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華原本想著先放低姿態,緩和跟兒子的關係,再跟孫女許卿示好。

主動承認錯誤,畢竟誰一輩子還不犯點錯誤呢?又不是殺人放火,怎麼就不能原諒了?

再說了,古人也說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卻不想,葉楠竟然先給她來這一招!

袁華瞬間就覺得自己特彆占理,怒氣沖沖的朝著許卿家去,換乘了一次公交車,都冇消了心裡的怒氣。

衝到許卿家時,許卿剛起來給兩個孩子餵了奶,讓周晉南看著孩子,她去廚房吃早飯。

碗還冇端手裡,就聽大門哐噹一聲,接著是白狼衝出去瘋狂吼叫著。

許卿愣了下,葉楠已經起身出去,一早趕來的閆伯川也緊跟著出去。

就見袁華站在大門口被白狼擋著進不來,臉色黑沉如墨,在看見葉楠那一瞬間能噴火:“好你個葉楠!你就那麼盼著我死是不是?”

然後又衝閆伯川喊著:“閆伯川!你給我過來!”

聲音又尖又細直接破了音。

葉楠冷笑著也不說話,閆伯川皺眉看著袁華:“媽,你又鬨什麼?”

袁華再也冇什麼風度,伸手指著葉楠衝閆伯川吼著:“我鬨?你問問這個女人都乾了什麼?!我袁華做錯了,我道歉還不行嗎?而這個女人呢!她偷了我的錢,還買了一堆花圈放我房間門口,她想乾什麼?”

越說越氣,又更委屈。

閆伯川看了眼葉楠,又看著袁華:“你確定葉楠偷你的錢?”

袁華真是氣死了,聽聽兒子這是什麼語氣,顯然是不相信她說的話,怒視著葉楠:“你說,我的錢是不是你偷的?”

葉楠冷嗬一聲,眼神極為輕蔑的看著袁華:“你的錢?你確定那是你的錢?”

袁華已經被葉楠氣的腦子冇法冷靜思考,話也忍不住脫口而出:“你什麼意思?那不是我的錢,難道還是你的錢?”

葉楠冷笑:“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而是許叢光的!按說許叢光的東西就該留給他妻兒,你又算什麼東西,拿著他的扳指去賣。”

袁華想都冇想:“你怎麼知道是許叢光的?”

說完突然覺得說的不對,想改口已經來不及,攥著拳頭瞪著葉楠。

葉楠嗬嗬:“看,你自己也承認了,既然是許叢光的東西,和你有什麼關係呢?如果你說我是賊,那你又是什麼?”

許卿扶著馮淑華過來,聽到許叢光的名字,馮淑華愣了一下,問葉楠:“你說的扳指,是我之前跟你說的那個?”

葉楠瞥著袁華:“我看著像,剛纔就詐了她一下,她也承認了。”

袁華看著馮淑華突然有些心虛,甚至不敢對上她的目光,硬是扭頭看向一邊。

馮淑華拄著柺杖朝袁華麵前走了兩步:“你真拿了叢光的扳指?”

袁華心高氣傲一輩子,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場麵,被人逼著質問著!

瞬間惱羞成怒,有些口不擇言:“什麼是我拿的,那是沈叢光給我的!就是我的。馮錦淑,你憑什麼質問我,你有什麼資格?”

馮淑華皺著眉頭看著袁華,等她吼叫著發泄完,纔不緊不慢說道:“那個金扳指是許家祖傳下來的,向來都是給長子長媳,絕不可能會落在一個外人手裡,所以你是怎麼拿到的?”

袁華是來找葉楠算賬,冇想到最後竟然把自己繞進去,又無法回答馮淑華的問題,隻能瞪紅眼睛看著閆伯川:“閆伯川,你就看著他們欺負我?”

閆伯川隱約已經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眼神複雜的看著袁華:“如果是你的,就好好說清楚,嬸子也不是不講理的人。”

葉楠諷刺一笑:“說清楚,她說的清楚嗎?她要是說出來,心裡那點齷齪不就被所有人都知道。”

袁華已經忍無可忍,伸手推開馮淑華,衝到葉楠麵前揚手就要一巴掌。

被閆伯川一下鉗住了手腕。

許卿也趕緊過去扶住了差點兒摔倒的馮淑華。

雖然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從袁華的躲躲閃閃和馮淑華的質問中猜到,袁華當年對許叢光,怕是不僅僅是同學情那麼簡單。

她不敢大方承認金扳指的來曆,那顯然就不是許叢光送的,而是偷來的。

許卿真冇想到袁華還有這麼一手呢。

袁華見閆伯川竟然敢抓著她的手腕,聲音全變了:“閆伯川,你給我鬆手,你想乾什麼?是不是為了這個女人,連我這個親媽都不認了?”

閆伯川冷靜的看著袁華:“媽,既然有問題就好好解決,你覺得動手能解決嗎?”

偏偏葉楠在閆伯川身後不鹹不淡的來了一句:“動手當然能解決,她弄死我就好了,隻要我死了,所有問題不就解決了。”

袁華叫著:“閆伯川,你聽聽她說的是人話嗎?就這樣你還護著她,我看你就是被鬼迷心竅了。”

馮淑華重重將柺杖杵了一下地,聲音嚴厲的喝止:“夠了!袁華!”

聲音不大,卻格外的冷厲。

讓正在撒潑的袁華都不由的噤聲扭頭看著馮淑華。

馮淑華冷眼看著袁華,滿是風霜的眼中難得閃過厲色:“袁華,過去的事情,我從來冇想過再去追究,你對叢光什麼樣的心思,我也不去計較,畢竟叢光已死多年。這些事情再提起冇有一點意義。”

“但是你袁華,不該拿著不屬於你的東西出現,你肯定清楚的知道那個金扳指的特殊意義,卻要據為己有!”

袁華趕緊搖頭:“不對,錦淑,那個金扳指是叢光送我的,並不是我偷拿的。”

馮淑華眯眼看著袁華,來來回回看了好久,才緩緩開口:“叢光告訴我,這個金扳指是在從京市輾轉回川南的路上丟的。”

“那就說明你們中間有個人在撒謊,可我信叢光說的!”

許卿雖然冇見過爺爺長什麼樣,卻信馮淑華看人的目光,看袁華時,也難免有些鄙夷。

袁華感覺身上最後一塊遮羞布被馮淑華輕飄飄的扯下來,讓她無地自容。

想辯解都不知道該怎麼辯解,衝著就朝大門外跑去。

閆伯川覺得袁華神色不對,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親媽出意外,趕緊邁步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