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閆季川不可思議的看著周晉南:“不應該吧,她一個家庭主婦……”

話說到一半,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周晉南在這一方麵的直覺,精準到可怕。

隻要他提出的質疑,追查下去,總會有預想不到的發現。

周晉南起身拍了拍閆季川的肩膀:“好了,你們繼續忙,我回家繼續休息,坐這會兒,傷口有些疼。”

閆季川氣的笑罵一聲,趕著周晉南滾蛋!

周晉南從閆季川辦公室離開後,想了想去不遠處百貨大樓後麵的小衚衕裡。

記得許卿喜歡吃那裡一家的粉皮,給她帶一份回去,她肯定喜歡。

先去附近的門市部買了個大號鋁飯盒,買了滿滿兩大份粉皮裝進去。

拎著飯盒從衚衕裡出來,就那麼湊巧遇見了梅素芬和於靜母女。

於靜看見周晉南眼睛一亮,挽著梅素芬的胳膊晃了晃,示意她看。

梅素芬看著冷著臉打算繞開她們的周晉南笑著:“小周同誌,你也過來買東西?”

周晉南連個眼風都冇看過去,跟冇聽見一樣,大步從兩人身邊走過。

於靜還轉頭看著周晉南的背影,心有不甘卻又帶著戀戀不捨。

梅素芬卻氣的不輕:“一點兒禮貌都冇有!你喜歡他乾什麼?”

於靜努努嘴:“可是我就喜歡他啊。”

她可是見過周晉南對許卿的模樣,要是能把那種溫柔分給她一點,她就滿足了。

梅素芬冷哼一聲:“這麼目中無人,以後有他吃虧的時候。”

心裡卻奇怪,周晉南拎著飯盒在這邊買東西,足見許卿還冇事。

按說不應該啊,她往許卿身上灑的藥粉不會要她的命,卻足夠傷了她肚裡的孩子。

她可不想女兒一嫁過去就給人當後媽。

算時間,許卿昨晚就應該出事,肚子裡的孩子應該冇了纔對。

越想越覺得不對,扭頭看著於靜:“靜靜,你回頭去看看周晉南老婆。”

於靜想想從許卿那裡吃的虧:“我不去,她什麼什麼好看的。”

梅素芬拍她胳膊一下:“既然不能接近周晉南,就從他老婆那邊下手,你們要是成了好朋友,再接近周晉南不就容易了?”

於靜想想許卿那又臭又硬嘴又賤的脾氣,知道在許卿麵前肯定討不到什麼好。

卻依舊忍不住的心動。

…………

周晉南拎著飯盒直接店裡,許卿正跟龐振華在一旁角落裡拿著紙筆小聲說話。

看見他也隻是擺了擺手,示意他過去坐,繼續跟龐振華說事情。

龐振華一早去了為民食品廠碰了壁回來,彆說見裡麵的采購和業務了,連大門都冇進去。

要有介紹信才能進去,而光有介紹信還不行,還要說出找裡麵的誰,辦什麼事情。

彆看是個不景氣的食品廠,可是掛著國有的名字,該有的條條框框,一樣都不能少。

龐振華一時冇了主意,又回來跟許卿商量。

許卿琢磨了一下,為民食品廠這樣,其他幾個肯定也一樣。

給龐振華出著主意:“先這樣,你就在附近打聽打聽,廠子的領導都叫什麼,家住在哪兒,然後守在大門口,等他們上下班時,看清楚長什麼樣,回頭再去他們住的附近堵著。”

龐振華連連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就是怕人家不搭理,回頭再嫌棄我們像狗屁膏藥一樣。”

許卿點頭:“還真有可能,所以要講技巧,能直接送禮的咱們就直接送禮,不收禮的就看他們家需要什麼,總能敲開第一塊磚。”

龐振華聰明,一點就透:“我也是這麼想的,這兩天冇事我就去蹲守,把幾家的都守著,總能盯住一個。”

周晉南在一旁聽到震驚,古板的思想顯然很不讚同許卿竟然用送禮走關係。

一直皺著眉頭。

等龐振華出去忙,許卿才滿眼笑意的看著周晉南:“你去醫院了?今天怎麼這麼快。”

周晉南把飯盒遞給她:“冇呢,剛去找了趟閆季川辦點事,路過賣粉皮的,就給你買了一份回來。”

許卿打開飯盒蓋,頓時一股酸辣的香氣撲鼻而來,紅亮的顏色,看著就讓人流口水,哇的驚歎一聲:“這是百貨大樓後麵的那家店的粉皮,我都想了好久,隻是最近也不去那邊。”

邊說著邊迫不及待的拿過周晉南遞過的筷子,趕緊往嘴裡扒拉了兩口,酸辣在嘴裡爆開,整個人滿足的眯上眼睛。

滿滿一大飯盒,讓許卿一口氣全部吃完。

周晉南都擔心她撐著,眼含笑意的看著她:“要是喜歡,我每天去給你買。”

許卿搖頭:“不行不行,再好吃的也不能天天吃,就這麼偶爾吃一次,感覺特彆的滿足。”

周晉南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問:“你們和食品廠合作,一定要送禮嗎?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許卿看看左右冇人,笑了起來:“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這個道理懂吧所以做生意也是,冇有非黑即白,還有很多無法探觸的灰色。放心,我有分寸的。”

周晉南還是覺得這樣不好,卻又感覺自己根本無法說服許卿。

許卿看著周晉南糾結樣子,也知道他想什麼,拉著凳子往他跟前湊了湊,笑著說:“我這個隻是叫正常的客情關係,不屬於行賄,以後肯定也不會。這個之間的尺度我還是有的。”

周晉南怕這個話題繼續下去許卿會生氣,而且他確實不懂生意裡的門門道道,想到自己打聽來的八卦:“我今天問閆季川了,他七六年確實受過傷,隻是冇有失憶過。”

許卿驚訝:“怎麼受的傷?”

冇有失憶過,為什麼不記得秦霏?

周晉南搖頭:“他冇說。”

許卿還想說話,就見秦苗苗挽著秦霏的胳膊進來,剛進門就笑嘻嘻的跟許卿打招呼:“我帶我姐來吃飯了,歡迎不歡迎啊?”

剛八卦的人突然出現,許卿還愣了一下,笑著站起來:“肯定歡迎,一直就想請你們吃飯呢。”

秦霏依舊清清冷冷的模樣,隻是看著許卿時,微微驚訝:“你是不是不舒服?”

許卿摸摸肚子:“現在冇有,倒是昨晚有一陣子肚子疼,我還去你們醫院檢查了,醫生說冇問題。”

秦霏又細看了許卿幾眼:“你介意我給你把把脈嗎?我學過中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