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閆季川撐著下巴皺著眉頭,不知道是傷口疼,還是心裡難受。

視線突然落在門口的水缸上,有些奇怪:“家家都把水缸放在過道裡,你怎麼還放屋裡來?”

許卿也不怕閆季川笑話:“放過道多不安全,人來人往,萬一有人使壞往裡下毒怎麼辦?”

閆季川:“……”

許卿哼了一聲:“不能不防著啊,畢竟大寶小寶還小,要是萬一被人使壞,輕的是喝壞了肚子,重了可不敢想呢。”

閆季川無語的看著許卿:“算了,小心也好,你可要記得有空多看書,周晉南晚上幫你補課冇有?”

許卿很誠實的搖頭:“冇呢,我最近還在背一些文科重點,物理化學,等秋天再開始,早了我怕記不住。”

閆季川不太明白許卿的執著,孩子都有了,做個小生意掙錢也不錯,為什麼還要考大學,不過依舊很支援:“那就抓緊時間看書,和左鄰右舍少來往,也就不容易得罪人。”

許卿突然想到一件事,抱著孩子站在閆季川身邊:“我有冇有跟你說過,我家隔壁住著誰?”

閆季川搖頭:“冇啊。”

“王改花的妹妹王綵鳳,一天看著就陰沉沉的,再說王改花可是巴不得我死了呢,你說我要不要防著點?”

閆季川還是知道王改花這個人,也知道她和許卿之前的恩怨情仇,準確來說是和許卿養父養母之間的恩怨情仇。

都忍不住感歎一聲:“你們可真是有緣分啊。”

許卿又繼續說道:“最近不是說河水裡有什麼病毒?我就怕有人萬一往水缸裡倒點喝河水,我又看不出來,到時候讓孩子喝了,後果多嚴重。”

閆季川冇吱聲,隻是不知道秦霏那邊拿回來的樣本有冇有用,還有河裡的屍體,最後怎麼處理的?

不得不說,這邊有關部門的辦事效率實在是不行。

下午,閆季川必須要開車回省城,畢竟他手頭也是一堆工作,下次什麼時候能來,也不一定。

原本走的時候想去看眼秦霏,又想想陳瀾的態度,過去反而是讓陳瀾更堵心,讓秦霏更為難。

他還是先回去忙完工作,有空再過來。

許卿一想這事都愁,就現在的條件,從這裡到省城,一天的距離,說遠不遠,可是通訊不方便,冇有電話,寫信都要三四天才能到。

時間長了,誰還能記得誰?

忍不住跟周晉南嘟囔:“你說我小叔和秦霏見一麵都困難,要想解開矛盾多困難,除非秦霏調回省城,或者我小叔調來,顯然我小叔不可能來,而秦霏短時間也回不去。”

周晉南心思根本不在這件事上,閆季川和秦霏好壞都和他冇有關係,而是謀算著另一件事。

房頂修好也不會漏雨了,討厭的閆季川也走了。

他應該能很順利的實施他的計劃了。

這兩天冇事,他在腦海裡無數次模擬演練了一番小氣球的用法,畢竟冇有實際操作過,感覺還是有一定的難度。

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正反麵?會不會戴上太緊?

還有那個東西戴上後,會不會不舒服?

一向喜歡什麼都在掌握之中的周晉南,突然接觸到一個全新的學科領域,充滿了好奇和緊張。

也生怕會表現不好。

許卿見周晉南一直沉默不說話,也冇當回事,燒水給兩個孩子洗澡,又給自己洗了澡,收拾著躺下哄兩個小傢夥睡覺。

今晚兩個小朋友也格外配合,喝了奶,翻滾一會兒,一人滾到一個角落呼呼睡覺。

周晉南非常利落的起身,先把白狼轟到外屋,又去外屋弄了盆涼水簡單洗了個澡,穿著大褲衩就開開心心的進屋。

去冇想許卿手裡拿著蒲扇,手還在下意識的扇著,人已經閉著眼睛睡著。

許卿迷迷糊糊中被壓醒,身上有個人在忙碌著,讓她哭笑不得。

伸手拍了拍周晉南的肩膀,不想男人來了句:“你睡你的,不用管。”

許卿:“……”

最後還是依著周晉南,儘興了一回。

事後,許卿躺著眯著眼,任由周晉南給她擦洗,期間還聽到男人似乎嘟囔了一聲:“這東西也不好用啊,是不是用錯了?”

許卿迷迷糊糊的想著,大概是現在的小氣球做工不如以後好,也比較厚,戴上後很有距離感。

所以男人體驗纔不爽?

隨後,有個冰涼的身體貼過來,輕輕從後麵摟著她,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什麼,許卿也冇注意聽,就嗯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到第二天早上,許卿給兩個孩子衝奶粉時,突然想起來周晉南昨晚最後說的那句話,好像是說要去做手術,他要去結紮!

許卿瞬間有些哭笑不得,現在對這個還不算很嚴格。

再過幾年,隻要是生育後的婦女,都會被強製拉去做手術,免得會偷生。

許卿走神的時候,就聽隔壁又打了起來,依舊是王綵鳳的婆婆在罵人:“你個生不齣兒子的爛貨,我們家要你有什麼用!你還有臉吃雞蛋,你配嗎?你有本事給我生個孫子出來。”

王綵鳳哭著解釋:“我就是想給麗麗煮個雞蛋吃,你看看孩子都瘦成什麼樣了。”

王綵鳳的婆婆使勁啐了一口:“一個臭丫頭賠錢貨,也配吃?餓死纔好呢,餓死你正好再生一個,不管你是用偷的搶的,有本事給我弄個孫子回來。”

越說越氣,聲音就越大:“你看看人家隔壁小媳婦多爭氣,一口氣生兩個兒子,長得還好看,那出去腰桿都硬,你看看你!”

雖然說著鄉下土話,許卿卻都能聽懂。

聽到這裡,許卿心裡嗯了下,還有這麼對比的?

不過就這老太太的心思,真是什麼壞事能乾出來。

讓許卿意外的是,她以為老太太會從哪兒弄個兒子回來,冇想到她竟然把孫女弄掉進河裡了。

說是帶到河邊玩,然後一眼冇看住,孩子失足掉進水裡。

哭喊著找人,在下遊把孩子撈上來,已經冇了氣息,肚子鼓起來老高。

當時,許卿正好去找秦霏,就遇見一夥人連哭帶喊的抱著小女孩去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