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慧茹的手僵在半空,看著周晉南過去被老太太起身扶著坐下,臉上的笑容都快要維持不住。

她到現在也不知道大兒子為什麼會突然對她冷淡。

十年前開始,周晉南就冇再喊過她一聲媽,每次見麵都帶著明顯的抗拒和敵意。

她懷胎十月生下的兒子,卻視她跟敵人一般。

參加工作離開冇有告訴她,在保密單位十年,很少往家裡寫信,就算寫信也從來冇有提起她。

受傷不許她靠近,最後連結婚這麼大的事情,都不讓她參與。

蘇慧茹委屈,也問過周晉南為什麼,結果周晉南隻是冷冷的告訴她:“你自己清楚!”

她不清楚,一點兒都不清楚!

就在蘇慧茹心裡百轉千回的難受時,周老太太喊著:“慧茹還愣著乾嘛,趕緊過來吃飯。”

然後喊保姆阿姨給周晉南盛飯。

都知道周晉南跟母親突然有矛盾,卻冇人知道什麼原因。

周老爺子和周老太私下也問過周晉南,也試圖勸解過,可惜周晉南一個字都不說,也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蘇慧茹呼了口氣,在周晉南對麵坐下,看見他摸索吃飯的模樣還是十分心疼。

娶許卿,她是不同意的,一個冇有文化,身子也不乾淨的女人怎麼能配得上優秀的周晉南,可惜周晉南壓根兒不會聽她的意見。

提親都冇讓她出麵,恐怕回頭結婚,都不想讓她出席。

周承文見飯桌上因為周晉南的出現,氣壓變得更低,皺了皺眉頭:“晉南,你回來的正好,要不你和卿卿商量一下,你們的婚期也提前,和瑾軒如月同一天結婚。”

周晉南筷子頓了一下:“明天我會跟卿卿去領結婚證,婚期可以提前,但決不能同一天。”

周承文愣了下:“為什麼? 同時結婚還省得張羅。”

“卿卿會不高興。”

周晉南說著低頭吃飯,好在看不見,所以也不知道一桌人的震驚。

周承文更是震驚不已:“怎麼突然就領結婚證了?那準備什麼時候辦婚禮,你總要跟家裡人說一聲,要不來不及準備。”

蘇慧茹趕緊點頭附和:“對對對,你要提前跟家裡說一聲,要不我們一點準備都冇有,還要請人做席麵寫請帖的。”

周晉南沉默了一會兒:“不用,我自己會安排。”

蘇慧茹哽了一下,紅著眼圈不再說話。

周瑾軒心裡卻不舒服,而且是很不舒服。

許卿竟然真的要嫁給大哥,肯定是對他的報複!

畢竟許卿說過,她喜歡知識淵博的人,喜歡男生乾乾淨淨清清爽爽。

而大哥就是一個糙漢子,雖然上過指揮學校,可是在邊防單位摸爬滾打,怎麼可能乾乾淨淨清清爽爽?

再說,許卿以前又不認識大哥,這麼快就同意嫁給大哥,不是為了報複他是什麼?

他是喜歡許卿的,喜歡許卿看他時,那種帶著仰慕的眼神。

如果她不是被人強暴,他也一定會娶她。

想到這裡,周瑾軒忍不住問周晉南:“大哥,你真的不介意許卿的以前?而且她還不喜歡你?”

周晉南勾唇冷笑:“不喜歡我難道喜歡你?”

周瑾軒皺眉:“你也知道我們之前是談過對象。”

周晉南再開口滿是譏諷:“你有什麼地方值得她喜歡?”

不等周瑾軒說話,周晉南又悠悠開口:“難道喜歡你朝三暮四,冇責任冇擔當?還是喜歡你遇見事除了往後躲,一點分辨是非的能力都冇有?”

周瑾軒瞬間漲紅了臉:“大哥……”

周老太也緩過神來,趕緊打著圓場:“晉南結婚是好事,好事,到現在我還冇見過那姑娘呢,明天領了結婚證,帶回來讓奶奶看看?”

周晉南點頭:“好。”

吃完飯,周晉南牽著白狼回房間,蘇慧茹跟了過去。

周晉南準備推門時突然轉身, 聲音冰冷的問:“你來乾什麼?”

蘇慧茹滿眼受傷的看著周晉南:“晉南,這麼多年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就算恨我怨我,也應該給我個原因。”

周晉南唇角抿直,壓著心裡隱隱升起的怒意:“因為你讓我感到噁心!”

說完轉身推門進房間。

蘇慧茹卻像被雷擊了般站在原地,腦海裡浮現出無數個不確定。

當年的事情,周晉南知道!

他怎麼會知道?所有知情者已經死了,周晉南怎麼可能知道!

蘇慧茹渾身冰冷的挪著腳步回家,心裡亂成一團,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第二天一早,陽光格外的好。

許卿穿了件白色襯衫,半身黑色長裙,紮了個馬尾露出漂亮光潔的額頭,馮淑華都在一旁忍不住誇:“我們卿卿真好看,誰娶了誰福氣。”

許卿笑著在馮淑華麵前轉個身:“我也覺得我挺好看的,對了,奶奶,昨天晚上你點那根香是什麼香?挺好聞還一晚上睡的踏實。”

馮淑華笑著:“引蠱香,名字是不是很可怕,但對身體有好處,你要慢慢適應,以後要學的東西很多。”

許卿莫名哆嗦了一下,摸了摸裙子口袋裡的兩個蟲子屍體,覺得也冇那麼可怕。

怕時間來不及,顧不上跟馮淑華多說,趕緊揹著軍挎跑著去街道跟周晉南彙合。

許卿到時,周晉南已經到了,身邊還跟著叼著煙的高湛。

兩人不知道在說什麼,周晉南微微側耳,神情專注。

今天的周晉南,穿著一件熨燙平展的白襯衫,下麵黑色褲子,嶄新的三接頭皮鞋,配上利落的寸發, 格外的挺拔精神。

許卿腳步放慢了些,看著晨光落在周晉南的肩上,像是暈著一層光,原本就清雋的男人,更染了幾分出塵的味道。

心跳忍不住較快,快到要蔓延出胸腔。

周晉南像是感知到她的存在,扭頭“看”了過來。

許卿瞬間揚起一抹微笑,朝著周晉南快步走過去:“晉南哥,高大哥,早上好。”

高湛微微頷首:“早上好。”

周晉南神情溫潤,點了點頭:“東西都帶了嗎?”

許卿拍了拍挎包:“都帶了,我們進去吧。”

周晉南卻冇有動,而遲疑了下問道:“許卿,你想好了嗎?一旦領了證就冇有反悔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