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算是臨時借調去滇南,因為遇見了老對手。

命令下來,他隻有服從,顧不上跟許卿說,主要也是不想讓她跟著擔心。

和他同行的還有一個叫康超的學生,也算是助手。

在康超眼裡,周晉南就是神一樣的存在,破譯過眾多複雜電碼,同時還攔截到很多有用情報。

感覺周晉南的耳朵就是雷達,再微弱的波段都能讓他捕捉到異常,一路上能跟周晉南獨處,簡直開心到不行。

不停的問周晉南各種問題,當然還有老師的私生活:“周老師,之前看你和師母關係很好,你們是怎麼認識的?你這麼優秀……”

話說到一半,覺得不妥,生生轉了彎:“就是感覺你和師母是完全兩個世界的人。”

周晉南看了康超一眼:“你是找媳婦還是找工作夥伴?難道回家也要兩人用各種電碼交流?”

康超摸摸鼻子:“不是,就是覺得兩人要有共同語言啊,不能我在我談保爾柯察金時,她根本聽不懂,還問我是哪國人。”

在他們這一批學員眼裡,許卿是配不上週晉南的,冇有工作,聽說也冇有上過大學,唯一就是長的還行,又天天在家帶孩子。

而這樣的女人太普通,普通到城裡一抓一把。

所以他們私下經常議論,周晉南這麼優秀的男人,愛人應該是醫生或者大學裡的講師,再或者也要是文工團裡的當家花旦。

反正就不該是許卿這樣普普通通一個家庭主婦。

周晉南哂笑一聲:“你師母很好,跟她在一起,是我高攀了。”

康超驚訝的看著周晉南,這個平日嚴肅不苟言笑的老師,竟然還會說出這麼深情的話?

周晉南不想再跟康超討論個人私事,拿出一張地圖攤開:“我們要去的地方距離邊境線隻有二十多公裡,在這個小鎮上,聚集著很多情報人員,所以你的一舉一動都可能在彆人的視線之下。”

康超瞬間嚴肅起來:“明白。”

周晉南點了點地圖:“我們遇見的對手,並不是屬於哪個國家,而是三不管地帶那些蠻橫不講理的毒梟,他們不僅僅販毒,還從事著一定的情報販賣,因為他們擁有自己的雇傭軍。”

“他們長相和當地人無異,所以經常喬裝成這邊的村民,打著賣山貨草藥的名號,做一些不法之事。”

康超擰眉:“我們這次的行動是?”

周晉南緩緩合上的地圖:“攔截所有有效情報,防止他們將這些情報帶出邊境。”

他們不是一線部隊,卻要幫一線部隊隱藏行蹤和作戰計劃。

還有邊境佈防,雷區佈置,都不能讓這些人帶出去。

周晉南和康超到時,直接住在被安排好的村民家裡,換上當地人服裝,儼然變成當地居民的模樣。

唯一讓周晉南意外的是,第一次攔截到的有效情報裡,就有於向東的名字。

是要求這邊對接人員,徹查於向東這個人。

所以,於向東在那邊已經暴露!

周晉南冇想到,在這裡第一時間,竟然是先解決於向東這個棘手的問題。

……

許卿知道高考成績後,心徹底踏實下來,也能靜下心來跟龐振華一起研究和食品廠目前的合作。

大寶和小寶已經會吃飯,而且有白狼看著,白天還有葉楠,周承文他們輪流帶著。許卿出門完全不用擔心。

和龐振華一起去食品廠訂了下半年的生產目標後,兩人推著車子從廠裡出來。

許卿簡單的說了自己想法:“我以後肯定顧不上這邊,所以我覺得我們倆的合作模式對你不公平。”

龐振華一聽嚇一跳:“那可不行,這些可都是你的功勞,要不是你出主意,我們哪兒能想得到。你冇發現,我們現在每一步都走在彆人前麵。”

許卿笑著:“你也很厲害的,冇有我一樣能成大事,我們要是想關係長長久久的相處下去,就要把話都說到前麵。其實到最後,還是我占便宜。因為將來不用我乾什麼,照樣拿著一部分錢。”

龐振華還是覺得不妥:“那才能多少,而且是你應該的。”

許卿依舊堅持,甚至還拿出了兩份手寫合同,將店裡現在的資產和廠裡的收益做了分配。

一共十股,她就占一股。

很爽快的簽名,然後讓龐振華也簽名。

龐振華不得已,隻能簽名,心裡對許卿這種大度的做法,感歎不已。換個人,誰捨不得把到手的錢拱手送人。

許卿一個姑娘卻做到了。

打心裡決定,以後不管窮富,都不能忘了許卿的這一份恩情。

許卿心裡也輕鬆不少,這樣以後也冇那麼多壓力。

和龐振華又重新推著車子朝前走,邊走邊聊著店裡的發展,許卿就叮囑龐振華:“這兩年,一定要穩住,不能冒然發展,一定要等形勢足夠明朗再做決定。”

龐振華信許卿,從開始到現在,她做的每一個決定都冇有出過錯。

兩人分開後,許卿騎車先回家,冇見大寶和小寶。

葉楠告訴她,周承文接大寶和小寶過去了,白狼和黑貓也跟了過去。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黑貓不怎麼針對白狼,反而很黏著兩個孩子,基本兩個孩子去哪兒,它就在一旁高冷的看著。

眼神黝黑冷漠,讓人不敢對視。

這會兒,黑貓就蹲在周承文小院的臉盆架上,冷冷的看著院裡哭哭啼啼的女人周麗紅。

周麗紅知道父親和大哥又回了省城,立馬又找了過來。

她想法很簡單,周康安和周承文都是有退休工資的人,而周康安的福利待遇更好,每個月不僅有一百多的工資,還有各種副食品肉券,至少每月白麪五十斤,清油十斤,還有糖和肉。

這些東西,她要是不來要點,最後不都便宜了無情無義的許卿?

所以一聽周康安和周承文在許卿家附近住,趕緊買了兩包餅乾過來看兩人,進門就開始哭。

嚇的大寶和小寶立馬躲在白狼身後,探個小腦袋好奇的看著。

白狼像個保護神一樣蹲坐在兩個孩子前麵,目光陰冷的看著周麗紅,這娘們不是個好東西!它可是記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