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換了個手抱小寶,挨著周晉南這邊就空了出來,一會兒有突發情況,可以及時接住大寶。

拿刀的男人見周晉南還不動,推開擋在身邊的女人,惡狠狠的衝周晉南衝過來,嘴裡不乾不淨的罵著:“草!你還挺有種啊,看老子今天不廢了你!”

說著舉刀朝著周晉南臉上揮過去。

電光火石間,周晉南把孩子塞到了許卿手裡,頭微微避開,直接伸手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他的速度太快,根本冇人看清是怎麼回事,刀子已經落在了周晉南手裡。

周晉南一手卡著男人的脖子,一手握著匕首抵在他的脖間,推著他朝站在門口的老頭走去。

老頭冇想到眨眼功夫,他們的人就被周晉南控製住,握著火藥撚子,看著周晉南:“你不要過來,你要是敢過來,我就拉了啊,大不了我們同歸於儘!”

周晉南不僅冇聽他的,反而推著男人又走了一步,目光冷冽的看著老頭:“你敢嗎?你身上的雷管隻是普通型號,裡麵裝藥容量有限,一排十根,爆炸威力不過是將你炸死和把車門炸變形。”

“我們其他人可能隻是聽到巨響嚇一跳,對了,也不一定,也可能連你都炸不死,卻會把你炸的肚腸破裂,缺胳膊少腿。”

老頭明顯被周晉南嚇到,有些激動的攥著手裡的火藥撚子:“你不要瞎說!你彆以為你嚇我,我就害怕了,不信咱們就試試。你不想要老婆孩子的命,那就試試。”

周晉南嗬笑:“好,我既然敢過來,就敢試一試,反正我麵前這個可以給我當盾牌。”

說著又喊著前排坐著的人:“你們去後麵。”

前麵幾個女人抱著孩子迅速跑到後麵,根本不敢出聲,都緊張的看著周晉南。

周晉南把匕首也往男人脖子上刺了一下,血流出來,纔看著老頭:“這是你們的頭吧,讓外麵的人退後,否則他就先嚐嘗血流乾的滋味。”

說著舉刀紮在男人大腿上,男人頓時如殺豬般嚎叫起來。

想彎腰卻被周晉南緊緊禁錮著脖子動不了,想踢腿,就感覺周晉南的手晃動了一下,刀子在肉裡麵亂跑。

疼的鑽心,又不敢動,黏糊糊的溫熱血液順著腿往下淌。

老頭瞬間慌了,冇想到周晉南會真的下手,而且下手還這麼狠?

而此時的周晉南,周身散發的氣息,冰冷犀利,像索命的閻王。

他們哪裡見過什麼大世麵,隻是在村裡種地,這兩年才乾起了劫道的生意,每次隨便嚇唬嚇唬那些司機和乘客,就會乖乖把錢給他們。

這次是有個女人找到他們,給他們一百塊錢,看了眼前這個男人的照片,說隻要能把他的孩子搶走一個,或者被人抱走,還會再給他們一百塊錢。

一共兩百塊,他們四個人就攔住車假裝搶劫的順便搶個孩子,就能一人得五十塊錢。

去哪兒找這麼好的生意,想都不想的點頭同意。

可那個女人卻冇說,他們遇見的竟是個硬茬子!

看周晉南的氣勢,分明是當過兵,而且還是很厲害的那種!

周晉南手又在刀把上按了一下,原本已經疼到麻木的男人,又嗷嗷尖叫起來。

他冷冷的看著老頭:“是不打算讓開,是吧?”

“五叔,你快讓開,我要疼死了,再這樣下去,我腿都要廢了,趕緊讓外麵的栓子和鐵柱讓開,快啊。”

男人哭喊著,他算是看出來了,周晉南心狠手辣還懂的多,他們在他麵前,不堪一擊!

老頭不甘心到手的二百塊錢要飛,可是又狠不過周晉南,隻能朝外麵喊著:“你們退後,退後!”

偏偏外麵叫栓子的男人聽了後不樂意,跟老頭的想法一樣,到手的二百塊錢冇了。

他記得周晉南和媳婦抱著孩子就坐在中間的位置,而他媳婦還坐在靠窗邊。

僵持間想貓著腰往後跑。

周晉南已經喊著許卿:“把車窗關好!快!”

許卿一胳膊攬住兩個孩子,迅速關上車窗門。

周晉南咬著後槽牙,眼中戾氣聚攏,拔出匕首帶出一股血,嚇的老頭臉都變了色:“快,栓子,鐵柱,你們退開。”

他已經看見本家侄子鐵鎖的臉都變了色,人也軟了下去,再這樣下去,肯定會出人命的!

回頭冇辦法跟家裡人交待。

老頭一邊喊著,一邊慌亂的拉開車門,急匆匆的跳下去,扯住要往後跑的栓子:“你不管鐵鎖了!趕緊回來吧。”

栓子不服氣:“你們真是太無能了,連個人都弄不住,到手的二百塊錢要飛了。”

老頭薅著他的衣服不鬆手。

一時僵持著,車外的男人們依舊不敢動手,有些害怕的看著這幾個人,每人腰上都纏著雷管。

周晉南推著叫鐵鎖的男人下車,左右看了看,見路邊草叢微微晃動著,白狼匍匐著往這邊靠近。

驚喜下喊了一聲:“白狼,紅背心,藥包攻擊。”

所有人都不知道周晉南在喊什麼,隻是聽到一陣悉悉索索聲後,突然飛躍過來一個巨大的黑影。

冇人看清時,黑影已經落在車門口攥著火藥撚的紅背心男人身上。

大家這次看清是一條大狼狗,站起來時,跟紅背心男人差不多高,體格壯碩,格外的威風。

就見它兩隻前爪搭在紅背心男人身上,一口咬在他肩膀上。

這一口下去,白牙森森,鋒利無比,可穿皮見骨。

所有人看著就覺得疼的揪心,嚇的不自覺的朝後退了幾步。

紅背心男人哭喊著:“五叔,救命啊!”

老頭還攥著栓子,看著這一幕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他們今天能平安回家就不錯了。

“另一個手打狗腦袋,給我往死裡打!”

五叔也發了狠,現在他們隻想保命,顯然周晉南是個狠心,不可能輕易放過他們。

紅背心男人剛想動手,白狼已經鬆口換了個位置,要在男人手腕上。

男人吃痛,也忘了手裡還攥著火藥撚,使勁朝後甩著,一下扯開火藥撚,滋滋冒著火花!

周圍的男人們看了,尖叫著抱頭逃竄,根本不管車上還有妻兒。

白狼卻異常從容,張嘴咬著雷管,使勁一甩頭扯了下來,叼著一排雷管瘋狂的朝著山上梯田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