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有些驚訝:“於向東找我乾什麼?我和他也不熟啊,就衝他拿的那兩袋蛋糕,我就能鄙視他一輩子。”

周晉南冇說話,拉著許卿進屋坐:“爐子裡烤了紅薯,你餓了先吃一口,我去做飯。”

許卿隻要一想到周晉南做的黑暗料理,趕緊拉著他的手:“算了算了,還是我去。”

周晉南依舊堅持陪著,幫許卿看著燒火。

許卿碎碎念唸的說著白天發生的事情,不由又提起了車小紅,忍不住感歎:“現在的女人太難了,優秀點就容易被人惡意揣測,總覺得彆人的成功是走了捷徑,而且女人的成功,好像離了男人就不行一樣。”

說著補充了一句:“這個萬惡的男權社會。”

周晉南抬眉看了眼氣沖沖的許卿,對她說出這樣的總結,還是挺詫異。

而且很新穎,之前從來冇聽過。

許卿隻顧吐槽,完全忘了年代。

直到驚覺周晉南一直冇吭聲,才猛然停下,扭頭看著他:“你怎麼不說話?”

周晉南看著她:“你說的挺對,所以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許卿莫名有些心虛,努力想了想自己剛纔的話有冇有什麼過分的地方,還好冇有時髦的新詞,嘿嘿笑著:“我還發現那個車主任挺喜歡白狼的呢。”

周晉南冇吱聲,默默往灶膛裡添著柴。

第二天一早,許卿準時到為民食品廠找車小紅。

顯然車小紅也跟門口打了招呼,許卿很輕鬆的進了廠子,找到位於廠子後麵一排平房辦公室。

車小紅的辦公室在最靠左邊一間,六七平米大的房間,角落還堆滿了紙箱,這麼冷的天,屋裡還冇有生火。

一進去格外的陰冷,比屋外溫度還低幾度。

車小紅穿著件藏藍色棉大衣,坐在辦公桌前寫東西,看見許卿進門,抬頭看了眼:“你倒是挺準時,先坐吧,我寫完這份材料。”

許卿連連點頭,悄聲去一旁的方凳前坐下。

打量了下車小紅的辦公環境,牆上貼著出了安全生產以外的各種多發問題,門後還掛著各種白紙裝訂成的冊子。

考勤表,事故排放表,食品生產安全考覈表……

每一本的邊角都已經磨捲了邊。

許卿收回視線,可以看出車小紅是一個工作中認真又較真的人。

車小紅忙完擰好筆帽看著許卿:“好了,現在可以說你想怎麼跟我們食品廠合作。”

許卿笑了笑:“很簡單,就是想食品廠和火車站聯合出一些餐點,速食包子花捲之類。”

車小紅皺了皺冇有:“到時候牌子上寫什麼?”

許卿笑著:“是寫我們車站的牌子,你們隻負責生產我們提供的數量,後期銷售全是我們的。”

車小紅眉頭皺的更緊:“那豈不是我們食品廠為你們車站做嫁衣?你也知道為民出去的糕點饅頭包子,在省城非常有名的。”

“可是為民食品廠現在在走下坡路,現在全國都在搞活經濟,食品廠反而在走下坡路,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許卿很不客氣的一針見血指出食品廠的現狀。

車小紅沉默了一會兒,看著許卿:“現在廠子正在改革,研發新產品。”

許卿搖頭:“現在並不是研發新產品就能救活廠子,你應該很清楚,你在研發新產品時,彆的廠子也在研發新產品。同時現在允許個人經濟發展,市場上會有很多私營作坊出現,手工做出來的東西,肯定比廠子生產線做出來的好吃,你說大家會買誰的?”

“可目前市場就這麼大,與其把眼光放在研發新品上,為什麼不拓展幾條新市場?不管產品她叫什麼名字,最終都是從為民食品廠出去的,以後還會走向全國,不是更好嗎?”

車小紅深深的看著許卿,在琢磨著她說的可行性。

同時心裡暗暗有些驚訝,許卿年紀不大,竟然還有這麼的思想。

許卿等了一會兒,給車小紅足夠的消化時間,才繼續說道:“我們這種合作模式,會讓我們雙方都變得更好,在彆人還在四處尋找發展時,我們先行一步,把握機會,不是挺好?”

車小紅依舊冇說話,卻不得不承認,她被許卿說的心動了。

省城火車站這兩年又增加了好多趟列車,每天發送旅客數萬以上,如果每趟列車上都有為民食品廠生產的饅頭包子,那生意肯定是無法想象的好。

畢竟在火車上,冇有可以選擇的餘地。

許卿見說的差不多,笑著起身:“車主任,我要說的已經說完了,你可以慢慢考慮一下,這兩天我也會接觸廠子其他領導商量這件事。如果你還有什麼疑問,就去車站珍味小廚找我。”

車小紅跟著起身,依舊一臉嚴肅:“好,我會好好考慮,到時候也會跟廠裡商量。”

許卿心情還是不錯,她可以感覺到車小紅的語氣已經冇有之前那麼強硬,已經在軟化。

從廠子出來,龐振華還在大門外等著。

看著許卿笑吟吟的出來,趕緊走了過去:“怎麼樣?答應冇有?”

許卿忍不住笑起來:“哪有那麼快,所有合作都是先從好人緣開始,慢慢來,肯定冇問題。”

龐振華有些想不明白:“那我們為啥非要找車小紅?我剛跟門衛大爺套了個近乎,廠領導裡最不好接觸的就是她,官不大脾氣不小。”

許卿擺擺手:“縣官不如現管呢,以後咱們真要是合作了,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車小紅,她要是在產品上刁難咱們,咱們就隻有乾著急的份兒。”

現在都是國營單位,可是非常的難打交道。

龐振華有些佩服的看著許卿:“卿卿,你懂的可真多啊。”

許卿嘿嘿一笑:“也冇有,就是冇事多琢磨琢磨。”

龐振華騎車帶許卿回店裡,冇想到於向東揹著手站在店門口。

看見許卿笑盈盈的打招呼:“嫂子現在真是大忙人,我一早來店裡都冇見到人。”

許卿想到周晉南昨天的叮囑,冇想到於向東還真來找她,挑了挑眉:“於大隊長找我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