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還是覺得雖然許治國死,雖然和她冇有直接關係,可是誰知道刺激他的那些話是不是起了作用?

是因為受了刺激後,纔去找方蘭欣的麻煩,那她就有間接責任。

“爸媽,我確實說了那些話,到時候我配合公安詢問就是了。”

葉楠奇怪地看了許卿一眼:“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死心眼的孩子,許治國帶著刀來咱家,那就是動機不純!誰知道他是不是早就想好要先傷害你然後再去找方蘭欣麻煩呢?隻是你爸在家,他冇有得逞。”

許卿突然發現母親脾氣火辣,還非常擅長詭辯啊。

按她這個思路,許治國蓄意謀殺在前!

確實和她冇有任何關係。

閆伯川把剝好的一堆瓜子仁推到葉楠麵前,笑著:“你媽媽說得對,許治國拿著斬骨刀,就是他蓄謀殺人的最好證據。所以這件事我來處理。”

葉楠白了他一眼,把瓜子仁推到許卿麵前:“卿卿吃,懷孕多吃瓜子仁,生出來的孩子聰明。你看你這麼死心眼,就是我懷你的時候,啥也冇吃上。”

閆伯川瞬間愧疚起來:“都怪我,卿卿還想吃啥=”

被親媽嫌棄的許卿,默默捏了點瓜子仁放在嘴裡,她覺得自己其實挺聰明的呀。

葉楠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又看著閆伯川:“你也趕緊走,你彆覺得說幾句好聽的話,我就能改變為了主意,我這人就跟你說的一樣,魔女冇有心。快走快走。”

閆伯川依舊笑對著突然翻臉的葉楠:“那你想吃什麼?我一會兒給你買回來。”

“不吃。”葉楠冷著臉,扭頭不再理閆伯川。

閆伯川也不著急,看著許卿:“卿卿,我出門一趟,有需要帶的嗎?”

許卿搖頭:“不用,你先去忙。”

閆伯川又笑看了葉楠一眼,才帶著不捨地出門。

許卿撐著下巴笑看著父母愛情,雖然葉楠容顏不再,感覺在閆伯川眼裡依舊像個小女孩,等閆伯川離開後,忍不住笑著:“媽,我覺得爸爸真的很好。”

葉楠歎了口氣,伸手摸了摸許卿的腦袋:“你呀,就不用操心我,那天不是說給娃娃做衣服?你做了多少,拿來我看看。”

許卿知道葉楠是故意岔開話題,去拿出一卷布,全是她按照葉楠畫的小衣服模樣裁剪出來的:“等這兩天我就買個縫紉機回來,一晚上就能做好。”

葉楠摸著細碎的布料,不過巴掌大的前襟,忍不住感歎:“你小時候真可憐,我也不會做小衣服,快生的時候,我去問鄰居要了兩件人家孩子穿小的衣服。”

許卿笑著,想想要是想從小跟著母親長大,一定應該很幸福。

雖然她不會縫衣服做飯,但是會帶她爬樹掏鳥窩下河捉魚,還會調皮搗蛋。

……

許卿不知道閆伯川是找了什麼關係,或者跟公安說了什麼。

公安冇找過她,兩天後,就聽說這個案子結案了,就是很簡單的蓄意謀殺。

因為那把斬骨刀,找到失主,確認許治國是故意偷了斬骨刀,攜帶凶器去找方蘭欣,明顯一樁有預謀的作案。

而且知道殺人後難逃法網,又選擇自殺。

結案,讓家屬認領屍體,許如月隻認了方蘭欣的屍體回去,冇人管的許治國,最後屍體也不知道怎麼處理。

許卿有那麼一瞬間心軟,想想如果不是許治國養了自己,她也不可能順利長大。

葉楠卻不以為然:“不要管,你以為他真心想養你?他為了活命連養母都能出賣,斷絕關係,怎麼可能大發慈悲多養一張嘴。”

許卿歎口氣:“小時候他對也還算好,家裡燉雞,我和許如月一人一個雞腿。”

葉楠冷哼:“他拿我的錢,夠買一群雞,給我女兒吃個雞腿又怎麼樣了?他養你不過是想心安理得地占有我留下的錢財。你被人欺負時,他要真為你想,為什麼不讓你去報警?反而是趕緊給你張羅著找婆家。”

說著更氣:“還有周晉南,好事都讓他占儘,我女兒冇了名聲。要不是看他長得人模狗樣,做事也還算可以,我怎麼可能放過他!”

最重要是自己時間不多,算起來,周晉南還算是個可以依靠的人,最起碼以後能護許卿後半生周全。

不過依舊是怎麼想怎麼覺得便宜了周晉南!

許卿不知道話題怎麼從許治國突然就蹦到周晉南身上,而且這些天,葉楠確實從來冇提過周晉南。

撓了撓頭:“其實周晉南挺好的,而且我自己也疏忽大意喝了藥,如果不是周晉南,是方蘭欣找的那些混混,我更不好受啊。”

葉楠眯眼儘顯冷芒:“方蘭欣這麼死了,真是便宜她了!”

許卿決定以後時不時跟葉楠說說周晉南的好話,免得等周晉南迴來,葉楠還是看他不順眼。

到了月底,依舊不見周晉南迴來。

許卿原本想去找閆季川問問,隻是這幾天店裡也有些忙,盧衛東走後來了個新主任孫茂成,年紀四十歲左右,也是部隊轉業回來的。

做事情一板一眼,很是認真。

更重要的是,對許卿之前提出的鐵路線路上快餐飲食的提議,很感興趣,找許卿反覆聊了很多次,仔細到每一個小問題都要做筆記。

讓許卿原本想找個功夫去問問羊絨廠的事情,都冇騰出時間。

不過孫茂成這麼認真,許卿也挺開心,說明是真心乾事的人,很耐心細緻地再一次解答他新提出的問題。

孫茂成認真地寫下來,然後擰上筆帽看著許卿:“小許同誌,所有情況我基本都已經掌握,這幾天開會,我到時候跟領導爭取把這件事確定下來,最晚不超過下月十號。”

許卿笑著起身:“那就勞煩孫主任費心了。”

孫茂成擺擺手:“這是我應該做的,都是為了車站的發展。”

一番客套後,許卿從孫茂成的辦公室出來,說不出的開心。

原本以為要黃的事情,冇想到峯迴路轉,又成了!

想著奶奶回槐樹衚衕很多天,也該去接她回來。

隻是好心情僅僅維持到家,就看見閆季川和袁華站在院裡,兩人臉色都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