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愣了一下:“華僑給食品廠投資?什麼華僑?”

龐振華搖頭:“不知道,我聽車主任說這幾天有華僑過來考察,廠裡領導都陪著吃喝,說著是投資後擴大經營,到時候把產品銷到南方城市。”

許卿瞬間狐疑起來,這幾年最流行的騙局就是華僑投資,畢竟國門剛開放,回國的華僑,在普通人眼裡,就是滿身鑲鑽的回來。

穿著時髦,還帶回來稀缺的家電,連說話的口音都覺得洋氣。

也就有了騙子產生,包裝成不差錢的華僑模樣,到處騙吃騙喝騙錢。

“哪裡的華僑?為什麼要給食品廠投資,廠長書記他們都考察過了?”

龐振華搖頭:“不清楚,聽說是僑商辦推薦的,應該錯不了吧。”

許卿決定還是看看再說:“我們不著急,先看看再說,現在很多政策也不明朗,太出頭不好。”

龐振華覺得許卿說的有道理,暫時放下這事,給許卿說了這幾天的生意情況,雖然不是特彆好,甚至比預期想的差一點,但反饋還是不錯的。

許卿依舊不著急:“冇事,我們慢慢來,不可能一口吃個大胖子。”

龐振華走後,許卿洗漱躺下準備睡覺。

葉楠還抱著黑貓在屋裡走來走去,突然站在床邊看著許卿:“卿卿,如果有機會去大學讀書,你去不去?”

許卿剛閉眼,聽了葉楠的話又趕緊爬起來:“媽,你什麼意思?我之前也想過的,隻是現在孩子都快生了,到時候又是孩子又是生活,我怕顧不過來。”

葉楠嘖了一聲:“不是還有我?我和奶奶給你看孩子,你可以去上學,我琢磨了,你說的對,你隻是跟我學,就算再厲害,也不會被世人認可。”

許卿納悶:“媽,你怎麼突然說起這個?”

葉楠想了想,又搖頭:“你等我再想想,你先生孩子,等生完孩子也不晚。”

說完又抱著黑貓在屋裡轉悠。

許卿被葉楠的話,勾起她上學的渴望,想想要是不能上正規大學,上個夜大也行。

就這麼帶著各種想法的入睡,早上起來,發現葉楠已經不在。

反倒是肚子裡的兩個孩子鬨騰的格外歡實,比在千雲鎮時歡實很多,像是知道回到自己家一樣,兩個小朋友子在肚子裡滾來滾去。

許卿摸著肚子笑著,甚至都幻想到有兩個肉乎乎的小傢夥滿床爬的場景,忍不住唇角上揚。

等兩個小傢夥消停了,許卿纔起來穿上毛衣,又套上棉大衣出去。

閆伯川已經過來,正在院裡剝著羊皮,地上還流著一灘血。

許卿嚇一跳:“哪來的羊,怎麼一大早就宰羊呢?”

閆伯川很熟練的剝著羊皮,邊回答著許卿的話:“早上去郊區農戶家裡買的,現在天冷,你們就掛在小庫房裡也不會壞。每天燉點羊肉湯補補身子。”

許卿覺得太奢侈了:“那也不用買一隻羊啊,不行賣掉一半。”

閆伯川已經剝好羊皮,拎著羊腿起身掛在樹下,然後看著許卿:“不用賣,你們留著都吃了,這幾天我要回京市一趟,可能要年前回來,你們照顧好自己。”

許卿第一反應是回去找袁華?扭頭看著葉楠,葉楠麵無表情的站在一旁。

閆伯川笑了起來:“是工作上的事情,雖然我辦了病退,但我還要去幫忙處理一些事情,性質和周晉南他們的差不多,畢竟密電碼這一塊,有時候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

許卿又看了眼葉楠:“爸,那你也要小心,既然工作性質和周晉南一樣,也是帶著一定危險的。”

閆伯川滿眼笑意的點頭:“好,我肯定會平平安安回來。”

一隻羊開膛破肚,心肝肺都扒出來。

許卿挽著袖子幫著收拾出來,準備煮出來然後再做一鍋羊雜湯,讓馮淑華好好過過癮。

坐在廚房用草木灰洗著腸子,葉楠蹲在一旁旁邊,邊小聲問許卿:“那個於靜是不是也在省城?你知道他們家住哪兒嗎?”

許卿驚訝:“知道啊,你找她們乾嘛?”

葉楠搓著腸子,似乎一點也聞不到臭美,像是研究草藥一樣認真,說話也神色平淡:“我都好好的回來了,怎麼也要看看她們。她那個親媽梅素芬也不是個東西,她和江雪英關係好著呢。”

許卿想了下:“媽,你是打算找她們報仇?”

葉楠挑眉:“當然了,她們欺負了我,我肯定要還回去。而且我還要主動還回去,就那個梅素芬,看我怎麼收拾她。”

許卿覺得母親說的有道理:“是要還回去,不過我們主動出擊是不是不好,要不要幫她們找個理由,這樣我們再還擊,就是正當防衛。”

葉楠突然笑起來:“這就像是我女兒了,欺負我們的人憑什麼要好好活著。”

許卿讚同:“我們等爸走了再好好商量商量,要不他肯定不同意的,畢竟打架不好,投毒犯法。”

葉楠笑容瞬間燦爛起來:“和我想的一樣,你爸走我真是太開心了,要不他就像個唐僧一樣,碎碎唸的讓人想毒啞了他。”

準備進來洗手的閆伯川在門外聽完母女倆的談話。

忍不住眉心疼,還想著女兒能穩重一些,看來骨子裡也有葉楠的頑皮基因。

這讓他能安心的走?

馮淑華肯定也看不住這娘倆,所以還是要找人暗中盯著,彆讓葉楠和許卿吃了虧。

倒是不怕梅素芬,主要梅素芬背後的於招遠不好對付。

畢竟於招遠在省城還是有些權力的。

許卿煮了一鍋羊雜湯,灑了洋蔥碎和胡椒粉,味道也相當的不錯。

羊腸和羊肚都燉的軟爛,馮淑華吃的開心,不停誇許卿手藝又好了。

許卿嘿嘿笑著:“奶奶喜歡,回頭我們還做,還剩下好多羊雜呢,明天我們做羊肉南瓜薄皮包子,也很好吃的。”

馮淑華連連點頭:“好好好,我們卿卿就是手巧。”

閆伯川看著三個都吃的眉開眼笑,心情很好,還是忍不住叮囑葉楠:“阿楠,卿卿身子不方便,你們儘量彆出門,我儘快趕回來。還有,真要是闖禍了也彆怕,有我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