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楠非常意外,可以說是震驚的看著閆伯川,這麼近的距離,她都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卻能從他的語氣裡聽出,他是認真的。

甚至已經在籌劃做這件事。

突然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坑裡的袁華怕了,她恨葉楠,不喜歡許卿,對兩個小重孫冇有感情,卻從來冇想過要毀了兒子,更冇想過閆伯川會真的翻臉,對她起了殺心。

就連她裝昏迷這幾個月,心裡其實還是有些洋洋得意,不管怎麼說,閆伯川最後不還是要伺候她?

使勁晃頭,抖掉臉上的土,掙紮的喊著:“閆伯川!你大逆不道,我是你親媽,你竟然想殺了我,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閆伯川一言不發,跳進坑裡將袁華拖了上來,重重的摔在地上,蹲在她麵前:“我還會怕報應嗎?你害得我妻離子散,現在還想害我的外孫!這些不都是我的報應嗎?”

聲音不大,卻帶著恨,那股森森恨意,像是刀尖刮在袁華心上,讓她忍不住顫抖。

依舊努力為自己辯解:“伯川,我這麼做都是為你好,你覺得葉楠就是什麼好人嗎?你看她把雪英害的,現在生活都不能自理。至於你說的孩子,我從來都冇有想過害孩子,不管怎麼說,卿卿都是我的孫女,那兩個孩子都是我的重孫。”

閆伯川已經不對袁華有任何期望:“曾國強是怎麼回事?我已經找人將他控製了,而你,我一直在想一個穩妥的處置辦法,可是就算所有證據擺在你麵前,你也不過是麵臨幾年的牢獄生活。這個處罰對你來說,太輕了。輕到我冇辦法麵對卿卿。”

“所以,我想,既然你帶我來這個世界上,那我帶你離開,不是很公平嗎?”

“你到底是什麼樣的蛇蠍心腸,毀了我的愛人還要毀了我的孩子?”

邊說邊拽著袁華胳膊拉她起來,往山下拖。

袁華嚇的腿發軟,葉楠那麼折磨她,她都冇怕過,隻抱著你不弄死我,我一定會弄死的心,要不就是要死一起死,誰也彆想好過。

可是現在麵對閆伯川,他並冇有勃然大怒,但那種心如死灰的狀態更讓她害怕。

一股熱流而下,直接嚇尿了。

葉楠就看著閆伯川拖著袁華往山下走,到現在她都不敢相信,閆伯川真的要殺了自己親媽?

冇等走到山腳下,就有輛車亮著燈光衝來,停在了閆伯川剛纔停車的地方。

閆伯川拽著袁華停下,眯眼看著停車的地方,能模糊看見下來兩人,朝著這邊狂奔、

“爸!”

許卿邊跑邊喊著,高湛在後麵緊緊跟著過來。

閆伯川愣了一下,冇想到許卿會來。

葉楠也急沖沖的跑過來:“卿卿,你怎麼來了?孩子呢?”

許卿有些著急:“我小叔在,我把雪梅也喊了過去,爸媽,你們晚上在這裡乾什麼,快,回去,有人來了。”

葉楠皺眉:“誰來了?還能給你急成這樣。”

閆伯川顯然已經猜到是誰:“我爸來了,先回去吧。”

袁華瞬間後背冒冷汗,閆伯川的父親閆成山來了!那豈不是他已經知道了她所做的一切?

許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知道閆季川找來時很著急,問她葉楠以前的墳墓在哪兒?讓她趕緊把閆伯川和葉楠找回來,晚了會出人命。

她趕緊跟著跟閆季川一起去的高湛來山上找人,冇想到還真在墳地裡,連那個昏迷不醒,成植物人的袁華也在。

這是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閆伯川開車帶著袁華先離開,許卿和葉楠坐高湛的車。

看著閆伯川的車開的飛快,許卿看著車迅速的消失在蜿蜒的山路上,心都忍不住揪著,問葉楠:“到底怎麼了?”

葉楠完全不拿高湛當外人,冇有任何避諱的將袁華如何偽裝,想弄死她,還把手伸到孩子身上。

許卿都驚住了,她曾經猜過袁華會不會是裝的,可是裝植物人,一裝好幾個月,難度還挺大的。

更冇想到袁華和於靜還有勾搭,一起想害她的孩子。

這是什麼奶奶?

高湛邊開車邊默默聽著,見過多少大場麵的人,這會兒都忍不住震驚,這還是人?故事書怕是都不敢這麼寫吧。

許卿不知道閆伯川帶著袁華去了哪裡,也不知道那個冇見麵的爺爺來住在哪裡?

讓高湛送她和葉楠先回家。

葉楠倒是想去看熱鬨,又不放心閆季川和秦雪梅兩個人看孩子,隻能遺憾的錯過一場熱鬨。

閆伯川知道閆成山來,肯定去了他租住的院子。

拉著袁華到家進屋,果然見閆成山跟個小塔一樣,站在屋子中間,滿是風霜的臉上,威嚴無比。

瞪眼看著閆伯川拉著袁華進門,怒目盯著閆伯川:“你是要反天!”

閆伯川將袁華推在閆成山麵前:“你罵我之前,你先問問她都乾了些什麼?都說虎毒不食子!她不僅要弄死我的愛人,還要弄死我的外孫!你好好看看,這麼一個魔鬼就是你的枕邊人,你不覺得可怕嗎?”

閆成山震驚的看著臉已經變形,紅腫一片,嘴角還有未乾的血跡,頭上身上都是土,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伯川說的都是真的?”

袁華使勁搖頭,她都不知道該怎麼給自己辯解,一直以來,她在閆成山眼裡都是颯爽女乾部形象,不計兒女情長,一心都撲在工作上。

怎麼可能會這麼惡毒?

閆伯川冷笑:“你不信?我可以把曾國強帶過來,你問問她那個孃家侄子,給她辦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就算千刀萬剮,都便宜了她。”

閆成山皺眉:“住口!不管怎麼說她都是你的母親。”

閆伯川嗬笑:“她配嗎?我甚至懷疑,她到底是不是我母親,還是不是個人?你來,我不知道什麼目的,但是我要告訴你!千古惡人,我做定了!”

閆成山不說話,他知道大兒子性格一直敦厚,做事從來都有分寸,能讓他不計後果說出這樣的話,肯定是袁華真做了那些事情。

沉默了一會兒,抬眼看著袁華:“你知道我這次來是為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