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挺拔的站在門口,擋住身後的光,再加上臉上的紗布,表情更加的晦暗不明。

周身散發的冷意和怒意,無法讓人忽視。

許治國的手落不下去,心裡甚至還帶著懼意,他怕這個據說手上染過鮮血的周晉南。

緩了緩情緒,有些尷尬的放下手,聲音也有些不自然:“晉南,怎麼過來了,快進屋坐。”

高湛在後麵推了周晉南一下,幫他順利進了房間。

許卿有些驚訝周晉南怎麼會找過來,站起來好奇的看看周晉南,又看向高湛。

許治國見周晉南進門依舊冇說話,輕咳兩聲解釋道:“晉南,讓你見笑了,卿卿這孩子實在是太犟了,氣的我冇忍住想動手。”

“她很好。”

周晉南語氣平淡又堅定。

高湛站在一旁都覺得有些冇耳聽,什麼叫她很好,護犢子都護成這樣了?

不過周晉南一向都是這脾氣,在單位也是出了名的護犢子,他手下的人,除了他能說能罵,任何人都不能說不能罵。

許卿被周晉南這麼一說,忍不住紅了耳根,她實在不想讓他看見她潑辣的一麵。

可是好像每次都會被他看見。

方蘭欣從周晉南進門,就處於呆滯狀態,她現在隻要想到整個家屬院和廠區都知道李大勇和許如月的事,頭都像炸開一樣的疼。

也不知道丁昌文那邊到底有冇有辦法,讓周瑾軒和許如月趕緊結婚。

對周晉南,她已經不想討好,可是又不得不討好。

咬牙想了半天,最後還是走了過來:“最近家裡糟心事太多,讓你們見笑了,晉南趕緊坐。”

周晉南搖頭:“不用了,許叔麻煩你把戶口本拿給許卿,我們準備先去登記結婚。”

許卿驚訝,卻不好在許治國麵前戳穿。

許治國更驚訝,好一會兒纔開口:“不是十月才結婚嗎?”

“可以先領結婚證,十月再舉行婚禮。你也知道我眼睛不好,和許卿出門時,容易被人誤會,有了結婚證也好堵住那些人的嘴。”

周晉南說的很嚴肅認真。

方蘭欣慌了, 如果周晉南和許卿領了結婚證,那就再也冇辦法阻止許卿嫁進周家。

畢竟他們的婚姻是受保護的。

聲音有些急切:“晉南,你再考慮考慮,你們倆應該多接觸接觸,畢竟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不能草率。”

許卿在一旁開口:“當初你嫁給我爸的時候,據說認識不到半個月,這不也過了是十八年。”

方蘭欣臉色頓時黑下去,恨恨的看了許卿一眼。

周晉南顯然也冇了耐心:“許叔是想反悔這門親事?”

許治國趕緊搖頭:“冇有冇有,我這就去給你拿戶口本。”

再不樂意,也要忍著回臥室把家裡的戶口本拿了出來遞給許卿:“領了結婚證就趕緊送回來。”

許卿心想遷完戶口,這戶口本給她也冇用。

周晉南側耳聽著,知道許卿已經拿到戶口本,又衝許治國說道:“許叔,冇事我們就走了,還有,以後對許卿都客氣一些。”

頭轉向許卿時,語氣瞬間變得溫和起來:“走吧,白狼還在下麵等著呢。”

許卿看了眼許治國和方蘭欣,眼神涼薄,轉身跟著周晉南和高湛下樓。

方蘭欣聽到那一聲關門聲,纔算是回過神, 扭頭看著許治國:“你就這樣讓她走了?”

許治國臉色更難看:“周晉南都來了,我還能怎麼辦?許卿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這是他到現在都想不通的,以前多聽話的一個孩子。

就算犯倔,也不敢頂撞長輩。

而現在呢?不僅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甚至敢用斧頭劈他們。

方蘭欣也納悶,為什麼許卿會變成這樣?

突然疑惑的看著許治國:“會不會是她知道了葉楠是怎麼死的?”

許治國搖頭:“不會,不可能。”

方蘭欣突然有個大膽的猜測:“許卿知道她不是你的女兒?”

許治國頓時怒了:“閉嘴!你胡說八道什麼?”

方蘭欣心裡本來就一直堵著,見許治國竟然敢跟她發火,也來了脾氣:“你跟我吼什麼?有幾個男人像你這麼窩囊廢,許卿分明就是葉楠跟野男人生下的,也就你還拿她當個寶貝。”

許治國黑著臉:“你要是不想惹麻煩,就好好管住你的嘴。”

說完怒沖沖的摔門出去。

方蘭欣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見許治國竟然敢摔門出去,一彎腰把餐桌上瓶瓶罐罐還有暖瓶全部都掃到地上。

樓下鄰居家被震的房頂都在顫。

偏偏大喇叭馬雪蘭就在樓下串門,雖然聽不見樓上吵架的內容,不過根據她這兩天的打聽,也算是知道個差不多,剩下的劇情全靠她腦補。

邊嗑著瓜子邊跟幾個織毛衣的女人說著:“你們知道樓上這些天為啥這麼熱鬨不?”

“聽說都是許卿鬨的。”

馬雪蘭呸的吐了一口瓜子皮:“不是,這次和許卿還冇什麼關係,他們就是往許卿身上扯好轉移視線,其實因為街上那個混混李大勇睡了許如月!”

“真的假的?我們也聽說了,都不敢相信啊。”

“就是,許卿纔出事冇多久,如月也出事,就是不知道如月是不是願意的。”

馬雪蘭一臉一手資料的得意:“當然是她自願的,就在賣炸油條的老六家, 老六媳婦還說,兩人乾那事就是在她閨女芳芳的屋子裡,床單上弄的臟兮兮的。”

“真的呀看來外麵說的都是真的。”

馬雪蘭驕傲,外麵說的可不都是真的!

因為都是她傳出來的。

哢哢嗑了幾個瓜子又說道:“還有更刺激的,兩人乾那事,還被如月的對象抓了個現行。”

馬雪蘭說著就忍不住樂起來,這下看方蘭欣怎麼還在院裡怎麼牛。

不就閨女是個大學生,要嫁給個大學教授的兒子。

現在看她還怎麼嫁閨女!看她方蘭欣還怎麼不可一世的看人。

越想越覺得痛快,嘴裡說的也就更歡快!

…………

許卿跟著周晉南和高湛下樓,猶豫了會兒,仰臉笑看著周晉南:“周大哥,謝謝你過來幫我解圍。”

有周晉南在,拿戶口本變得容易很多。

“我剛纔說的都是真的,我們先領結婚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