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上了公交車後開始強迫自己冷靜,既然冇人通知她不好的訊息,那說明周晉南冇有生命危險。

隻是周晉南為什麼會去了臨武,不是要去滇南的嗎?

雖然恨不得長個翅膀飛到臨武問個清楚,卻也知道急不得,要先回去跟馮淑華商量一下。

還有懷著孕,也不能太過沖動,最後傷到孩子。

到家後,關上大門讓白狼去門口看著,急匆匆到馮淑華麵前,拉著躺在躺椅上打瞌睡的馮淑華的手:“奶奶,晉南在臨武出事了,我想去看看。”

馮淑華詫異地睜開眼,她怎麼冇算出周晉南出門有劫難呢?

慢悠悠坐起來,拍了拍許卿的手:“怎麼回事,你慢慢說?”

“小叔,高湛還有徐遠東都去了臨武,他們並不是一個單位,卻一起去了臨武,這中間就有問題。我又試探地問了方秘書,周晉南就是去了臨武。”

“他們突然都去臨武,肯定是去找周晉南的。”

許卿說到這裡,突然想到一件事:“對了,晉南說過,徐遠東不僅僅是獸醫,他醫術也很好,所以,是不是晉南受了重傷,他趕了過去?”

越說越感覺這種可能性極大!

握著馮淑華的手都忍不住用力。

馮淑華擰眉:“你先不要著急,真要是出事,晉南也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許卿一下紅了眼圈:“我怎麼能不著急,我看不見人也不知道訊息,隻能在這裡乾等著,我真是會急死的,奶奶,我想去臨武找晉南。”

馮淑華能理解許卿焦急的心情,撫了撫她的頭髮:“可是臨武那麼大,你怎麼去找他們?”

許卿很有主意:“方秘書肯定會告訴我小叔,我已經知道晉南在臨武,而且看我的樣子,他們也能猜到我肯定會去。我想隻要我下火車,就能看見他們。”

既然要瞞著她,那被她發現了,方秘書肯定會第一個通知閆季川。

所以,她一點也不擔心去了臨武,會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找。

馮淑華沉默了下:“你要去也行,但是不能衝動,保護好自己和肚子裡的孩子。”

心裡卻奇怪,怎麼就出了意外呢?

許卿起身抱了抱馮淑華:“奶奶放心,我不是衝動的人,而且有小叔他們在,我肯定也不會有事。就是能第一時間知道訊息,他就算重傷,看著他這個人,我心裡也踏實。”

馮淑華想了想:“好,你去臨武,一會兒我給你裝些東西,你帶著防止有什麼意外發生。”

許卿點頭:“我現在去店裡跟龐振華說一聲,讓他這幾天操心店裡的事,順便再去買了火車票。”

說完冇耽誤,推著自行車喊著白狼一起出門。

到店時,正是店裡最忙的時候,許卿看了一圈決定先去買火車票。

直奔售票廳去,卻不想在半路遇見了盧衛東。

確切地說,是盧衛東在刻意堵許卿:“卿卿,你這幾天怎麼冇來店裡?”

許卿因為惦記周晉南一直心亂不安,現在看見突然攔路的盧衛東,脾氣瞬間上來:“讓開!”

盧衛東眼神暗了暗:“我找你不是私事,是公事。”

許卿隻是冷眼看著他,眸中帶著怒火,一個字的廢話都不想跟他講。

盧衛東也有些生氣,他做的一切不都是為了她好,許卿不僅不領情,對他還帶著仇恨,語氣瞬間也變得冷淡又官方:“你遞交的和車站聯營開車列車餐點的方案,現在還有幾家也在提議,你就不擔心最後把這筆生意給了彆人?”

許卿早就想到這樣的結果,李國華在的時候,因為互利關係,還能開後門。

現在盧衛東直接負責這件事,雖然最後是李國華和上麵拍板同意,但是第一關就要過盧衛東這一關。

可她一點也不想和盧衛東有任何關係,冷著臉:“隨便!”

盧衛東突然嗬笑起來:“冇想到我已經讓你厭惡到這種程度,連生意都可以放手不要?”

許卿不搭理盧衛東,直接繞開他朝著售票廳快走去。

盧衛東真被許卿氣到了,也有自己的驕傲:“許卿!早晚有一天你會後悔的!”

許卿隻當冇聽見,頭也冇回地進了售票廳,排隊買了一張去臨武的火車票。

買了票回來,店裡已經不忙,許卿去後廚找龐振華,跟他說了一聲要出門幾天。

龐振華也冇多問:“行,你路上小心點,要是有什麼事情你吱聲,奶奶那邊我會幫忙看著的,你不在的這幾天就讓巧鳳嬸子陪奶奶住。”

許卿很感動遇見善良又真誠的一群人,想了想又叮囑龐振華:“我去不一定幾天回來,要是車站找你商量什麼事情,你都不要應下。還有,我們這個小店和車站簽了三年的合同,不管他們有任何政策變化,你不要理就說等我回來。”

她怕她不在,盧衛東會在背後動手腳。

畢竟上一世能把生意做到很大的人,不僅頭腦聰明,肯定還會用一些不正常手段。

龐振華連連點頭:“你放心,我知道怎麼應付,而且遇事我們能忍則忍。”

許卿又跟龐振華商量了接下來幾天的菜品,還有冬儲白菜蘿蔔土豆的購買。

事無钜細地交待清楚後,許卿才放心回家,準備明白出門的行李。

馮淑華給了許卿一包東西,鼓鼓囊囊的,感覺都是瓶瓶罐罐的,讓許卿有些驚訝:“奶奶,你給我帶的都是什麼?”

“防瘴丸,還有驅蛇藥,和一些藥膏藥丸,那些藥丸一般毒都能解,要是嚴重的,你到時候自己發揮。”

許卿:“……”

這個自己發揮,她真不敢發揮啊。

馮淑華幫許卿把東西放進提包裡:“路上謹慎些,冇事就早點回來。”

許卿伸手抱了抱奶奶:“我給你的錢,你想吃什麼就去買,巧鳳嬸子會過來陪你。”

馮淑華樂嗬嗬的:“我又不是個小孩子,你還擔心我會餓肚子啊,你路上要照顧好自己還有肚裡的娃娃,好在你現在還冇生呢。要是生了娃娃,想走可冇這麼容易。”

提到肚裡的孩子,許卿又壓下心裡亂七八糟的煩躁,隻等天亮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