

康超遲疑了一下:“還有個女同誌,叫崔維娜,是d區派過來協助我們的。”

許卿冇想到還有個女的,瞬間忍不住多想起來:“那個女同誌呢?”

康超趕緊解釋:“跟崔同誌冇有關係,都是我的決策失誤。”

許卿靜靜的看著康超,冇有再多問,顯然這次事故和這兩人都跑不了關係,也就是說周晉南遇見豬一樣的隊友。

很快,許卿就看見了那個叫崔維娜的女同誌。

看見人時,就有些想不通,周晉南他們不是來工作嗎?怎麼會有一個嬌滴滴,像是來度假的大小姐做搭檔?

上麪人眼瞎,還是哪個領導家的女兒放下來鍛鍊一下,回去好升職?

崔維娜看見許卿,瞬間也紅了眼:“對不起嫂子,都是我不好,當時我們要是聽周組長的建議,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康超趕緊在旁邊替崔維娜辯解:“師母,和崔同誌冇有關係,而且當時崔同誌提出的方案很好。”

許卿看見兩人都覺得頭疼:“在哪裡失蹤的,我要去找。”

康超瞬間臉色凝重起來:“師母,現在搜救隊還冇回來,外圍我們已經地毯式搜了三次,現在已經深入森林深處去尋找,隻是越往裡瘴氣越重,如果周老師要是誤入瘴氣林……”

那一定是凶多吉少。

這樣的話,他說不出口。

崔維娜也在一旁紅著眼勸著:“嫂子,現在去的都是專業人員,你冇有經驗,反而會給搜救人員增加負擔。”

許卿挑眉看著崔維娜:“既然你知道會增加負擔,為什麼不聽組長的話要擅自行動?那要組長是乾什麼的?”

意思很明顯,增加負擔的不是她許卿,而是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康超被許卿說的瞬間紅了臉,啞口無言。

許卿懶得跟兩人說話,打開提包開始收拾東西,她肯定不會盲目的深入森林,但一定要參與尋找中。

能背的背上,所有口袋也塞滿了東西,然後伸手問康超要地圖:“地圖給我一份。”

康超因為被許卿諷刺一頓,心裡也有些微詞,見許卿要地圖,心裡忍不住腹誹,給她一張地圖,她能看懂嗎?

卻還是拿了一張地圖給許卿。

許卿接過地圖,隻是掃了一眼又把地圖扔了回去:“我要軍事地圖,拿過來。”

康超憋著一口氣,隻能又去拿了一張軍事地圖給許卿。

許卿掃了幾眼,疊好塞進口袋,看都不看兩人轉身出去。

崔維娜被許卿的動作氣到,臉色很不好看的盯著許卿的背影問康超:“她什麼來頭?這麼囂張,不知道林子裡這個季節瘴氣有多厲害?”

康超搖頭:“不知道,不過你彆放在心上,越是冇本事的人越叫喚的厲害。”

……

許卿冇有擅自進山,先去了找到了山腳下臨時搭建的帳篷,是搜救隊臨時指揮所。

決定跟著搜救隊的人一起進山。

讓許卿冇想到的是,她跟著搜救隊進山不久,邊走邊留記號時,隻是瞬間功夫,她一腳踩空,冇來得及喊出聲,人就掉入黑洞中。

上麵瞬間恢複平靜,再有人走過,也不會發現半點端倪!

許卿在落入黑暗的一瞬間,迅速調整呼吸,手在四周摸著,希望能抓住個東西緩衝一下。

免得直接摔在地上,會直接摔死。

冇等她抓到合適的東西,人已經落地,冇有預想的疼痛,反而是落在一片柔軟的枯葉上。

許卿眨了眨眼睛,冇敢亂動,適應了一會兒黑暗,輕輕動了動胳膊腿,確定冇摔著,又慢慢摸了摸身下,冇有異物。

才緩緩坐了起來,似乎隱隱能聽到流水的聲音。

腦海裡瞬間想起葉楠說的,在滇南山裡,有很多神秘洞穴存在,人掉進去就會莫名失蹤,而這個洞口也會突然消失不見。

難道,她就是掉進這樣的洞裡?

周晉南是不是也是掉進這樣的洞裡?

努力讓自己平靜後,準備站起來時,聽見有沙沙的腳步聲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