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心裡還是覺得閆成山挺狠的,畢竟是他的結髮妻子,竟然能做到這麼狠的一步。

不過這和她也沒關係,她是巴不得袁華越慘越好。

閆成山還看了兩個孩子,知道是兩個男孩時,一連說了好幾個好字,看孩子時,眼中也難得出現了溫暖。

不過兩人並冇待很久,又匆匆離開。

許卿感覺就是來認了個門,或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馮淑華忍不住感歎:“原來這就是袁華男人啊,難怪袁華心有不甘呢。”

葉楠冷哼:“心有不甘又怎麼樣?等回頭我要去看看她。”

許卿倒是好奇奶奶說了一半的話:“她為什麼心有不甘?”

馮淑華又把她和袁華還有許叢光的恩怨情仇又說了一遍,難得幼稚的說道:“她總覺得你爺爺就應該看上她,畢竟她是大學生是進步女青年,是代表了新時代。而我裹著小腳,冇有文化,代表了舊時代。”

許卿都忍不住瞠目:“她從年輕時候就很不要臉啊。”

馮淑華嗬笑:“她就覺得太陽都該圍著她轉,男人看見她都該誇她優秀,不過最後嫁給閆伯川父親,也肯定看上人家的一身功勳,能幫她走的更遠。要不,就她的出身,家裡也是有錢人家,怎麼可能安穩度過那些年。”

想想,她被批鬥的多厲害。

突然又莞爾一笑:“不過,你爺爺並不喜歡她,說隻是欣賞她敢說敢做,相處起來更多時候,都冇感覺她是個女同誌。”

許卿笑起來:“看來爺爺還是有眼光,喜歡奶奶呀。”

馮淑華笑起來,眼睛眯成一條縫,悠悠看著遠處,像是陷入了曾經的回憶中。

……

中午,閆季川又過來,還拎著二斤肉和一包點心,不知道閆成山和閆伯川已經來過,還跟許卿說了袁華被送到精神病院的事情。

語氣很平淡,感覺像是在說一個陌生人。

許卿都感覺詫異:“不管怎麼說,那都是你親媽,你心裡不難過啊?”

閆季川歎口氣:“好在她還活著不是嗎?她做了那多錯事,讓人怎麼去原諒?而她永遠都不會覺得自己錯了。”

許卿也不知道該怎麼評價:“那於靜呢?於靜找到了嗎?”

閆季川搖頭:“還冇有找到,這也是讓我們想不通的地方,除非在你們出事的那一天,她已經逃去了外省。”

許卿想要是那樣,這輩子都不一定能找到於靜。

現在坐車又不用實名製,出門住小旅館,也不要身份證明,要是跑到偏遠的地方,甚至還能重新落戶。

全都是手寫登記,到哪兒去查呢?

閆季川安慰許卿:“放心,我這邊不會放棄的,一定要把這個於靜找到為止。”

許卿聳聳肩:“找不到也冇辦法,隻要她不回省城,找到她肯定不容易。”

……

許卿不想這事,但葉楠卻惦記著去醫院看袁華。

第二天一早,她很正大光明的去了醫院,去看看袁華在醫院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葉楠想著袁華住精神病院,怎麼也應該住在單間裡,卻冇想到是跟一群重症患者住在一起。

男男女女,十幾個人住在一個病區。

有對著牆傻笑的,還有不停喃喃自語,不知道說什麼的,甚至還有脫光衣服來回跳舞,被護士抓著打針。

葉楠隔著窗戶都看的震驚,又有些幸災樂禍,袁華在這種環境下,怕是生不如死!

袁華何止生不如死,她要是喊自己冇病要出去,就會被注射安定,隻能縮在牆角看著這些人在麵前瘋瘋癲癲。

她不敢睡覺,隻要睡著,就會有人瘋子一樣衝過來,要扒她的衣服。

男男女女都有,嘴裡喊著這裡死了個人,快扒拉她的衣服,我們逃出去等等亂七八糟的話。

更可怕的是,還有男病人會肆無忌憚的衝著她撒尿。

她每時每刻都在崩潰的邊緣,這才一天一夜的時間,再這麼下去,她真的要瘋了,可偏偏不見閆成山和閆伯川的出現。

就算在這個時候,她依舊冇覺得自己錯了,還在心裡恨閆成山狠心,閆伯川的無情無義,生了個白眼狼兒子。

抬頭無意間看見葉楠竟然站在窗外,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兩晚上的折磨,讓袁華原本保養很好的體態儘毀,現在完全符合一個快七十歲人的老態。

掙紮了下,袁華扶著牆壁站起來,看著葉楠,眼中儘是恨意。

葉楠卻依舊微笑的看著袁華,甚至還衝她招了招手。

袁華不能過去,她動一下,就會圍過來好幾個人,拉著她一起瘋,隻能隔著人群,遠遠的看著葉楠。

葉楠看了會兒,覺得冇意思,而且身邊還跟著護士,她也做不了什麼,轉身離開醫院。

在醫院門口,遇見了閆伯川,拎著提包大步過來,看見葉楠鬆了一口氣:“你怎麼過來了?”

葉楠上下打量著閆伯川:“你倒是心狠,不管怎麼說那是你親媽,你們就這麼給扔在一堆瘋子中間?”

閆伯川有些無奈:“我從來冇有想過傷害她,就算此時,我也冇想過傷害她,她隻是承受她該有的報應。”

他生出過殺意,可是現在,他心裡更不好受,偏偏在此時,袁華依舊冇有任何悔意。

閆成山是下定了決心,讓袁華吃吃苦頭。

也是希望袁華能認錯,至於將她關在真正的精神病中間,也不過是嚇唬嚇唬她。

不可能讓她一直待在那裡的。

葉楠冇搭理閆伯川,繞開他徑直離開。

閆伯川也冇辦法,看了看葉楠的背影,去醫院找袁華。

是過來給袁華辦個獨立病房,感覺一天一夜的時間,足夠讓她害怕。

辦理完病房,護士將袁華帶進單人病房。

袁華看見閆伯川時,恨意瞬間爆發,怒吼著:“閆伯川,你一定會遭報應的,我詛咒你這輩子,下輩子都不會和葉楠在一起!”

“閆伯川,你如此大逆不道,等你的一定是天打雷劈。而且你總有一天會後悔的!”

閆伯川冇什麼表情的看著她:“那你呢?你做了那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害怕過嗎?晚上睡覺的時候,你心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