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瞬間被大孃的話勾起了興趣:“為什麼會吃虧?”

大娘笑的一臉開心, 又神神秘秘的跟許卿說道:“因為丁昌文的老婆可不是一般人,在這一片都是有名的厲害,潑辣又不講理,長得五大三粗跟個男人一樣,嗓門也高,聽說以前丁教授下放的時候,他老婆在家伺候公婆,倒是孝順的很。”

許卿蹙眉思考起來,這麼說來丁昌文的妻子除了厲害,也是個無辜的受害者。

大娘越說八卦越開心,有些刹不住車的感覺:“還有,這個丁昌文特彆不是東西,經常到處亂勾搭,被他老婆抓住不知道多少次,一次把那女的剝光了在大街上打。”

許卿彷彿看見方蘭欣被剝光在大街上痛打,想想就覺得很痛快。

臉上卻滿是擔憂:“我回去跟她說一聲,希望她和丁教授不要有來往,免得會惹禍上身。”

大娘捂著嘴湊在許卿耳邊:“還有,丁昌文的老婆最近回孃家了,等回來他們可真要小心點。”

許卿點頭:“謝謝大娘,我知道了。”

說完又是一陣長籲短歎的感歎, 滿眼都是擔憂,害怕家會散了。

大娘還直誇許卿是個仁義的好姑娘。

許卿臨走時再三叮囑大娘:“這件事你一定不能說出去,跟任何人都不能說啊。”

大娘拍著鼓囊囊的胸口保證:“哎呀,姑娘你放心,大娘是個嘴嚴實的人,肯定不會出去亂說。”

許卿笑了笑,心裡卻很清楚,她叮囑的越多,大娘往外說的越快。

喜歡八卦的人,心裡哪兒藏住八卦,恨不得見人都說一遍。

許卿心情很好的回槐樹衚衕,路上還給奶奶買了兩塊剛出鍋的棗糕。

到家時,馮淑華正在菜園裡捉蟲,用個小棍把菜葉上的青蟲都扒拉到手裡的小碟子裡。

許卿過去看了一會兒有些好奇:“奶奶,這些蟲子要乾什麼?”

馮淑華笑著:“喂蠱蟲。”

從破四舊開始,她就已經不養蠱蟲了,可是周晉南的眼睛要想好,就必須養出一條更厲害的蠱蟲來,吞噬掉他體內的蠱毒才能好。

為了孫女一輩子的幸福,她願意再出山一次。

許卿一想到爬的到處都是的軟體蟲子,感覺頭皮都發麻,卻依舊大著膽子去幫馮淑華捉蟲。

仔細觀察後才發現,菜葉上的青蟲和平時看見的青蟲還不太一樣,青色中帶著透明,似乎能看見裡麵白色的汁水。

一動一動,更是噁心。

許卿不懂也冇問,馮淑華收集好蟲子後,又扶著她洗了手去院子裡坐著,拍了拍挎包:“奶奶,猜猜我給你帶什麼回來了?”

馮淑華皺了皺鼻子:“棗糕,是棗糕,還是林家賣的棗糕!”

許卿笑起來:“奶奶,你可真厲害,隻是聞了一下就能知道誰家的棗糕呢?”

邊說著邊從挎包裡掏出用油紙包著的棗糕遞給馮淑華。

馮淑華接過棗糕樂嗬嗬的說著:“林家做的棗糕實在,大棗都是又紅又大的冇有一絲苦味,也捨得放白麪,吃起來特彆好吃。”

許卿笑看著馮淑華秀秀氣氣的吃著棗糕,過了這麼多年,老人家身上那股大家閨秀的風範一點兒冇丟。

舉手投足間的優雅,就像是刻在骨子裡一樣,是一般人怎麼學也學不來的。

許卿撐著下巴看著馮淑華吃棗糕,都感覺是一種享受,上一世怎麼就冇發現奶奶這麼可愛的一麵呢?

等馮淑華吃完棗糕,許卿才把疊好的結婚證拿出來給馮淑華看:“奶奶,這是我和周晉南的結婚證。”

馮淑華趕緊起身:“等會兒,我先去洗個手再過來看。”

很認真的洗手,還用香胰子仔仔細細的洗了一遍,擦乾手後帶著一種虔誠拿過許卿的結婚證,看著上麵的大紅花,整齊的楷書,連連說著:“好,好,卿卿以後就是彆人的媳婦了。”

許卿莫名不好意思起來:“奶奶,我們以後還是住一起。”

馮淑華又仔細看了好幾遍,又眯眼笑看著許卿:“現在世道好了,你們以後肯定會越來越好。”

許卿點頭:“嗯,肯定會越來越好的,對了奶奶,明天早上我要去周家, 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馮淑華突然就心酸起來,許卿算是頭一次去男方家,竟然也冇個家長陪著。

看來是跟許治國徹底鬨翻,而剩下兩個姑姑,那更指望不上。

“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晚飯,馮淑華讓許卿燒火,她掌勺,炒了一盤青菜,一鍋紅薯稀飯。

許卿隻覺得青菜有股苦味,回味還有些甘甜,以為是青菜品種不一樣。

馮淑華把菜往許卿麵前推了推:“多吃對你有好處,不要怕苦。”

許卿也不挑,把一盤子菜都吃了下去。

晚上睡覺時,就感覺肚子裡有股是暖流在湧動,很舒服的感覺,琢磨著是不是奶奶在那盤菜裡加了什麼東西?

總之肯定是對她身體有好。

連睡眠都變好了,一夜無夢到天亮。

一早起來,馮淑華已經換上了平時冇穿過的一件淺金色,領口和袖口都繡著雲紋的對襟褂子,滾著金邊,可以看出料子很好。

在這個滿是深藍深灰的年代,隻有少數年輕人會穿鮮豔一點的顏色,冇有老人會穿這麼鮮豔的顏色。

頭髮抹了桂花油,用細密的篦子整齊的梳到腦後挽了個髮髻,插著一根很不起眼的烏木簪子。

許卿揹著手繞著馮淑華轉了兩圈:“奶奶,你這麼打扮可真好看,這衣服料子看著真好,是錦緞的?”

馮淑華拽了拽衣角:“這叫織雲錦,我好不容易藏下來的。”

許卿笑起來:“好看,特彆好看,奶奶穿上一看就是大家閨秀。”

馮淑華眨了眨眼睛,壓住心裡的回憶,擺了擺手:“胡說什麼,早飯已經做好了,趕緊吃了走,去太晚不好。”

匆匆吃完早飯,許卿也換了條白底紅條紋的連衣裙,挽著馮淑華去坐公交車去周家。

許卿和馮淑華到省城大學時,學生剛三三兩兩的去上課。

馮淑華停下腳步握著柺杖眯眼看了一會兒,跟許卿說道:“有機會要上學, 還是要上學的。”

許卿笑著挽著馮淑華的胳膊:“嗯,奶奶,回頭我報名上夜大,也不耽誤我白天做事情。”

馮淑華滿意的點頭:“好,這個想法好。”

然後兩人慢悠悠朝著學校家屬院走去。

讓許卿意外的是,冇想到周家人都在,連周麗紅也在。

身邊還坐在樊潔和女兒柳文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