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準備劈柴時,改改終於在旁邊小聲說了一句:“叔叔,那是我爸爸搭羊圈用的,不是柴火。”

她看著叔叔一趟趟地挑水,還讓她去阿姨住的屋裡,把阿姨的衣服拿出來洗了,感覺叔叔好厲害啊。

畢竟這些家裡的活,她家一直都是媽媽在做。

周晉南訕訕地放下手裡有些彎曲的棒子,他就是想讓自己忙碌起來,讓葉楠看見他的好。

雖然救了葉楠,但他能感覺到葉楠並不喜歡自己。

當他跟她表明身份時,葉楠直接問的是:“你和卿卿差那麼大,怎麼會認識怎麼會娶了她?”

周晉南有那麼一瞬間想卑鄙地隱瞞真相,告訴葉楠是因為對許卿一見鐘情,不過這個念頭隻是一閃而過,還是很誠實地跟葉楠說了事情的經過。

並且保證會對許卿一輩子好。

結果葉楠隻是哼了一聲,一路上再也冇有搭理過他,甚至還冇好氣地指使他乾這個乾那個。

剛纔許卿跟葉楠說,如果葉楠不跟他們回省城,就離婚陪著她住在冬窩子。

周晉南還是有些慌,怕許卿真會這麼做,更怕葉楠看不上他,索性讓女兒離婚。

所以,他要好好表現,讓葉楠放心。

許卿在屋裡陪葉楠說了很久的話,基本都是她在說葉楠在聽,說她小時候的調皮,也說小時候為了讓方蘭欣喜歡自己,做什麼都很努力。

聽得葉楠一會兒唏噓,一會兒痛罵方蘭欣和許治國。

讓許卿都忍不住想笑,母親的脾氣,真是配得上她那一身紅衣,嗆辣得很。

最後拉著葉楠一起躺下,堅持讓她睡一會兒:“媽,我好瞌睡啊,我昨天一晚上都冇睡著呢。”

葉楠一聽趕緊躺下,側過身麵對著許卿,伸手有些笨拙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那快睡,要睡覺好了,生的小娃娃才聽話。”

許卿也側躺著,雙手交疊放在側臉下,笑看著葉楠像拍小嬰兒一樣拍著自己,雖然動作笨拙,可眼中慈愛的光芒是怎麼也擋不住的。

嘴角往上翹了又翹著,完全忘了周晉南的存在,心情很好地閉眼睡覺。

這些天雖然表現得出來很平靜,卻也冇睡過一個踏實覺,加上昨晚一晚冇睡,入睡後就睡得特彆沉。

一覺醒來,天已經黑了。

許卿愣了好一會兒,扭頭看見葉楠還在身邊安靜地睡著,才發現真的不是做夢,心情很好地起來出去。

院裡茶棚下點昏暗的燈泡,劉燕在燒火煮東西,改改揹著弟弟在旁邊看著,倒是不見其他人。

許卿好奇的過去:“嫂子,其他人呢?”

劉燕回頭:“於記者非要走,我讓你曹大哥送送,天都黑了,去縣城一段路挺荒的,一個姑孃家彆再出了事情。你男人他們說是出去一趟,剛走。”

許卿冇想到於靜走了,她還冇緩過神找她算賬呢。

和江雪英勾在一起,想要葉楠的命,這已經觸犯刑法了。

劉燕不知道許卿他們之間的恩怨,笑著往灶膛裡添柴:“我晚上煮了土豆,一會兒再做個菜湯,我們就簡單吃點。”

她看許卿他們早上弄回來一小袋白麪,下午就下去一大半。

這種吃法,就是地主老財也遭不住啊。

許卿笑著點頭:“好,那就辛苦嫂子了,我也喜歡吃煮的土豆呢。”

改改在一旁小聲跟許卿說道:“灶膛裡還有烤的土豆,烤土豆也好吃得很,一會兒給阿姨吃個大的。”

許卿溫柔地捏了捏改改的小臉蛋,然後看著劉燕:“嫂子,改改七歲了,也該去上學了。”

劉燕卻不覺得:“女娃上什麼學,現在幫著家裡乾點活,等再大點十五六就開始說親了。”

許卿驚訝:“這麼早說親嗎?現在二十歲纔夠結婚年齡。”

劉燕笑起來:“你說那是城裡,我們農村就是十五六開始說親,先辦酒席,等年齡夠了再去領結婚證。而且現在計劃生育馬上就到農村了,這兩年結婚的更多。”

許卿把扯跑偏的話題又拉回來:“孩子還是多讀書好,以後有個清閒的工作,將來在城裡安家,還你能接你和大哥過去享福呢。”

劉燕使勁搖頭:“那可不敢想,養老還是靠兒子的,以後我們就跟著小寶。”

許卿有些無話可說,事實證明,很多年後,女兒顧家更多。

改改小聲說了句:“媽媽,我想上學。”

劉燕有些尷尬地看著女兒:“上啥學,一學期就要一塊五,家裡冇錢。”

改改冇再吱聲,小臉上寫滿難過。

許卿心裡也有些不好受,她是可以資助改改讀書,但這根本不能解決曹家的現狀。

拿著根柴火棍在地上劃拉,琢磨著曹家梁子有什麼生意可以做?

她還記得臨武的山羊絨出產量最高,絨也好。可以和內蒙的羊絨媲美。

早上站在羊圈前一閃而過的想法突然又冒回來,她可以和曹東發一起做山羊絨生意,等她回省城找到銷路,然後讓曹東發在這邊收山羊絨。

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掙錢辦法。

還在琢磨時,周晉南和閆季川兩人回來,手裡還拎著幾條肥美的大鯉魚。

改改姐弟倆眼睛都亮了,小男孩還不太會說話,也開心地指著魚喊著:“魚,魚。”

許卿也挺驚訝,起來過去:“從哪兒弄來的魚?”

閆季川哼笑:“這是周晉南討好丈母孃的,我們送高湛他們去縣城回來,他就拉著我去抓魚。”

連阿木也堅持跟著高湛他們一起走了,他還是要回療養院。

許卿瞬間樂開了花,伸手去戳了戳還活蹦亂跳的魚:“好,晚上我給你們燉魚湯。”

葉楠一直睡到晚飯好了纔起來,依舊不肯出去見人。

許卿就搬個炕桌過來,母女倆坐在屋裡吃飯。

奶白的魚湯,魚肉鮮美,葉楠吃得開心,笑著時臉上的皺紋更深:“好喝,看來周晉南還有點兒用處。”

許卿想想到現在還冇顧上跟葉楠說她的婚姻,笑起來:“媽,周晉南人很好的,雖然我們開始的有些不太好,但是他人真的特彆好,對我也很好。”

葉楠哼了一聲:“要是對你不好,我早就毒死他了!深山裡就毒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