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承文有些頭疼的看著自家妹子:“好好的你哭什麼?”

周麗紅擰著鼻子:“我這不是看咱媽冇了,就你和爸兩個男人在一起,日子過的可憐?家裡冇有個女人能叫日子?要不爸過去跟我過。”

周康安想都不想非常乾脆的拒絕:“不去,我和你二哥兩人過著挺好。”

周麗紅淚汪汪的看著周康安:“爸,我就是心疼你和我二哥,要不你們都住到我家去,我那邊也寬敞,你看看你們現在住的房子,要是來場大雨都要漏雨。爸,隻要你過去,我肯定一天三頓飯,按時按點給你做好。都做你喜歡吃的。”

說著又嗚嗚哭起來:“要是我媽活著,看見你們倆住的這麼寒酸,肯定會心疼死的。晉南也是,娶了媳婦有了家,怎麼不把你們接到家裡去住。”

周承文瞬間黑了臉:“這和晉南沒關係,是我們自己要住在這裡。行了,多大的人了,動不動哭哭啼啼,也不怕嚇到孩子。”

周麗紅擦了下眼淚,看著白狼身後站著的兩個小人,大眼睛瞪的滴流圓的看著她,明明挺好看的兩個孩子,可能因為是許卿孩子的緣故,讓她有些討厭。

卻強裝一副很慈祥的模樣,衝著兩個孩子招手:“呀,這是晉南的兩個孩子?長得還挺好看了,來到姑奶奶這裡來,姑奶奶給你餅乾吃。”

小寶依舊好奇的看著周麗紅,大寶卻嗖的一下縮回腦袋,嚴嚴實實的藏在白狼身後。

周麗紅拆開一包餅乾,拿出一塊遞給小寶:“來,快過來,姑奶奶給你餅乾吃呀。”

小寶貪吃,看著餅乾砸吧了下小嘴,扭頭看了看周承文和周康安,就有些心動的想邁著小步子過去。

卻被大寶一把拉著手,拽著不讓他過去。

周麗紅本來就冇耐心哄孩子,見大寶竟然還拉著小寶,瞬間就有了意見:“這許卿是怎麼教孩子的,一點禮貌都冇有,長輩給東西吃不知道謝謝就算了,還畏畏縮縮的不過來,太小家子氣了。”

周承文卻意外大寶的做法,甚至覺得大寶做的很好:“我看大寶做的很好,他第一次見你,就是陌生人,不能輕易吃陌生人東西挺好。”

周麗紅冷嗬:“小孩子就要教的,男孩子還這麼小氣,都不像我們周家人。”

小寶雖然聽不懂周麗紅說什麼,卻能看見周麗紅突然變了臉,抿了抿小嘴盯著周麗紅,突然說了一句:“狼婆婆……”

他天天聽葉楠將狼外婆的故事,看著周麗紅突然就想到了狼外婆,可是不會說三個字,就變成了“狼婆婆。”

周麗紅瞬間變了臉:“二哥,你聽聽這麼小的小孩在說什麼?這不都是大人教的?也不知道許卿給你們慣了什麼**湯,晉南聽她的,你們現在也向著她。”

越想越生氣,更想不通,一個破爛貨,怎麼就讓侄子死心塌地了!

就周晉南的條件,現在離婚也照樣能找個黃花大閨女。

黑貓蹲在臉盆架上,虎視眈眈的看著周麗紅,突然喵嗚一聲,衝著周麗紅飛撲過去……

許卿過來時,就見院裡一片狼狽,周麗紅頭髮亂著捂著臉毫無形象的坐在地上嗷嗷哭。

白狼呲牙站著,緊緊擋在兩個孩子前麵。

黑貓卻蹲在周麗紅麵前,冰冷的瞪著她,後脖頸的毛都豎起來,一副隨時攻擊的狀態。

周承文和周康安兩人在一旁勸著,不知道是周麗紅,還是勸黑貓。

許卿掃了兩眼,就知道是黑貓把周麗紅撓了,趕緊走到兩個孩子身邊,兩個小傢夥見媽媽來了,瞬間化身兩個腿部掛件,一人抱著許卿一條腿。

媽媽,媽媽的喊個不停。

許卿見周麗紅還坐在地上捂著臉哭,扭頭問周承文:“爸,這是怎麼了?”

周承文覺得老臉都要丟光了,板著臉看著周麗紅:“趕緊起來,你也不嫌丟人,多大歲數的人了!”

周麗紅抹了一把臉,凶狠的看著黑貓:“你個畜生,遲早有一天我扒了你的皮。”

黑貓朝後退了一步,弓起身子喵嗚一聲,又朝著周麗紅撲過去。

嚇的周麗紅一蹦子跳起來,躲到周承文身後,

許卿這纔看見周麗紅臉上血淋淋幾條抓痕,估計是黑貓的傑作,看著都有些肉疼。

周康安實在看不下去,怒吼一聲:“夠了!還冇完了是吧?你不就是看上我手裡這點工資和福利!”

周麗紅瞬間不鬨了,訕訕的開口:“爸,我冇那個意思,我就是想著你歲數大了,我二哥也是個男人,肯定照顧的不夠精心。以前家裡一切都是我媽打點,還雇了阿姨呢,我二哥天天都在學校裡,什麼時候管過家裡的事情。”

“用我媽的話,我二哥就是那種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人,怎麼會照顧人呢?”

許卿突然意識到,這一方麵她確實疏忽了。

不管是周承文,還是周康安,都是被人照顧慣了,現在兩人湊到一起,不知道是什麼摸索著安排生活呢。

周承文皺眉看著周麗紅:“行了,你心裡的小九九,我和爸都清楚,我們也不需要人照顧,你趕緊走。”

周康安已經黑了臉,周麗紅還是挺怕父親的,捂著臉忿忿不平的看著周承文,又看了看許卿:“爸,二哥,你們可彆後悔!”

說完氣呼呼的起來,走到一半又轉身回來,把她拎來的兩包餅乾也拿走。

周承文氣結,指著大門口周麗紅消失的地方問周康安:“這,這是什麼人啊!~”

周康安擺擺手:“不搭理她,快看看大寶小寶有冇有嚇著?”

許卿摸著兒子的小腦袋,讓兩人先鬆手,她蹲下看看大寶,又看看小寶:“剛纔有冇有怕怕?”

小寶小手拍著胸口,呼呼了幾下:“怕怕,小寶,怕怕……”

大寶卻癟著小嘴,要哭不哭,大眼睛裡慢慢氳上一層水汽,淚盈盈的招心疼。

許卿隻當大寶嚇到了,摸著他的小腦袋:“大寶也不怕啊,媽媽在呢。”

大寶小嘴一癟,小手指著大門口:“找……爸爸,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