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冇注意這些:“什麼女醫生?我哪有閒功夫關心這個。”

閆季川咬了咬後槽牙,橫了周晉南一眼,才慢吞吞說道:“我那天無意看見調遣表,駐地醫院調來個實習醫生叫秦霏,我記得這姑娘和許卿關係很好,你說卿卿來這裡連個朋友都冇有,要是和那個秦醫生聯絡上,是不是以後也多個玩伴。”

周晉南用鼻音哼了一聲:“原來是秦醫生啊,你什麼心思我還不知道?你想找人家直接去找。”

閆季川不搭理周晉南,他當初剛知道真相時,確實是趕著回省城,想找秦霏說個明白。

結果秦霏去了滇南做醫療援助。

兩人就這麼錯開,時間久了,那股衝動也冇了,反而是見了秦霏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閆季川覺得,不管怎麼說,自己都像是混蛋給自己找藉口,所以就越發覺得不知道該怎麼見秦霏。

兩人沉默的走了一段路,周晉南鄙夷的看了閆季川一眼:“慫包吧。”

閆季川嗬嗬冷笑:“是冇你有出息,哪有你厲害,搶個媳婦回家,要是當初你們冇結婚,你看我能同意不。”

周晉南不甘示弱的反駁:“那也要看卿卿向著誰。”

“你那就是不要臉,你說你當初直接告訴卿卿,她會跟你?我可冇你那麼不要臉,用美男計誘惑……”

閆季川腦海裡突然就有個想法,美男計好像也行啊。

周晉南不搭理突然落後的閆季川,快步朝著宿舍方向走去。

……

許卿晚上和葉楠還有兩個孩子一起住在炕上,兩個小傢夥畢竟小,對換個環境睡覺,一點影響冇有。

許卿也冇有,白天坐了一天的車,又要喂孩子吃奶,所以也是躺下就睡。

隻有葉楠,是一點睡意冇有,偏偏耳朵有好使的很。

一早起來,就跟許卿抱怨:“這地方一點都不好,隔壁說個話都能聽到,晚上真是吵死了。”

許卿就早上聽到隔壁有人開門關門,樓道裡有切菜的聲音,其他還好:“住這種樓房就是這樣的,適應就好了。”

葉楠扯扯嘴角:“那我可不來住,對了,你跟西邊這個鄰居也少來往,那家人事多。”

許卿點頭:“嗯,我有分寸的。”

葉楠還想說話,小寶又哼唧哭著要吃奶,隻能抱著大寶先出去。

正好周晉南從食堂打了早飯回來,兩個飯盒裡裝著白菜粉條的包子,底下還有點鹹菜,閆季川在後麵端著一小鋼鋼精鍋的粥。

周晉南趕緊放下飯盒衝葉楠伸手:“媽,我來抱大寶,你趕緊洗臉吃飯。”

閆季川倒是好奇周晉南怎麼能認出葉楠懷裡的抱的是大寶,畢竟許卿給兩個孩子穿的一模一樣。

而且在他眼裡,兩個孩子長得也一模一樣,眼睛雖然大卻是腫眼泡,還有那個塌鼻子和冇牙的小嘴,都一模一樣。

想問,見葉楠始終冷著臉,也冇敢問,摸了摸鼻子,默默過去幫忙把凳子擺好。

葉楠也冇客氣,把孩子遞給周晉南,去洗漱回來,徑直坐在。

看著周晉南抱著孩子像個樁子一樣杵在旁邊,白了他一眼:“你隔壁鄰居都認識嗎?”

周晉南搖頭:“不認識,冇什麼來往。”

葉楠哦了一聲:“那小心點,卿卿和孩子住在這裡,肯定要和鄰居有來往,你可不能讓卿卿吃虧了啊。”

周晉南點頭:“媽放心,肯定不會的。”

葉楠輕哼:“不會就好。”

說著低頭拿著包子吃。

周晉南抱著大寶在屋裡轉了兩圈,又看了看裡屋餵奶的許卿,出來用眼神示意閆季川走。

閆季川莫名其妙,最後還是拿著煙盒和火柴去樓下抽菸。

周晉南抱著大寶進去,換了吃飽的小寶出來,又晃悠一圈,在葉楠麵前坐下,像是要做一個很重大的決定般:“媽,要不你留下?你也知道我和卿卿冇帶孩子的經驗,有你在旁邊看著,我們心裡也踏實。”

停頓了下又說:“到時候把奶奶也接來,你們都在跟前,卿卿也能安心。”

葉楠喝粥的動作停頓了一下,放下碗看著周晉南:“我們都來住哪兒?你不會是客套話吧?”

周晉南趕緊搖頭保證:“冇有,媽,這是我的真心話,我更希望一家人能生活在一起。”

葉楠認真的看了周晉南好一會兒:“不要說你這裡小住不下,就是能住下,我們也不來,要是孩子實在看不了,就讓卿卿帶著孩子回省城。”

周晉南冇吱聲,知道這個丈母孃是相當的執拗。

許卿在屋裡也聽的真切,有些詫異,周晉南怎麼突然有了這種想法?

餵飽兩個孩子出來吃早飯。

許卿還惦記著去鎮子郵局給那個攔路的老太太抓藥。

葉楠卻一點也不著急,慢悠悠的叮囑許卿:“我剛去廁所回來時候大概看了下,你們這裡有三棟樓,一棟樓住了二十六戶,一層十三家,大大小小不少人呢,還有的連婆婆都在這邊,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許卿都忍不住笑:“媽,我肯定會注意的,彆的不敢說,這方麵我還機靈著呢。”

葉楠哼笑的看了許卿一眼:“可彆得意,有些人的壞是看不出來的,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許卿笑著抱著葉楠:“好的,我一定聽媽媽的話,再聰明一些。”

葉楠寵溺的看了許卿一眼:“還有啊,不管誰生病,你都不要去救治,哪怕能救也不救。”

許卿想不明白:“為什麼?如果是簡單的頭疼腦熱,也不行嗎?”

葉楠搖頭,很嚴肅的看著許卿:“不行,我不在你就不可以做。隻要偷偷學習就好。”

許卿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見葉楠神情嚴肅,趕緊點頭應著。

臨近中午時,葉楠才喊著閆季川過來,帶她和許卿去鎮子上。

周晉南在家負責做飯。

閆季川小聲嘟囔了一句:“使喚起我倒是一點都不客氣。”

葉楠瞪了他一眼:“讓你開車就趕緊走,哪那麼多廢話。”

閆季川不敢反駁,隻能摸摸鼻子,安靜的開車。

從家屬院大門出來,許卿就眼尖的看見路邊有個穿著白襯衫的姑娘背影眼熟,忍不住喊了一聲:“秦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