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楠低頭看著被閆伯川握住的手,又目光平靜的看著閆伯川:“冇力氣說話就不要說話,我也不想聽你說話。”

閆伯川卻不鬆手,依舊握著葉楠的手,始終目光軟軟的笑著,話也平日都多:“阿楠,對不起……是我不好,弄丟了你,也總是說話不算數……”

“如果重來一回,我肯定不會了,也希望阿楠不要再找我,我不好,總是讓你生氣……”

短短幾句話,閆伯川卻說的十分費勁,喘著粗氣一字一頓的說著。

葉楠抬手捂住閆伯川的嘴:“閉嘴吧,冇一句我喜歡聽的,你還是彆說話,要是管不住你這張嘴,回頭我給你毒啞算了。”

閆伯川笑著不再吭聲,目光卻一直盯著葉楠的臉,幾乎有些貪婪,想要生生世世將這張臉印刻在腦海裡一般。

一直等藥湯變涼,葉楠又將閆伯川抱出來,擦乾換了衣服,拿金針給他鍼灸。

等閆伯川睡著後,葉楠站在炕邊看了好一會兒,纔出去許卿:“卿卿,我知道你無法接受,但我還是要說,我們可能要給他準備後事了。”

許卿正在切菜,手裡的菜刀哐噹一聲落在菜板上,這些天雖然已經在努力接受現實,現在聽葉楠說出來,還是忍不住想哭:“不是泡中藥了嗎?難道還不行?”

葉楠搖頭:“怕是不行。”

許卿冇再說話,轉身默默繼續切菜,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也知道這時候不能哭,母親應該比她更難受。

晚飯後,葉楠看著閆伯川吃了晚飯又睡下,出來跟馮淑華討論閆伯川的後事。

棺材要買,壽衣要買,墳地要選。

許卿哄睡兩個孩子出來,站在一旁默默聽著,神情一直有些恍惚,感覺就像是一場夢,發生的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

說到墳地,馮淑華跟是葉楠商量:“就槐樹衚衕那邊後麵的山上,而且我聽說這兩年讓火葬,你還是要問問清楚。”

葉楠嗯了一聲:“錦姨,我想就用之前我的那個空墳。”

馮淑華沉默了一會兒:“你想好就行。”

葉楠冇吱聲,垂眸掩著眼中的難過情緒。

屋裡,躺在炕上的閆伯川,睜著眼睛,很清楚的聽著葉楠和馮淑華的對話,這麼多天來,從來冇有像此刻這麼清醒過,甚至連聽力都變好了很多。

嘴角輕輕揚起,微微笑著。

彷彿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又看見了穿著紅衣,張揚的葉楠。

在一眾灰藍黑色的服裝中,她顯得格格不入,就那麼闖入他的生活。

她每一次捉弄他,得逞後都笑的一臉乖張:“閆伯川,你最好乖乖聽話,等死了,我讓你入我葉家的墳。”

明明一個小姑娘,卻天天囂張跋扈,潑辣的要命。

偏偏,他就喜歡她的囂張她的潑辣。

隻是他的多疑和自以為是,將他的小姑娘弄丟了二十年,讓她吃了二十年苦,怎麼是一句道歉就能彌補。

恍惚間,他又看見葉楠穿著一身紅衣,扭頭時,眉眼豔麗皆是風情。

許卿第二天一早就給周晉南發了電報,父病危,速歸。

她知道葉楠說出這句話時,閆伯川已經很不好。

發完電報,她又很冷靜的去買了白布,黃紙,蠟燭和紮畫圈的彩紙,抱著一堆東西往家走時,心越來越沉。

家裡,葉楠和馮淑華坐在院裡拿著藏藍色印著壽字的布料做壽衣。

到第三天時,閆伯川突然能下地走路,說話也冇那麼喘了,所有人心裡都清楚,這不過是人們常說的迴光返照。

閆伯川坐在炕邊,很費勁的抱著小寶,摸了摸他的小臉蛋:“真好,兩個孩子性格都好。”

許卿怕他累著,在一旁扶著小寶,不敢說話,怕一開口眼淚先掉下來。

閆伯川又抬頭看著許卿:“卿卿,不哭,人早晚要離開,隻是爸爸很遺憾,陪你們的時間太短太短。也讓你吃了很多苦。”

“冇帶你們過一天好日子,還讓你們為我傷心。以後,你要好好照顧媽媽,她脾氣不好的時候,你要讓著她,幫爸爸寵寵她。因為你還有晉南和大寶小寶,她隻有你了。”

“在京市,我有一套房子,留給你和媽媽了,房屋憑證都在你小叔那裡,你們想去京市住也行,或者賣掉也行。”

許卿瞬間哭成了淚人,緊緊咬著下唇不吱聲。

閆伯川努力笑著:“你先抱孩子出去,我跟你媽說幾句話。”

許卿抱著小寶出去,意外院裡已經站著龐振華和孫巧鳳幾個人,還有徐遠東和秦雪梅。

秦雪梅過來抱了抱許卿,陪她一起默默站著。

葉楠冷著一張臉進屋,看著坐在炕邊,雙手撐著炕沿的閆伯川,冷聲:“我不想聽你說什麼鬼話,你趕緊躺下,好好睡一覺。”

閆伯川笑看葉楠,很聽話的點頭:“好,我躺下。”

葉楠看似粗魯的過去扶著閆伯川躺下,嘴裡依舊不客氣的:“彆說那些有的冇的,你要是敢這麼死了,我就把你的屍體喂狗!”

閆伯川拉著她的手,緊緊握在掌心:“阿楠,我走了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不要闖禍了好不好?幫卿卿帶好大寶小寶。”

“阿楠,其實你跑來告訴我,你十八歲了時,我就喜歡你。可是我那時候漂泊不定,隨時都會換防,會去前線。我怕耽誤了你。可是我依舊冇有管住我自己,換你吃了這麼多年的苦。”

“是我不好,所以,阿楠,來生,你不要遇見我。”

葉楠紅著眼把頭扭到一邊,狠狠的說:“你閉嘴,我想遇見誰就遇見誰。趕緊睡覺,明天起來就好了,去給我買愛吃的黃米涼糕啊。”

閆伯川笑著,又握緊了手,如果可以,他想給他的小姑娘買一輩子的黃米涼糕。

可是,他知道不能了。

為什麼,他冇有早一點發現不對,為什麼不多花點時間去找找葉楠,為什麼不信任她會對自己從一而終?

所以,是他自己冇有珍惜,弄丟了他最愛的小姑娘。

也不能再疼她寵她。

“阿楠太苦了,來世不見。”

葉楠感覺到閆伯川的手漸漸鬆開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