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巧鳳聽完一蹦子從炕上跳下來,媽呀一聲:“咋有蛇呢?”

葉楠看了看馮淑華,然後看著許卿:“你去看看,要是有毒就先封住幾個穴位,擠出蛇毒抹上這個再送醫院。”

說著遞給許卿一個葫蘆形狀的小瓷瓶。

許卿也顧不上多想,就想著今天龐振華的婚禮,可不能是來參加婚禮的賓客出事,當然其他人也不能出事,要不多不吉利。

跟著孫巧鳳一起跑著出去。

就見孫家大門口圍了不少人,還有人在出著主意:“快用布條把腿綁著,人不要動。”

“彆動彆動,看著像是條毒蛇。”

許卿和孫巧鳳聽著聲音擠進了人群,地上坐著中年男人,抱著腳脖臉色嚇的慘白。

地上還躺著一條被砍了頭的灰色蛇,尾巴短粗像是毒蛇。

許卿過去蹲下,伸手按住中年男人的小腿:“大叔,你鬆手我給你看看。”

男人穿著方口布鞋,冇穿襪子,腳步處赫然有兩個深深的牙印,隱隱有血滲出。

許卿一腿跪在地上,直接上手撕開男人的褲腿,撕到大腿處。

拿出金針順著男人小腿一路紮上去,最後又在心口處紮了兩根銀針。

防止毒液蔓延過快。

又拿一根金針的針頭在傷口處挑撥了幾下,果然從裡麵撥出一點細碎幾乎看不見的東西,是毒蛇用力咬時,牙齒放出毒液的同時齒尖斷在裡麵。

許卿屏氣凝神做完一切,才把葉楠給的藥膏塗抹在男人傷口上。

衝旁邊人喊著::“來幾個小夥子,用板車推著大叔去醫院,再檢查一下才能放心。”

男人嚇的連話都說不出來,嘴唇一直哆嗦著,卻發不出聲音,這會兒更是感覺全身都僵硬的不能動。

見許卿說還要去醫院,心裡更慌了,努力開口牙齒都在打著架:“還要去醫院……是不是……不行了……”

許卿趕緊安慰他:“大叔,冇事的,就是再去檢查一下,順便把這條蛇也帶過去,看看是什麼毒蛇。”

等幾個年輕人推來板車,推著中年男人離開。

龐振華才聽到訊息匆匆趕了過來,看樣子也是嚇的不輕:“怎麼會有毒蛇呢?我聽老五叔被毒蛇咬了?”

有人目睹經過的:“我們就剛過來,準備去你家吃酒席呢,誰知道草叢裡突然就躥出一條蛇來,冇等我們注意就咬了老五叔一口,好在有人扛著鐵鍬路過,給一鐵鍬拍死了,要不多嚇人。”

龐振華連忙問許卿:“老五叔現在冇事吧?怎麼會好端端的就咬了他呢?”

按說蛇攻擊人,也是你先招惹了它,比如不小心踩到了。

一般不會從草叢裡跑到路上來主動攻擊人的。

冇人能想通。

跟老五叔一起來吃喜酒的人,忍不住說了句:“也都怪我,我去喊老五叔過來吃喜酒,老五叔正在家抱孫子呢,說等會兒再來,我非要喊著一起。要是等會不就不會被蛇咬上了?”

許卿莫名心頭空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聽到孩子就總能往自己身上聯絡。

孫巧鳳見大家都站在這裡也不是事,笑著趕著人:“放心吧,老五肯定冇事,振華你也趕緊回去,馬上要開席了,你這個新郎官不能不在。“”

趕著大家去吃酒席。

所有人從議論龐振華好福氣,娶了個商品糧戶口的媳婦,到現在開始議論怎麼會突然有毒蛇出來?還莫名其妙的咬了人。

孫巧鳳帶著許卿回屋,也不停的好奇:“真是奇了怪了,雖然每年這會兒也能見到蛇,但很少見到毒蛇,而且蛇聽見有動靜,早跑的不見蹤影。怎麼可能往人多的地方跑。你想想今天還是辦酒席,人多不說,就那些炮仗聲音,嚇的蛇也不敢來啊。”

許卿也覺得最蹊蹺的地方就在這裡。

進了屋,隻有葉楠在,兩個孩子也已經醒了,揮著小胳膊要哭不哭的。

許卿過去幫著給孩子換尿布:“我奶奶呢?”

“不放心,回院子看看,冇事吧?”

許卿把經過說了一遍,還有其中的疑問也提了出來。

葉楠皺了皺眉頭,垂眸冷笑下冇吱聲。

等孫巧鳳慌慌忙忙跑著去隔壁幫忙端盤子上菜,葉楠纔跟許卿說道:“看來我們還是無意躲過一劫呢。”

許卿瞬間反應過來:“媽,你是說有人故意的?”

突然就想到了剛有人說老五是在家裡抱了孩子出來,所以這條蛇能攻擊人,是不是因為老五身上的奶腥味?

而這次針對的就是兩個小奶娃呢?

想著忍不住背後發涼,如果要是咬到大寶小寶,後果都不能想。

“誰乾的?梅素芬!!她肯定是在裝瘋賣傻。”

許卿腦海裡幾乎立刻跳出梅素芬的名字,除了她,她真想不到還能有誰會搞這一手。

葉楠抱起小寶輕輕拍著:“冇事,有我在誰也彆想傷到我們大寶和小寶。”

後來聽說老五叔冇事,在醫院也抽血檢查了,所有人纔算是放心。

等許卿抱著孩子過去吃酒席時,已經知道當時是她第一時間救了老五叔,看她的眼神就跟看神醫一樣。

他們還聽說,醫生說那條蛇是有劇毒的黃花蛇,一般都在山林中,不知道怎麼會跑到這裡。

被這種蛇咬了,要是不及時處理,輕則截肢,重則喪命。

所以許卿能解蛇毒不是神醫是什麼?

都熱絡的喊著許卿幾人去他們桌坐下。

婚禮雖然有個小插曲,好在有驚無險,後來熱熱鬨鬨的吃飯喝酒。

一直等到回了家,葉楠也冇說要去找梅素芬算賬的話。

許卿就有些安耐不住:“媽,要不我去醫院看看,看她到底是真瘋還是裝傻。”

葉楠搖頭:“不著急,她現在巴不得我去找她呢,你是不是說袁華也住在那個醫院?”

許卿點頭:“對,到現在還昏迷不醒呢,我爸……”

葉楠擺手:“先彆提他,梅素芬倒是有心眼的很,這次看看誰坑了誰。你不用管,好好在家帶好孩子,還有打算什麼時候走?“

許卿有一瞬間感覺腦子不太夠用,葉楠的話題轉的實在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