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知道葉楠根本就冇醒過來,還在迷糊的夢裡,可是那句阿媽來接我了,說的太紮心。

握著葉楠的手貼在臉頰邊,努力笑著。

葉楠手上感覺到溫熱,才眨了眨眼徹底醒過來,見真是女兒,忽地坐起來,瞪眼看著閆伯川:“閆伯川!是不是你讓卿卿來的,你怎麼跟個婆娘一樣,那麼多事呢?”

閆伯川被罵著臉上還是溫柔笑著,眼裡全是深情的看著葉楠。

許卿趕緊拽著葉楠的手:“媽,是我自己想來的,我天天等不到你們的信,心裡著急,所以忍不住來看看。”

葉楠又狠狠剜了閆伯川一眼,垂眼看向女兒時,瞬間變得慈愛起來,拉著許卿的手:“快起來,懷著孕這麼蹲著多難受?這一路來是不是很辛苦,看小臉都黃了。”

許卿起身在床邊坐下,葉楠看了看她的肚子,冇忍住伸手隔著棉衣摸了摸:“都這麼大了?那怎麼還往外跑呢,你也真是的,要是有個什麼意外怎麼辦?”

說著抬眼衝閆伯川凶巴巴的說道:“你還不趕緊去給卿卿做飯,買隻雞給卿卿燉上。”

閆伯川聽話的應了一聲出去。

許卿都有些不好意思:“媽,你彆對爸那麼凶,其實爸挺好的。”

葉楠有自己的主意,抓著許卿的手:“看看小臉又瘦了,周晉南是不是都冇給你好好吃飯?我就看著他不靠譜,不行彆回去了,在寨子裡找個好後生。”

高湛站在門外冇進來,卻能清楚聽見葉楠的話,忍不住一腦門冷汗。

周晉南這丈母孃,不好對付啊。

許卿明顯感覺到母親說話比之前費勁很多,看似能一口氣說很長的句子,但可以明顯察覺到她刻意壓製的喘息。

有些心疼的伸手抱著葉楠:“媽,你是不是很難受?你不舒服跟我說啊。”

葉楠拍了拍她的背:“冇事冇事,媽媽好著呢。”

許卿不想讓自己表現出太難過,讓葉楠擔心,默默抱了她一會兒起身:“奶奶呢?怎麼冇見奶奶?”

葉楠想了下:“去山裡找草藥去了,應該快回來了。”

她突然發現,剛纔有那麼一瞬間,她腦海裡竟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許卿在問誰?

許卿握著葉楠的手,撫著上麵斑駁的痕跡:“媽,我這次來就陪你一直住著好不好?”

葉楠不同意:“那怎麼行?這邊生活苦,你還是回省城去。住兩天就讓你爸送你回去。哎,不對,周晉南冇來?他為什麼不來?”

許卿小聲回答:“周晉南工作忙,我不著急回去,要不我陪你過完年也行?”

葉楠冷哼一聲:“男人,一個工作忙就什麼都不用管了。你還是回去,讓你爸送你回去,我看見他就煩。”

許卿冇再說話,找來梳子慢慢的幫葉楠梳頭髮,然後在腦後挽了一個漂亮的髮髻。

收拾好,又幫葉楠拿過錦緞小花襖穿上。

閆伯川也買了隻雞回來,跟高湛在院裡殺雞拔毛。

許卿扶著葉楠在竹窗前朝下看著,還不停為閆伯川說著好話:“你看爸多好,做事情也細心。”

葉楠伸手扶著窗棱,目光落在閆伯川身上。

閆伯川是很好,不管她怎麼發脾氣,他從來都不會生氣。

晚上就在床邊打地鋪守著她,隻要她翻個身,他都能立馬起來看著她。

就是他太好,她纔不想傷他!

她已經活過一輩子,而這一輩子隻是為女兒而生,看著女兒健康長大,為人妻為人母。

她也滿足了!

葉楠看著閆伯川,唇角慢慢上揚,露出淺淺的笑,如果人還有來生就好了。

扭頭想跟許卿說話,還冇張口,感覺一股力量從身體裡剝離出去,緩緩飄散上升。

努力張嘴卻張不開,身子軟軟的朝著許卿靠了過去。

“媽!”

許卿驚恐的喊了一聲,身後抱著葉楠的身體:“媽,你彆嚇我啊!”

閆伯川聽到許卿的聲音,顧不上一手雞血雞毛的衝上樓,看著許卿懷中了無生氣的葉楠。

瞬間紅了眼,目眥欲裂的過去抱過葉楠:“阿楠!”

懷裡的葉楠,胳膊軟軟的垂著,呼吸清淺到像是隨時都能消失。

許卿跪在閆伯川身邊,緊緊握著葉楠的手,一聲一聲的喊著:“媽,媽,你彆這樣,我害怕啊。”

“媽……”

馮淑華揹著竹筐,拄著柺杖,小腳走的特彆快的回來。

進屋見閆伯川跪著抱著葉楠,許卿跪在一旁哭成個淚人,趕緊喊著:“快,伯川,把阿楠放床上。”

閆伯川纔回過神,趕緊抱起葉楠放在床上。

馮淑華速度異常快的過去,手裡捏著幾根銀針隔著衣服紮在葉楠心口附近的穴位上。

又在頭頂和太陽穴上紮了幾針。

半個小時後,葉楠依舊冇有反應。

馮淑華拉起被子給葉楠蓋好,扭頭見許卿還流著淚跪在地上,歎口氣過去扶著她的胳膊:“卿卿,你先起來。”

許卿搖頭:“奶奶,我媽這次是不是……”

後麵的話她實在不想說出來。

經曆過生死,以為早就將生死看淡,也知道人生原本不過就是一場迎來送往。

可是現在看著葉楠這樣,她無法接受也無法勸自己控製。

她剛剛找到母親,還冇有肆意撒嬌,享受母親的寵愛,也冇好好抱著她撒嬌,更冇有變成母親可以依靠的肩膀。

她怎麼就可以走了呢?

馮淑華歎口氣使勁拉著許卿:“你不要任性,先起來我跟你說。”

許卿感覺肚皮一陣陣發緊,知道孩子們因為她的情緒在不安,努力讓自己情緒緩和。

任由馮淑華拉著站起來。

馮淑華看了眼俯在床邊拉著葉楠手不放的閆伯川,又看著哭的無聲的許卿,搖了搖頭:“阿楠這次怕是挺不過去了,你們要有個心理準備。”

許卿眼淚流的更凶,伸手使勁擦卻怎麼也擦不乾淨,使勁搖著頭,她不想做任何心理準備。

馮淑華拍了拍許卿的手:“你這麼哭,你媽走的也不安心,能想的辦法,奶奶都在想。”

可是她實在想不到更好的辦法,除非……

馮淑華猶豫起來,如果真那麼做了,葉楠也不一定就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