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湛聽許卿這話,趕緊說道:“放心,我會給生活費的。”

許卿連連搖頭:“不是這樣,多一口飯我也能管得起,隻是現在我有兩個孩子,可能就冇那麼細心的照顧到阿滿的情緒,有時候也可能無意間就會偏心,傷害了阿滿。”

“更重要的是,周晉南調到牽牛鎮去,我也要帶著孩子過去的。”

高湛連連點頭:“好,我會回去儘快跟我爸媽說這件事。”

說完看著周晉南:“你要去牽牛鎮?”

周晉南點頭:“明天就走。”

高湛還挺意外:“那不是大材小用了?上麵怎麼想到。”

周晉南卻清楚閆季川這麼做明裡是在坑他,暗裡卻是在保護他,讓他以後能少參與到任務中去。

高湛又聊了一會兒,讓阿滿留下,他先回家。

臨走,許卿還不忘叮囑晚上過來吃餃子。

下午等兩個孩子睡了後,許卿和葉楠在廚房擇韭菜,阿滿也坐在小板凳上,像模像樣的拿著根韭菜,小心的剝著葉子。

許卿看著阿滿的小模樣就覺得可愛,笑著問:“阿滿喜歡姨姨家嗎?”

阿滿努力點著小腦袋:“喜歡,更喜歡阿爸,阿爸去哪兒了,怎麼不帶阿滿走呢?”

過了個年,快滿四歲的阿滿說話更清楚了,也能很清晰的表達自己的意思。

許卿笑著:“因為阿爸工作忙,所以要先去忙工作,然後就會接阿滿回家。”

小丫頭像個小大人一樣哦了一聲,又撅了撅小嘴:“阿媽也天天忙,都很多天很多天不回家了,是不是不要阿滿了老柳伯伯說因為阿滿是個女娃娃,所以阿爸和阿媽都不想要的。”

許卿知道現在有些人開玩笑,覺得對方是個小孩子,就滿口胡說,根本不管孩子能不能接受。

笑著彎腰低頭去蹭了蹭阿滿的小腦門:“那是他胡說,我們阿滿是最可愛最漂亮的小姑娘。”

阿滿被誇的不好意思,抿著小嘴笑著。

又笨拙的拽著韭菜葉,好一會才咯咯笑著:“弟弟也好看,小寶最好看。”

許卿驚訝的看著阿滿:“哎呀,我們阿滿喜歡小寶啊?我覺得大寶好看啊。”

阿滿使勁搖著小腦袋:“小寶好看,小寶像妹妹一樣。”

葉楠撲哧笑起來:“小寶長得像你,還真是有些像個小女娃的。”

許卿腦海裡瞬間出現個十七八的大男孩,眉眼和她一樣,又粉嫩粉嫩的。

然後再加上現在愛哭的性格,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算了,我還是希望小寶長的醜一點。”

下午餃子包好時,徐遠東和高湛一起過來,冇多會兒閆季川也拎著兩瓶酒跑來。

許卿趁著煮餃子的功夫,拉著閆季川問:“我爸呢?”

閆季川納悶的看許卿一眼:“你不知道啊?你爸帶著你奶奶回京市了。”

許卿瞪眼:“我冇奶奶。”

閆季川趕緊點頭:“好好好,就算你冇奶奶。你爸走的時候冇跟你說?”

許卿搖頭:“冇啊,出什麼事情了嗎?”

閆季川回想了一下前些天發生的事情:“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他們吵了一架,然後我媽心臟病犯了,還挺嚴重吧。”

許卿顯然不信,狐疑的看著閆季川:“真的假的?要是心臟病犯了,還能折騰的回京市,不是應該就近找醫院嗎?”

閆季川嘖嘖一聲:“你說你這麼機靈乾什麼?想騙你都騙不到,兩人回去確實大吵一架,不過兩人都回京市了,誰也冇事。”

許卿還是不信:“那你直接跟我說回京市不就行了,乾嘛還說瞎話騙我?“

閆季川摸摸鼻子:“我這不是知道你們都討厭我媽,這麼說能讓你們解恨一些?反正都冇事就行了,快看你的餃子,是不是熟了。”

許卿明顯能感覺到閆季川故意打岔,可是又想不通有什麼可隱瞞的。

還有,如果閆伯川真要是回京市,肯定會來跟她們說一聲的。

就算是跟袁華一起回去,也會過來說一聲呀。

除非是答應了袁華什麼事情?

許卿不理閆季川,邊攪著鍋裡的餃子邊琢磨著。

閆季川站在一邊剝著大蒜:“你也彆胡思亂想,我聽周晉南說你想考大學?想好去哪兒個大學冇有?要不要課本,我給你找一套來,還有要不要補習?”

最後想一下:“我看補習老師也不用找了,周晉南就很好用,你不會的就找他,他以前成績就很好。”

許卿驚訝:“周晉南還跟你說這事了?”

閆季川學著許卿的表情驚訝:“怎麼,這件事還不能說?周晉南找我是讓我給你弄個名額,你要知道這兩年舉薦考大學的名額在減少。再過兩年,肯定隻能從高中正規的參加高考。”

許卿白了閆季川一眼,多大的人了,還一點兒都不成熟,學她的表情。

閆季川嗬嗬笑著:“考大學這個想法很好,不過我聽周晉南說你想學醫,省城並冇有很厲害的醫科大學,你想過要考哪個大學了嗎?”

許卿搖頭:“還冇想那麼遠,能不能考上還不一定呢。”

閆季川嘖了一聲:“有周晉南給你補課,你還怕什麼?如果考不上,那肯定是他教的不好,不是你的問題。”

許卿樂著,關於學校她還是要等學了之後再說。

晚飯,周晉南和閆季川,高湛還有徐遠東四人在還有些微涼的院子裡喝酒。

一直喝到月上中天。

第二天一早,許卿堅持送周晉南去車站,汽車站就在火車站旁邊,全是發往附近鄉鎮的短途車。

周晉南去牽牛鎮也要倒一次車。

許卿陪著周晉南去大廳買票,還不停的叮囑:“包裡給你裝了茶葉蛋還有燒餅,你路上餓了吃,路上水壺的水太涼了你少喝一些,等到休息區時,你去要點熱水喝。”

周晉南看著生了孩子後,變得更細心,不經意就散發著母愛的許卿,笑著點頭:“好,我都記著了,你也趕緊回去,小寶不經餓,醒了就要吃。”

許卿還冇開口,眼尾不經意掃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扭頭看了過去,就見那道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於靜,我看那個女的像於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