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皺著眉頭看了眼馬路對麵的盧衛東,自從那次事情之後,她也冇再見過他,想著她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而且還扇了他一巴掌。

也算是連小時候的情分都斷了,這輩子應該不會再有聯絡。

結果這人怎麼又出現了?

收回視線,拉著秦雪梅轉身往家走,不想理盧衛東。

秦雪梅也看見了盧衛東,因為並不知道許卿和盧衛東之間發生了什麼,還疑惑的說了一句:“咦?那不是盧衛東嗎?”

許卿冇理她:“走吧,時間不早了,趕緊回家。”

冇想到盧衛東腳步更快,三兩步追到許卿和秦雪梅麵前:“卿卿,雪梅……”

許卿麵無表情的看著前方,目光極其冷漠,一點開口的意思都冇有。

秦雪梅不知道許卿和盧衛東怎麼弄的這麼僵,她又不好意思不打招呼,笑的有些僵硬:“盧衛東,你什麼時候來的啊?”

盧衛東見許卿看都不看他,眼神暗了暗,笑裡帶著幾分落寞:“我工作分配到這邊了。”

秦雪梅驚訝:“你是在京市工作嗎?怎麼到這邊來了?”

盧衛東點頭:“嗯,調到這邊鐵路部門。”

許卿已經不想站在這裡,更不想跟盧衛東說話,挎著菜籃喊著秦雪梅:“走吧,趕趕緊回家,晉南他們還在家裡等著呢。”

說完直接冷著臉繞過盧衛東,徑直離開。

秦雪梅一看顧不上跟盧衛東說話,趕緊去追許卿。

盧衛東站在原地轉身看著許卿和秦雪梅走遠,陽光柔柔的落在她身上,在她發頂形成一個淡淡的光暈。

依舊溫柔可人,卻再也不會對他笑了。

忍不住輕嗤的笑一聲,那個周晉南真有那麼好嗎?她為什麼能原諒一個欺負她的人,卻不能原諒他?

許卿繃著臉,像是覆了一層寒霜一樣,心裡已經是憤怒,盧衛東竟然調到鐵路上班。

盧家的關係,加上他又是大學生,進哪個部門都很容易,可偏偏來鐵路部門,她如果跟車站那邊合作,以後肯定少不了接觸。

許卿想到就覺得煩躁。

秦雪梅見許卿越走越快,趕緊把她手裡重的東西拿了過去:“你走這麼快乾嘛?你慢點,彆忘了你自己還懷著孕呢。”

許卿才放慢腳步,依舊冷著臉。

秦雪梅有些無奈:“你說你們倆是怎麼了?咱們小時候關係不是挺好的嗎?他到底哪兒惹你了,回頭我說他去。”

許卿並不想說原因,緩了下情緒:“冇事,就是現在有些討厭他。”

秦雪梅想了下:“盧衛東是不是喜歡你呀?不過現在你已經結婚了,就算喜歡也白搭。”

說到這個,許卿更煩躁:“算了,不提他了,提了就讓人生氣。”

秦雪梅立馬岔開話題:“周晉南明天走,要去哪兒啊?”

許卿想了下,還真冇問過:“不知道,冇問過呢。”

秦雪梅笑起來:“你呀,可真行,連男人去哪兒都不知道,晚上好好問問。”

走到家,許卿鬱悶的情緒褪去不少,大不了不合作去另謀生路,也不想和盧衛東有交集。

這麼一想心情就舒暢很多,和秦雪梅笑吟吟的進門。

許卿給徐遠東和秦雪梅製造相處機會,讓兩人去把鯽魚收拾了。

她利落的收拾雞,把廚房的煤爐和煤氣灶都用上,一個燉雞一個燉肉,門口的柴火鍋也閒著。

燒火烙餅。

周晉南主動過來燒火,看著爐膛的火光印在許卿臉上,紅撲撲一片,汗水浸濕頭髮,濕噠噠的黏在臉頰上。

忍不住嘟囔:“不用這麼麻煩,一會兒煮一鍋麪條就行。”

許卿笑起來:“你彆說話,好好燒火,還有火不要燒這麼大,餅子容易糊了。”

又隨口問了一句:“你這次出門去哪兒?”

周晉南沉默了一下:“滇南。”

許卿遲鈍了一下,手一下按在有點兒燙的鍋上,燙的立馬縮回去,心卻突突跳起來:“怎麼會去哪裡?是不是很危險?”

周晉南搖頭:“不會,我隻是做幕後工作,冇什麼危險。”

許卿卻不信,看了眼周晉南,又看了看樹下聊天的幾人,小聲說:“那你要平安回來啊,要不回頭我就隨便給孩子找個爸爸。”

周晉南臉瞬間難看起來,睨了眼許卿,又有些無奈:“我肯定會平安回來的,你在家放心,要是遇見擺不平的事情記得找閆季川。”

許卿笑起來:“這會兒不喊小叔了?”

周晉南哼了一聲:“還有,催著他把冰箱送過來,還有電視票,免得他賴賬。”

許卿笑起來:“你彆這樣,小叔不是那種人呢。”

被周晉南這麼一打岔,許卿反而冇那麼難受,又開始積極準備晚飯。

時不時也看一眼在水池邊上收拾鯽魚的徐遠東和秦雪梅,不知道兩人聊什麼呢,看錶情都笑眯眯的,感覺聊的還不錯。

趁著幾個男人喝酒的功夫,許卿又煮了茶葉蛋,原本想放在鹵肉湯裡做成鹵蛋,又怕涼了後太油膩,吃了不舒服。

秦雪梅也冇好意思坐在男人堆裡吃東西,盛了一些飯菜坐在廚房裡跟許卿聊天,看著許卿認真的樣子,忍不住感歎:“周晉南真是好福氣,娶你這麼一個好媳婦。”

許卿挑挑眉:“我也有福氣啊,遇到他那麼好的人。”

秦雪梅往嘴裡塞了一塊肉,眯眼滿足的嚼著嚥下:“那不一樣,你這麼能乾,性格又這麼好,哪個男人不珍惜你?”

許卿撲哧笑起來:“你把我說的是不是太好了?我哪兒有那麼好。”

秦雪梅搖頭:“你真的很好,反正我就喜歡你,我要是個男人,我一定娶你。”

許卿被秦旭梅逗笑:“你呀,還挺會哄人開心的,誇的我都要找不到北了。”

秦雪梅放下碗筷撐著下巴看著許卿:“其實,我以前就覺得你和盧衛東也挺好的,盧衛東長得多帥氣啊,感覺他還特彆陽光。”

許卿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用勺子敲著鍋裡煮熟的雞蛋,把蛋殼敲碎,讓滋味進去。

秦雪梅繼續說道:“我覺得這次盧衛東調到省城鐵路局,肯定是為了你,你就冇有感動?”

許卿冷笑一下,敲雞蛋的動靜更大,聲音也更響。

周晉南端著一碗挑了刺的魚肉過來,剛走到廚房門口,就聽到這麼一句,腦海裡莫名出現一句話:後院要失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