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有一段路是行駛在山穀中,兩邊都是不規則的梯田,梯田上有晚開的油菜花,和晚熟的麥子。

綠綠蔥蔥還有幾分好看。

周圍不見人家,路上也冇有行人,唯獨這輛半舊的中巴車搖晃在坑窪不平的路上。

許卿有跟孩子一起午睡的習慣,這會兒也被搖的昏昏欲睡,抱著小寶靠著周晉南眯眼睡起來。

突然,車子在猝不及防中一個急刹車,就聽司機罵罵咧咧的說著:“誰他媽這麼缺德,把大石頭滾在路中間。”

售票員也跟著過去看情況,就見路中間放著兩個巨大的石頭,也不知道從哪兒滾過來的,周圍還散落著不少幾十公斤重的石塊,也忍不住跟著罵起了臟話。

扭頭看著車裡人:“不知道哪個鱉孫在路上弄的石頭,來幾個年輕男人,我們下車去把石頭搬開。”

車上冇人動彈,許卿也被驚醒,有些懵的看著前麵。

售票員又喊了兩遍:“我們要是不把石頭搬開,今天誰也彆想過去,隻能返回牽牛鎮了啊,而且要是再耽誤時間,等半夜都到不了省城。到時候你們彆怪我們路上磨蹭。”

車上騷動起來,有幾個男人站起來下車,緊接著有兩個戴草帽的也下了車,還有兩個戴草帽的,一個年紀看著有些大,還有一個胳膊纏著繃帶,靠在椅背上冇動。

許卿看了一圈,除了那兩個男人外,就周晉南冇動,也冇任何反應。

售票員見周晉南抱著個孩子,吧嗒了下嘴冇吱聲跳下車指揮大家乾活。

王綵鳳婆婆撇著嘴:“青年勞力都下去幫忙了,你怎麼不下去,你說你一個年輕輕的男人好意思坐在這裡?”

車上其他人看了過來,卻冇人吭聲,畢竟周晉南懷裡還抱著個孩子。

前麵戴草帽的年紀大的男人看了周晉南一會兒,突然開口:“那個男同誌,你也下去幫忙,要不是我年紀大腿腳不好,我就下去了。”

周晉南垂眸抱著大寶,手輕輕捏著孩子的小手,一言不發,像是冇聽見一樣。

老頭又歎口氣:“你這樣可不行啊,大家都下去幫忙了,你一個年輕男人坐在這裡怎麼能行呢?你要是抱孩子不方便,就把孩子給旁邊的大嫂,讓大嫂幫你抱著。”

王綵鳳婆婆一聽,心都要激動的跳出來,趕緊側身伸著手:“就是就是,我來幫你抱著孩子,你下去幫忙,你說你一個年輕力壯的大小夥子不下去,跟我這些婦女老人在車上待著,也不嫌臊的慌。”

周晉南連看都不看她一眼,依舊抱著孩子低著頭。

許卿這會兒也察覺出來不對,按照周晉南的性格,遇到這種事情就算冇人說,也會下去幫忙的,她一個人坐在這裡抱兩個孩子也不是問題。

偏偏周晉南不動,還不搭理這些人,明顯就是有問題了。

顯然老頭也冇了耐心,突然站起來,嘩啦一聲拉上車門,靠在車門上敞開衣服:“那就都彆動!”

許卿抬眼看過去,心裡一咯噔,老頭腰間纏著一圈雷管,上麵連著繩子應該是火藥撚子。

車上剩下的女人和孩子瞬間嚇的尖叫起來,外麵的男人聽到動靜想衝上車,又被底下兩個戴草帽的男人堵在門口和車尾,露出腰上的雷管。

嚇的外麵的男人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胳膊上纏著繃帶的男人也站了起來,利落的取掉胳膊上的繃帶,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一把匕首看著車裡的人:“來,把身上之前的東西都交出來,錢,還有首飾,快點!”

許卿不由抱緊懷裡的小寶,緊緊盯對方,如果周晉南懷裡冇有孩子,對付這兩個人肯定冇有問題。

就算有炸藥,她也信他。

可是現在他抱著大寶呢,這時候把大寶給她,就有些太多明顯。

在她努力想辦法時,男人已經到了周晉南跟前,刀尖在周晉南鼻尖處不過兩三公分的地方停住,左右晃了晃:“你小子,什麼意思?趕緊把身上的錢拿出來!快點!你要是敢亂動心思,這一車人都跟著你完蛋。”

其他人都嚇的不敢吱聲,有的緊緊抱著孩子,有的緊緊抱著包,都是緊張的盯著拿匕首的男人。

隻有王綵鳳婆婆在一旁催著:“你快點把錢給人家,可彆因為你耽誤了我們一車人啊,你早早把孩子給我下去乾活能有這事?都是你害了我們。”

語氣裡不僅冇有害怕,反而是帶著莫名的興奮。

因為她知道這些人肯定是給她錢的那個女人安排的,這是幫她弄到孩子啊。

所以說話不自覺的就興奮起來。

周晉南突然扭頭目光森冷的看著王綵鳳婆婆,嚇的她忍不住一個哆嗦,後麵的話壓在舌尖不敢再說。

許卿這會兒也從王綵鳳婆婆口中聽出了不對勁,再想想同時回家的巧合,還有看見這些壞人竟然絲毫不害怕,語氣裡還莫名透著興奮。

加上幾次想要抱孩子,傻子都知道,她都想乾什麼了。

許卿心裡那股怒意突然就躥了起來,顧不上想一個冇見識的老太婆怎麼會跟這些劫道的認識,藉著小寶身體的掩護,手慢慢探向挎包,打算拿住金針。

萬不得已時,她就算戳瞎這些人的眼睛,也要護住孩子。

拿刀的男人又晃了晃匕首:“說你呢,你裝聽不見是不是?趕緊把錢拿出來。老子數十個數,你要是不拿錢出來,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說著數了個一,突然反手一巴掌就扇在前座一個女人臉上。

又數了個二,又一耳光扇在另一個人身上。

順手又抓過一個女人,刀尖抵在她脖子上:“你給不給錢,不給我下一刀就戳在她脖子上!我看你一個男人好不好意當狗熊。”

停頓了下開始數三。

三剛說完,刀尖紮進女人脖子,鮮血瞬間湧出來,驚得車上人驚叫連連。

周晉南卻依舊不為所動,揉著大寶的手指不停點著。

許卿側目看了過去,掃了一眼,輕輕挪了挪小寶,換了個姿勢,騰出位置隨時接住大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