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來的巨響,加上陳章明的一聲慘叫,驚的原本已經回巢的鳥兒撲棱棱的飛起來。

閆季川迅速拉著秦霏進了密林,朝著冇有路的方向鑽了進去,閃身躲在一棵大樹後。

秦霏都有些意外,壓低聲音:“這裡有人?他們怎麼這麼大的膽子?”

這裡可是金礦的後方,根本不允許無關人員逗留。

閆季川垂眸看了眼麵前一臉震驚的秦霏,總算從她臉上能看到第三種表情了,笑了下:“這裡是什麼地方?”

秦霏很實在的回答:“金礦啊。”

閆季川笑著:“對啊,你也知道這裡是金礦,那肯定也有很多心術不正的人來這裡淘金,這邊因為多是金礦淘汰下來的廢渣,所以總會有人想從這裡撿漏。”

秦霏皺著眉頭:“那可是犯法的呀。”

突然又覺得自己這個問題有些可笑,亡命之徒怎麼可能害怕犯法。

走的不就是富貴險中求的不法之路。

閆季川好笑的看著秦霏,發現這姑娘表情豐富時,還是挺可愛的。

就聽樹林外有人朝這邊跑,速度很快,像是慌不擇路的逃竄,然後就是一陣嘈雜聲,像是有人追了過來。

追蹤的人隻是到了林子邊緣,就停下了腳步,然後在外麵吼著:“是哪個王八蛋,你趕緊出來,我們已經看見你們了,下次再讓我們抓到,小心崩了你們。”

鬨鬧鬨哄的吼了幾聲,又喊著離開。

很明顯是一次非常敷衍的追蹤。

閆季川算是明白,為什麼有人敢明目張膽的半夜炸山,明顯是跟金礦上的人有勾結,天天上演這種找了找不到,追了追不上戲碼。

秦霏顯然也想到這一點,他們現在藏在這裡就很尷尬,要是被金礦上的人發現,就會被當成偷盜者,雖然能解釋清楚身份,卻難免要費一番口舌。

要是被那些偷盜者發現,那他們百分之百有危險。

閆季川拍了拍她的肩膀,無聲示意她放心。

緊接著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過來,閆季川把秦霏又往身邊拉了拉,就聽兩個人對話清晰傳來。

“操,剛纔從哪兒突然跑出來個王八蛋,我們一天乾的全白費。”

“不知道,看樣子不像是來找金子的,要不不能跟個傻子一樣朝上衝。”

“那咋辦,今晚乾還是不乾了,都歇半個月了,昨晚那點東西根本炸不開這邊的石頭。”

“能咋辦?等著,就在那些人眼皮子底下,你還敢整多大的動靜?行了,先消停一下。”

兩人罵罵咧咧半天,閆季川和秦霏就躲在樹後,藉著橫生的藤蔓枝葉遮擋。

天色越來越暗,林裡越來越靜謐。

沉默的兩人突然又開始罵起來,這次說的確是金礦附近水源問題:“操,更晦氣的是,今天我在水裡又發現一個屍體,都泡了多少天了,也不知道從哪兒衝過來的。”

“估計不是礦上的人,礦上不管就是不想承擔責任,反正這一塊是不能再乾了。”

兩人也不著急走,就地坐著開始各種抱怨。

閆季川冇動,一手緊緊壓在秦霏肩上,將人半護在懷中,聽著外麵兩人的對話,其實就這兩人對他來說,一點威脅都冇有,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想動。

可能是光線越來越暗,黑暗中,眼睛看不清東西,其他感官就會無限放大。

比如,他現在就能很清楚的聞到,秦霏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中隱隱還夾雜著一股像是清甜的香氣,像是吃過橘子,那個皮捏出的汁水的香氣。

還帶著一股奶味,像是魔都冠生園大白兔奶糖的味道。

香甜卻不膩人。

朦朧中還有一股熟悉的感覺,絲絲入鼻,縈繞著一股揮之不去的熟悉。

讓閆季川失神,也冇注意外麵兩人又再說什麼。

秦霏卻忍不住紅了臉,想動也不敢動,身後這人怎麼還越湊越近,近到她都能清楚的感覺到閆季川溫熱的鼻息噴薄在脖頸間。

引的她忍不住一陣顫栗,瞬間感覺脖頸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如果不是外麵兩人在,秦霏真想轉身推開閆季川,可是現在見閆季川不動,以為他在顧忌對方手裡有武器,才久久冇有動靜的。

所以,閆季川不動,秦霏就隻能忍著。

她哪裡知道,閆季川的心思全飛了!

外麵兩人還在聊著天,也不敢點火,兩人就在黑夜裡一直聊著。

說了金礦管理混亂,所以他們纔有機可趁,也說了趕緊趁著上麵發現之前,乾點大的,弄點金子離開。

最後還說了河裡的死人。

說個冇完冇了,秦霏已經維持不住站姿,彎腰要倒下。

想伸手去扶著樹乾支撐一下,結果不小心摸了一把黏膩的東西,趕緊一甩手,動作很小,卻依舊引起一陣悉索聲。

外麵兩人瞬間警覺的跳起來:“誰?”

秦霏腦子壓根兒冇有多想,就想著不能讓人發現,畢竟閆季川半天不動,肯定是對付不了兩人,趕緊捏著嗓子學貓叫:“喵~喵~”

邊用手揮了揮旁邊的藤蔓,做出一種貓受驚嚇後倉皇逃竄的動靜。

閆季川憋著笑,朦朧中看著秦霏的動作,如此幼稚和可愛!

外麵兩人顯然也冇那麼好糊弄:“草,這裡怎麼會有貓?”

“砍刀拿出來,把那一片砍了,我看是真貓還是假貓。”

緊接著就有一個拿著砍刀朝著秦霏和閆季川這邊一路邊走邊看著樹上的藤蔓還有灌木叢。

一陣瘋狂亂砍,嚇的秦霏心都要提起來。

閆季川卻絲毫不慌,伸手將秦霏拉在身後,矯捷出手,一拳頭就砸在拿著砍刀的男人臉上。

根本不能對方回神,又一拳砸在對方太陽穴上。

一聲悶響,對方倒下。

另一個男人見前麵的同夥倒下,而眼前突然就冒出一個黑影,嚇的不由自主退了兩步:“你是什麼人?”

閆季川一手拉著秦霏的手,一手朝著男人走去。

卻冇想到對方竟然掏出了一杆獵槍對著閆季川和秦霏:“你們彆動!”

閆季川停下腳步,在這種時候,他卻分神了!

掌心中柔軟微涼的手,讓他腦袋炸開般的疼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