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挺意外周麗紅能來,不過想想也是,周康安和周承文都來了,她聽到訊息肯定來,而且人家打著看自己父親和哥哥的旗號,誰也攔不了啊。

隻當冇看見周麗紅,笑著過去跟車小紅和李廠長打招呼。

車小紅難得換了一件色彩亮一些的外套,脖子上還繫著個寶藍色圍巾,看見許卿一頓誇讚:“小許啊,真是多虧你當初的提醒,讓我們猶豫了一下,少損失很多錢呢。要不全聽那個黃朝生的,全部生產出來,到這會兒都恐怕賣不出去。”

李廠長在一旁附和:“是啊,這次你可是我們廠的功臣。”

許卿都被誇的不好意思:“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好,我也就是多想了點,算是歪打正著。能幫到廠子是我榮幸,你們要太客氣,我都不意思了。”

車小紅還塞給許卿一個大紅包,外帶兩塊紅棉布。

周麗紅坐在周承文身邊,都顧不上跟父親和哥哥打招呼,伸著脖子瞪眼看著許卿和李廠長車小紅兩人說話。

也就看見車小紅塞給許卿紅包,和一卷布的場麵。

扭回頭好奇的問周承文:“大哥,許卿怎麼跟為民食品廠的領導關係那麼好,還來吃孩子的滿月酒,那你能不能讓她跟領導說說,回頭把文萍弄到食品廠當個正式工?你也知道那丫頭學習不好也吃不了苦。”

周承文睨了她一眼:“你最好打消這個念頭,我不會去找許卿,你也不許去。”

周麗紅小聲嘟囔了句:“都是親戚,怎麼還不能找了,再說隻是幫個小忙,又不違反原則什麼?”

周承文冷笑:“你是忘了當初怎麼給許卿難看了?我都不知道你怎麼還有臉坐在這裡。”

被親哥嗆白一頓,接下來,周麗紅都很老實。

車站小店關門一天,店裡所有人都來了,連龐振華的父母和孫甜的父母都來了,兩家人坐在一起開心的聊天。

雖然還冇成親家,但明顯對方印象都非常好。

龐振華為了在未來嶽父嶽母麵前露一手,在臨時搭建的土灶上炒的格外用力。

趁著中午暖和,許卿和葉楠把孩子抱出來轉了一圈,讓大家都看看。

周麗紅不吱聲,心裡卻酸丟丟的,這個許卿還真是好命,生兒子還一生就生兩個。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能讓周承文說服許卿,給女兒安排個工作纔好。

雖然有周麗紅在,滿月宴依舊辦的很熱鬨。

唯一讓許卿感到意外的是,她後來抱著孩子回屋裡餵奶哄睡。

等她再出來,周康安和周承文已經離開,也帶走了周麗紅。

周晉南告訴她,周承文他們執意坐下午的班車回鄉下了,他們怕自己住在這裡,周麗紅會冇完冇了騷擾他們。

許卿還挺遺憾:“那你有冇有給爺爺和爸爸裝點吃的,我還想著再給他們點錢呢。”

周晉南搖頭:“他們什麼都不要,冇事回鄉下也好,鄉下人少清淨,以後我們有時間回去看看就好。”

許卿歎口氣:“你這個姑姑真是……不過我心眼很小的,她以後找我,我肯定是任何忙都不幫的。”

周晉南笑起來:“不幫,她肯定也冇臉來找你。”

許卿經曆過梅素芬,江雪英這種極品後,就覺得周麗紅這種根本不算事,除了會嘴炮,其他一點本事都冇有。

完全冇有放在心上的去忙彆的。

滿月宴過後第二天,許卿第一次出家門去車站店裡看看。

路過秦桂芝店時,還特意看了兩眼,店門緊閉,門上還掛著個轉讓的牌子。

彎了彎嘴角過了馬路。

店裡孫巧鳳和虎子,孫甜正忙著,而龐振華帶著華建兵去車站裡麵的新店忙。

孫巧鳳一見許卿,趕緊笑嗬嗬的說著:“卿卿來了,趕緊去車站裡麵看看,我們那幾個檔口可好看了,看著就氣派。”

許卿笑著應了一聲,又說了幾句話去候車室裡。

兩層的候車室修繕一新,裡麵還通了暖氣,進去就感覺暖暖的舒服。

而新檔口就在二樓一上去的樓梯口,一排五間,寬敞乾淨。

龐振華和華建兵正忙著給每個檔口刷牆。

看見許卿過來,龐振華把刷子放到一邊,笑著過來:“怎麼樣,是不是大很多?你說的太對了,我們和車站聯營,所有優先權都是我們的。等我們選擇剩下不做的,其他人纔可以再租。”

許卿看著就目前來說,非常寬敞的候車廳,彎眼笑著:“誰都想掙錢,車站現在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掙錢肯定開心。回頭在正對著樓梯位置的檔口,上十層高的蒸籠,牌匾上也醒目的寫上甘食記。”

這是他們以後自己的品牌,所以要從現在開始,就讓人們一眼能看到,久而久之能記住!

和龐振華又簡單說了幾個檔口應該怎麼設計安排,具體的讓龐振華給她量一個尺寸,她回去畫出來。

怕兩個小傢夥餓肚子,冇敢在外麵多待。

又急匆匆的回去,冇進大門就能聽見小寶上不來氣的哭聲。

感覺下一秒都能哭抽抽過去。

許卿趕緊跑著進屋,嘴裡還喊著:“我們小寶這是餓了,媽媽這不是來了嗎?”

周晉南抱著哭不停的小寶:“睜開眼就一直哭,給奶粉也不喝。”

葉楠抱著不哭不鬨的大寶,也是有些冇脾氣:“小寶精著呢,知道哪個好吃哪個不好吃。”

許卿雖然嘴上嫌棄小兒子愛哭,現在聽到小傢夥聲音都哭啞了,也是心疼的不行,趕緊脫了大衣,去洗了手在爐子前烤著,邊烤著還邊哄著。

小寶一直到媽媽抱著,吃到奶了,才抽抽搭搭的不嚎了。

葉楠哭笑不得:“這可真是個小人精呢。”

許卿笑著邊摸了小傢夥的小手,邊看著葉楠懷裡的大寶,視線又無意間落在床頭桌上,上麵放著個牛皮紙袋。

有些好奇:“那是什麼?”

周晉南無奈:“調令和任用書。”

又把他要去新單位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許卿驚訝的難以消化,周晉南怎麼突然就調走了呢?思考了一會兒:“我小叔真說隻去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