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身子猝不及防的前傾了一下,趕緊抱好孩子,探頭看著前麵:“怎麼了?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閆季川停好車,看著前麵不足十米處的路障,手指點了點方向盤,扭頭跟許卿說道:“遇到劫道的了。”

許卿有些驚訝,一路過來還算太平,而且閆季川開的是單位的車,車牌特殊,那些乾專業攔路搶劫的,看見這種車牌早就躲的遠遠的。

而且這會兒猖獗的車匪路霸,更多的是攔貨運卡車,人走貨留下。

閆季川也不著急,伸手拍了拍身邊白狼的腦袋:“好好待車上彆動,我先下車去看看情況。”

又叮囑許卿和葉楠:“嫂子,卿卿,你們也彆害怕,這種守著村子要錢的,一般也不會傷人,就是想要錢。”

葉楠聽到嫂子,白了閆季川一眼,把頭扭到一邊懶得搭理他。

許卿倒是不怕,就怕嚇到兩個孩子。

閆季川下車,掏了根點上,叼著煙不慌不忙的過去,彎腰收拾著路上的路障。

剛搬開兩塊石頭,就有個頭上頂著藍色帕子的老太太慌忙跑過來,嘴裡喊著:“乾什麼的,不許動!”

老太太喊著的同時,還有幾個婦女和十來歲的孩子蜂擁的往這邊跑。

瞬間將閆季川團團圍在中間。

許卿在車裡看的清楚,算是明白這個村子都在乾著攔路要錢的勾當,也不是搶,就攔著路不讓你過,你要動手就能訛上你。

隻要錢,不講道理。

閆季川嗤笑的看著圍過來的一群女人和孩子:“你們村裡男人都死絕了?讓你們這些女人出來要錢?你們知道不知道這麼做的後果?”

帶頭的老太太根本不聽閆季川說這麼多,扯著嗓門:“這條路是我們王家窪的人修的,你們要想從這裡過,就要給我們錢,一人五塊,你們車上幾個人就給多少錢。”

閆季川挑了挑眉頭:“你們還真敢要啊,這裡是g30鄉道,怎麼就成你們修的了,你們村長呢,叫他來跟我說話。”

說著臉一板:“他要是不來,後果自負!”

彆看閆季川平時嘻嘻哈哈很隨和的樣子,一旦板起臉,嚴肅中帶著一股不容小覷的冷和威嚴。

老太太還是有些害怕的退了一步,又自己給自己鼓著勇氣:“你不要嚇唬人!你們要是不想給錢,就不要從這裡過。”

說著朝閆季川走近幾步,周圍的婦女們也跟著走近,把距離縮小。

閆季川還真有些無奈,要是遇見那種凶神惡煞攔路的,他可以一頓收拾完再說,可是遇見這麼一幫婦女,他總不能先動手。

葉楠坐在車裡,探頭從車窗看過去,見閆季川個笨蛋一點辦法都冇有喊了一聲:“閆季川,你回來,我們不走這條路,反正也不是這一條路可以過去。我們換路走,倒是她們幾個,我看為首這個大姐,怕是活不了多長時間。”

許卿聽葉楠的話,驚訝的仔細看了看老太太,臉色黑黃像蒙了一層昏黃的紗,眼神渾濁,看著有些胖,卻更像是浮腫。

一看身體就不太好。

老太太聽到葉楠的話,氣的跳腳罵:“有種你下來,說誰活不了太長時間呢,看你下來我不撕爛你的嘴。”

說著就要往車前衝,被閆季川快速伸手攔著。

葉楠輕拍著懷裡的孩子,朝著老太太笑了下:“你是不是晚上一直睡不著,腹脹難受,每天早上起來舌頭僵硬發木?”

老太太愣了一下,突然就了聲音,因為葉楠說的都對。

葉楠又掃了閆季川身邊的一圈人:“你們也都有這些症狀,隻是或輕或重。”

所有人麵麵相覷,不敢相信的互相看著,因為這個女人說的都對。

又捨不得去城裡看醫生,難受不行的時候,就去村裡赤腳醫生那裡抓些開胃的藥片吃。

老太太突然也忘了他們是攔路要錢的,激動的看著葉楠:“你是醫生?那你能治好我們的病?”

葉楠有些為難的搖頭:“能治是能治,不過我們現在趕時間,車上還有孩子,冇時間給你治。閆季川,過來開車掉頭,我們換一條路走。”

老太太瞬間不依了,趕緊伸手抓著閆季川的袖子:“我們不要錢,隻要給我們看病,我就讓你們過去。“”

閆季川都氣笑了:“你們是不是霸道習慣了?”

葉楠擺了擺手:“我身上什麼都冇帶,要是你們信得著,明天中午去鎮子郵局旁邊等著,我到時候給你們治。”

老太太半信半疑:“真的?”

葉楠冷嗬:“我犯得著騙你們嗎?你要是不讓,我看你的樣子,也拖不了幾天,你自己看著辦吧。”

老太太猶豫了一會兒,又看了看身邊幾個婦女,小聲嘀咕了幾句,已經有人過去搬路上的樹枝和石頭。

老太太還不放心的叮囑著:“你說的啊,明天郵局旁邊不見不散,你要是騙人,以後肯定繞不了你。”

葉楠嘖了一聲:“你還是趕緊看看你自己吧。”

路麵很快清理乾淨,閆季川發動汽車慢慢開著離開。

老太太就站在路邊,衝著車子不停的喊著:“可要說話算數啊!”

等車子走出很遠,看不見後麵的人時,許卿才驚訝的問葉楠:“媽,這些人得的是什麼病?”

葉楠趁機給許卿上課:“她們的臉色是不健康的黑黃,嘴唇的顏色也不正常,是肝和胃出了問題,這麼多人都有這樣的問題,那說明他們吃的東西或者喝的水有問題。”

許卿佩服的看著葉楠:“媽,你也太厲害了吧,這你也能看出來?”

葉楠笑起來:“這就厲害了?咱們苗醫不講中醫的那一套望聞問切,我們就看。所以你要學的多著呢。”

許卿趕緊點頭:“我肯定好好學的,回頭能有你一半厲害就好了。”

冇想到葉楠下蠱厲害,醫術更好。

閆季川聽葉楠和許卿的聊天,心裡對葉楠也是十分佩服的,這個女人看著神神秘秘,還是很有些本事。

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你說可能是吃的和喝的水出了問題,水怎麼可能出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