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還真冇注意孩子長什麼樣,就是紮著小辮子的小姑娘,很小很小一點。

混亂中,他接住來從高空中扔下的孩子,放在一旁就跟高湛匆匆離開。

前後停留不過幾分鐘,也冇注意孩子的長相,怎麼就會是阿滿呢?

而且當時他們也不在千雲鎮,是在隔壁的鎮子上。

許卿腦子像是突然注入了靈光一樣,一下變得思維異常的清晰:“你來幾天,我從來冇跟小魚姐說過你叫什麼,她卻知道你叫周晉南。當然這個可以解釋是她聽奶奶他們說過。”

“但是,阿滿第一次見到高湛,就不停的喊阿爸,印象極為清楚,還說是從照片上看見過。可是小魚否認了。但我覺得小孩子是不會騙人的。阿滿能清楚的記得,肯定是最近見過高湛也見過照片。”

周晉南覺得許卿說的也合理,又覺得太巧合了,那個孩子正好就是阿滿?

許卿歎口氣:“當然也是我的直覺,我們先回去吧,我爸媽肯定在擔心。”

心裡又難受,不知道回去該怎麼跟葉婆婆說,小魚已經不在了。

回去時已經是後半夜,葉楠和閆伯川還有馮淑華都還在等著。

聽到汽車聲,三人都跑了出來。

葉楠見許卿好好的從車裡下來,拍了拍胸口衝過去抱著許卿:“你真是要嚇死我了,還好冇事還好冇事。”

許卿抱著葉楠,努力笑著:“我好好的,孩子也好好的呢。”

閆伯川知道所有內情,看著閨女完好回來也是鬆了一口氣,拍了拍周晉南的肩膀:“辛苦了。”

馮淑華拄著柺杖走慢了幾步,趕著過來:“先趕緊進屋,讓卿卿歇歇,看孩子餓不餓,弄點吃的啊。”

閆伯川連連點頭:“對,卿卿,你們先去屋裡坐著,我去給你煮點麪條。”

周晉南冇動,看著許卿:“我就不進去了,你跟著爸媽一起趕緊回省城,那邊還是要太平很多。等我忙完就回去。”

許卿咧嘴擠出一個很難看的笑,點了點頭:“好,你記得早點回家。”

等周晉南離開後,纔跟著葉楠一起回了屋。

終究冇忍住,把葉晚魚的事情說了出來。

馮淑華聽完連連歎息:“冇看出來是個大義的孩子。”

葉楠皺了皺眉頭:“傻孩子,可憐了阿滿。”

許卿想了下:“媽,我們能不能帶葉婆婆和阿滿去省城生活?”

葉楠搖頭:“不太可能,她在這裡生活慣了,肯定離不開這裡的,倒是阿滿……帶走也不合適。”

許卿也覺得這個做法草率了,因為見不到高湛,也冇辦法商量這件事。

更何況現在葉晚魚冇了,更說不清阿滿的身世。

接下來兩天,許卿都冇見到葉婆婆和阿滿,葉楠說是葉婆婆帶著阿滿回寨子裡了。

回去的列車已經恢複正常。

許卿顧不上多想,又跟著閆伯川和葉楠,還有馮淑華回省城。至於阿滿的事情,她想等高湛忙完,肯定會去解決。

唯一難受的是,葉婆婆要是知道小魚不在了,怎麼能承受得住?

回去的一路上,許卿情緒都很低落,葉楠為了轉移她注意力,不停考她草藥的藥理知識,還有各種毒物相生相剋的知識。

許卿經曆這一次驚險之後,感覺就像是那些跌落懸崖突然獲得武林秘籍的武俠主角一樣,某個神經突然就開了竅,變得格外靈透起來。

葉楠還讓她拿閆伯川做實驗,在他手上和小臂上行鍼。

幾天的車程,許卿不僅僅對草藥典籍背的滾瓜爛熟,在葉楠的指點下,行鍼毒速度也穩了很多。

連葉楠都不停的誇讚:“我們家卿卿就是聰明,以後肯定能成個厲害的好匠嘎。”

許卿愣了一下:“什麼是好匠嘎”

葉楠笑著:“就是醫生的意思。”

許卿有些不好意思:“我之前對這個還是有牴觸的,總覺得不是專業學校畢業,肯定做不好。我不擅長這個,又一門心思想著掙錢,就跟小貓釣魚一樣的學著。”

葉楠握著許卿的手:“冇事,你還年輕,慢慢來。”

馮淑華也跟著點頭:“是啊,卿卿已經很厲害了。”

許卿被誇的不好意思,看著窗外,已經進入甘省地界,放眼望去,滿目的雪白,陽光下閃著耀眼的光。

和滿山蒼綠的滇南,千差萬彆。

讓許卿都有些恍惚,感覺在千雲鎮發生的一切都像是一場夢。

一路哐當晃到省城,正好是中午時間,外麵晴冷一片。

閆伯川和葉楠拿著四個人的行李,許卿扶著馮淑華緩緩出站。

現在的除雪技術並冇有那麼好,路上的積雪被來往行人踩出一條明晃晃的路,稍不注意就能滑到。

許卿決定先去店裡歇歇,順便問問龐振華最近的生意和店裡的生意。

不大的店裡已經擠滿了人,因為外麵太冷,屋裡生著爐子暖和,所以大家寧可站在屋裡狼吞虎嚥的吃飯,也不願去外麵凍著。

正在打飯的孫巧鳳看見許卿幾人進屋,飯都顧不上打了,驚喜的喊了一聲:“卿卿回來了,哎呀,你說你們咋也冇拍個電報回來,我們好去站台上接你們。”

許卿笑著,帶著葉楠他們先去孫甜後麵的角落休息。

等人少一點了,孫巧鳳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過來,拉著許卿的手上下看了又看:“哎呦,肚子都這麼大了,看著都快生了呢,想吃什麼?我讓虎子給你們炒點?”

許卿擺手:“不用不用,我們隨便吃點就回去。”

孫巧鳳又看著葉楠,感覺和許卿很像,卻又不敢認:“這是?”

許卿笑著介紹:“這是我媽。”

孫巧鳳連著驚訝的哎呦好幾聲:“可真年輕啊,這走在一起還以為你們是姐妹倆呢,果然好看的人生的女兒都好看。哪兒像我,長得醜生的孩子也醜,現在更像是個缸一樣,圓滾滾的。”

葉楠都忍不住被孫巧鳳的誇張逗笑,瞬間喜歡上這個胖乎乎的女人。

許卿等孫巧鳳說笑完,才問道:“振華哥冇在?最近那邊生意怎麼樣?店裡生意呢?”

孫巧鳳又開心起來:“店裡生意好著呢,現在天冷了,人們都不願意走遠,所以咱們店裡生意更好了,天天不到晚上八點就全部賣完下班。”

說著又賣了個關子:“廠子的生意啊,你猜怎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