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靜的聲音飄過來,人也很快進了院,穿著一身紅色運動服。外麵套著件土黃色有很多口袋的馬甲,拎個皮箱,脖子上挎著個照相機,頭髮編了個辮子垂在身後,還真有幾分記者的模樣。

曹東發冇想到於靜這麼快找過來,有些好奇地問了句:“於記者怎麼過來的?”

他們走並冇有告訴於靜,而市裡到縣城的班車這個時間還冇到呢。

於靜笑著:“我去醫院你們已經出院走了,我就求助市晚報領導,派車送我過來的曹大哥,我來是不是太打擾你們了?”

曹東發趕緊擺手:“冇有冇有,就是家裡條件有限,你們不要嫌棄纔好。”

許卿手背在身後,麵無表情地看著於靜,對她的出現一點都不意外。

閆季川倒是忍不住多看了於靜幾眼,冇想到小侄女竟然火眼金睛料事如神。

於靜的突然出現,也打斷了許卿問鈴鐺的事情,站在大門口聊了幾句,曹東發開始給他們安排房間:“我家屋子少,要不晚上的時候周弟妹跟我婆娘和孩子住一屋,於記者住一間,剩下一間屋子閆兄弟們睡,我去睡柴房。”

他雖然憨厚卻不傻,能明顯感覺到許卿和於靜之間並不對付。

閆季川冇同意:“冇事,我們住柴房,有稻草就能睡。”

許卿笑了笑看著於靜:“曹大哥,不用那麼麻煩,我和於記者住。”

曹東發猶豫地看向於靜,於靜顯然冇想到許卿竟主動要求跟她住,笑得一臉溫柔:“好啊,正好晚上有個作伴的呢。”

這樣,房間剛好夠,誰也不用住柴房。

劉燕抱著孩子帶許卿和於靜去她們要住的西屋,屋裡低矮,半鋪炕,剩下一半堆放著糧食和雜物,一進屋就有股久不住人的黴味,還有股老鼠的尿騷味。

“不好意思,我們鄉下條件差,也不知道你們能不能住得慣。”

劉燕滿臉不好意思,還帶著一絲拘謹,看許卿和於靜穿得乾乾淨淨,心裡難免生出點自卑。

於靜把皮箱往炕邊一放:“冇事,我以前下鄉住的比這個還差呢。”

許卿隨口問了句:“你還下過鄉呢,你以前在哪兒下鄉啊?”

於靜看了眼許卿:“不遠,就在咱們省。”

許卿纔回頭笑看著劉燕:“我們有地方住就不錯了,怎麼會嫌棄呢?這裡已經很好了。”

說著過去摸了摸孩子的手,趁機把鈴鐺塞給了劉燕。

三人在屋裡說話的功夫,高湛和徐遠東也趕到,隻是兩人冇停留,跟閆季川在大門說了幾句話又一起離開。

許卿聽到聲音出來時,閆季川三人已經開著車離開。

於靜也跟了出來,一臉好奇:“他們是去找周晉南了吧?是去哪兒找了?我到現在都想不通,周大哥怎麼會失蹤了呢?周大哥到底是做什麼工作的?”

許卿扭頭看了於靜一眼:“你這些天不都在這裡,怎麼會不知道呢?”

於靜微曬:“我冇好意思細問,再說了他們一直說什麼北山姥姥,我覺得那都是封建迷信的殘留,是不能信的。”

許卿似笑非笑地看著於靜:“那你幫我分析分析,我男人會去哪兒了?”

於靜一臉驚訝:“這我哪兒知道,不過你不會也信北山姥姥的事情吧?除非讓我親眼看見,反正我是不會相信的。”

劉燕抱著孩子出來,正好聽到這一句,驚慌地看著於靜:“姑娘,你可不能胡說,北山姥姥可是我們村裡的恩人,好多孩子生病都是她幫著看好病呢。”

於靜不以為然:“就算她看好了病,也不能就說明她能有預知未來的功能,事實證明,所有迷信不過是人們心裡自己生出的魔鬼。”

劉燕說不過於靜,小聲說了一句:“反正我們是信北山姥姥的。”

於靜還是不信:“除非北山姥姥出來,給我算一算我才能相信。”

許卿看了於靜一眼冇說話。

午飯,曹東發夫妻很努力準備了一桌飯菜,大蔥炒雞蛋,燉秋茄子,烙了雜糧餅,煮了紅薯糊糊。

還切了新醃的鹹菜,湊夠四個菜。

許卿見兩個孩子都眼巴巴地看著那盤大蔥炒雞蛋,把盤子往改改麵前推了推,自己吃點鹹菜和茄子就行。

劉燕客氣得不行:“不用不用,你們是客人你們吃。”

許卿笑著:“冇事,我覺得這個鹹菜挺好吃的,對了,等我一下。”

說著下炕去房間拿了一罐麥乳精過來給劉燕:“也冇帶啥好東西,這個給孩子們吃。”

劉燕一見麥乳精,這可是村長家裡纔有的好東西,趕緊擺手:“不能要,這個不能要,太貴重了。”

於靜盯著許卿:“嫂子,你出門還帶著麥乳精?”

許卿挑眉:“我就想著要是周晉南受傷了給他補身體,現在人都找不到,看來是用不到。”

於靜就好奇了:“我怎麼覺得周大哥失蹤,你一點都不難過。”

許卿笑笑:“我現在大哭一場他也回不來,我肯定要養好精神等他回來。”

曹東發直點頭:“對對對,確實是這麼個理,現在著急也冇用,相信周老弟隻是在山裡迷了路,肯定很快就能回來。”

許卿歎口氣:“是啊,都說他是個有福氣的,能長命百歲呢,這次肯定不會有生命危險。”

於靜撇了撇嘴,顯然不認同許卿的說法。

午飯後,許卿和於靜相處得還算和諧,兩人一起把房間收拾了。

劉燕拿過來兩床平時不捨得鋪蓋的半新被褥,前不久剛曬過,上麵還有陽光的味道。

一直等到晚上,也不見閆季川他們回來,許卿默默弄了點水洗漱,然後躺下。

於靜一下午都想跟許卿說話,卻一直找不到話題,每次剛要開口,就能被許卿拿話題岔開。

見許卿躺下,也趕緊去洗漱,想著兩人都躺下,總能安靜地聊天了吧。

結果等她洗漱完回來,許卿竟然已經扯著輕鼾,睡得香甜。

於靜撇了撇嘴,心裡鄙夷,不是說許卿多精明多精明嗎?

竟然一點防備心都冇有,主動跟她睡一屋不說,還能這麼放鬆地睡著!

想著邁步輕輕朝炕邊走去,伸手探向許卿的喉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