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湛知道周晉南決定的事情,基本很難改變。

琢磨了一下,還是覺得瞞著許卿不好:“你不出事還好,要是出事了,許卿回頭肯定怪我們瞞著她。”

周晉南睇了高湛一眼:“你就不能盼我點好?”

心裡也打鼓,說好不再騙許卿的。

工作上的事情是不能說,可是找葉楠這件事,他不說是不想許卿操心的休息不好。

周晉南迴去的路上,又給馮淑華買了些糖果小零食,給許卿買了幾斤蘋果。

到家,金嫂子兩人正在院裡忙著洗菜切菜,院裡瀰漫著燉肉的香氣。

而許卿臉色灰白的靠在躺椅上,神情懨懨。

周晉南瞬間緊張起來,顧不上跟金嫂子等人打招呼,急急朝著許卿過去:“這是怎麼了,哪兒不舒服?”

手裡的東西往小桌上一放,就伸手去探摸許卿的額頭。

許卿也不動,任由周晉南的大手貼在額頭上,故意有氣無力的哼了一聲:“中毒了。”

周晉南當真了,嚇的趕緊蹲下:“怎麼會中毒了?奶奶呢?要不要去醫院?”

許卿瞪著他:“喝你魚湯中毒的。”

身後金嫂子兩人聽著小兩口的話,忍不住笑出聲。

周晉南終於反應過來,臉色僵了一下:“那麼難喝?我嚐了還行啊。”

許卿指了指白狼:“大白都不吃,你想想多難喝吧,不過我就很奇怪,你處理的方法也是對的,放的料也正確,怎麼熬出來的湯這麼難吃?”

說完自己都忍不住樂了:“我看你的手啊,自帶把飯菜做難吃的功能,以後你還是不要下廚,東西準備好我來做就行。”

周晉南沉默了一下,低聲說道:“我下個月要出門一趟,一個月左右。”

許卿驚訝:“不是說跟了小叔,以後工作都在省城嗎?怎麼還要去外地?會不會有危險?”

周晉南搖頭:“冇有危險,就是協助一線部隊,做後方工作。”

許卿還是不放心:“真是這樣嗎?真冇危險啊,你不要騙我啊。”

周晉南伸手輕輕握了她的手一下:“不騙你,要是你有什麼辦不了的事情,你可以找高湛,或者找閆季川。”

許卿算算時間,雖說是下個月,但現在已經九月底,也冇幾天時間。

兩人天天朝夕相處慣了,突然分開還真是捨不得:“那出門都要帶什麼,去什麼地方啊?我還是趕緊把毛衣給你織出來。”

周晉南隻是說了聲不急,到底也冇說去什麼地方。

許卿原本想休息一下,去店裡一趟,現在聽周晉南要走,突然想到電視票:“剛纔金嫂子有張電視票轉給我們,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去看看能不能把電視機買回來。”

有電視票也不一定就能立馬買到電視機,百貨大樓每次來的電視數量有限,還要憑運氣去排隊搶。

周晉南同意:“行,回頭我再去找個合適的杆子回來當天線。”

許卿進屋跟馮淑華說了一聲,和周晉南一起出門。

想著要是買到電視,騎自行車也不方便帶回來,兩人決定坐公交車過去。

過去時,還真趕上一批電視機到貨,隻有三十台,排隊的人卻有一百多個。都激動的使勁往前擠著。

許卿看著眼前亂糟糟的人群,不敢使勁往前擠,拉著周晉南的手腕:“還是來晚了,我看怎麼也輪不到我們。”

周晉南安慰:“冇事,這麼多人總有人冇票,說不定會有漏的。”

許卿也抱著來都來了,說不定能撿個漏的心理,和周晉南站在人群後麵等著。

人群一直吵吵嚷嚷,誰插隊了,誰踩誰的腳了。

卻絲毫不影響要買電視的高漲情緒。

許卿小聲跟周晉南說道:“你說找我小叔,他是不是能有什麼特殊渠道給我們弄個電視機?”

不過也隻是想想,還真不好意思這麼點小事就去找閆季川。

冇等周晉南說話,前麵突然吵了起來,而且是和櫃檯的售貨員吵。

許卿有些好奇,順著人群往前走了幾步,就聽售貨員中氣十足的喊著:“你們這幾張都是假票,彆想拿些假票矇混過關,天天過我手的票多了去了,真假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怎麼就是假的,我這是單位發的。”

“是你單位發的,你就去找單位,總之你這就是一張假票,你跟我這兒橫冇用,趕緊讓開,下一個。”

被說是假票的人不乾,堵在櫃檯前:“我這就是真票,你是不是不想給我電視?把你們領導叫出來。”

售貨員脾氣也挺大:“你叫誰都冇用,誰來它也是假的。你要是不讓開,我就喊保衛科人過來了啊。”

連著又幾張都是假票。

售貨員不乾了:“你們拿假票的,或者不是正經渠道來的電視票,就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我冇空跟你們解釋票為什麼是假的。你們要是再冇完冇了,我就真喊保衛科了啊。我告訴你們,最近一批假票都是東方汽修廠的章子,你們自己好好看看。”

許卿心裡驚訝,假票?趕緊拉著周晉南往外走,到一處冇人的地方,把口袋的電視票掏出來給他看:“我們的會不會是假票?”

問題她也冇見過真票什麼樣,現在聽售貨員一說,心裡也忍不住犯嘀咕。

怕真是假的拿過去,平白受售貨員一頓白眼。

周晉南也不認識:“先不買了,我過去看看真票什麼樣。”

讓許卿等著,周晉南進去看了一圈,又問幾個拿著假票不停嘟囔的人要了假票看了看,和許卿手裡的電視票一模一樣。

和真票也很像,就是摸在手裡的紙質不太一樣。

周晉南看了一圈回來,又摸了摸許卿手裡的票:“是假的,真票紙張不一樣,下麵還有編號,編號是和售貨員手裡的編號能對上。”

許卿腦子一轉,幾乎瞬間都能想到假票的來源:“我聽說李大勇倒賣電視機票,掙了不少錢。他是不是就在倒騰假票?”

要真是這樣,可是要坐牢的!

周晉南看著許卿眼睛突然亮了起來,帶著幾分狡猾的算計,能猜到許卿想乾什麼,還是問了一句:“你想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