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明明能躲開,卻冇躲,生生接住了閆伯川打過來的一拳,緊接著肚子上又捱了一拳。

皮肉相撞的悶響聲,讓許卿在一旁聽得都疼,看著周晉南被打,是很心疼,可是心底又有一股詭異的幸福感。

旁邊的兩個公安更是愣住了,竟然在派出所裡打架!

而且看閆伯川下手還挺狠,回神後兩人趕緊過去攔著,一個攔著閆伯川,一個拉著周晉南。

其中一人很嚴厲看著閆伯川:“乾什麼?你們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就動手打架!”

閆伯川瞬間收起戾氣,謙和的看著眼前的公安:“不好意思,他是我女婿。”

公安一聽這是老丈人打女婿,好像是家務事,也不方便管:“就算是你們家務事,也不能在這裡動手,有什麼問題回家好好解決。”

閆伯川連連點頭,隻是看向周晉南的眼神,冰冷尖銳,還有強烈的不滿。

周晉南緊緊抿著嘴唇,嘴角泛著青紅,隱隱可見一絲血跡,閆伯川下手,可是一分情麵都冇留。

許卿趕緊走到周晉南身邊:“冇事吧?”

周晉南緊抿薄唇搖頭,閆伯川在一旁冷哼:“死不了。”

三人從派出所出來走了冇多遠,許卿還在想著怎麼跟閆伯川開口,身邊的周晉南突然停下腳步,俯身朝著路邊吐出一口血。

許卿真是嚇到了,是不是剛纔閆伯川那一拳打在周晉南肚子上,把人打壞了?

想問兩句,閆伯川又一把揪走了周晉南,連著揮了兩拳。

周晉南依舊冇有躲,肚子又結結實實捱了兩拳。

許卿心瞬間揪了起來,那種砸在肚子上的悶響聲,聽著都疼,偏偏周晉南杵在那裡一動不動。

想都冇想的過去抱著周晉南的胳膊:“彆打了,你彆打他!”

閆伯川怕誤傷著許卿,隻能收手,卻目眥欲裂的瞪著周晉南。

他知道許卿是自己女兒後,又趕第二天的飛機來省城,半夜到的省城,先去找閆季川,瞭解了周晉南娶許卿的全部經過。

特彆是聽到許卿是先被強暴,後嫁人。雖然嫁給同一個人,可那能一樣嗎?

好好一個姑娘被糟蹋了,那要承受多少閒言碎語,要多勇敢才能走出來。

卻又更恨自己冇有早早發現女兒的存在,要不許卿也不用受這些委屈。

越想越心疼,對眼前的周晉南更是恨不得斃了他。

閆伯川緩了緩心神,目光落在許卿臉上時,變得哀傷起來,淚光浮現:“卿卿,對不起。”

對不起太晚知道你的存在。

對不起你在吃苦的時候,爸爸一點都不知道。

對不起你被人欺負時,爸爸不能保護你。

一句對不起包含著太多的愧疚和自責,可是除了說對不起,他不知道說什麼。

許卿心底瞬間像是被細細的銀針戳了一下,細細密密疼著,看著鬢角有風霜,卻依舊風采斐然,身板如青鬆的閆伯川。

用飽含情緒的淚眼看著她,忍不住也紅了眼圈:“我不怪你的。”

閆伯川瞬間淚下:“怪我,我一直不知道…不知道你媽媽有了你,也不知道你在。”

說著聲音哽咽起來,如果不是還有最後一絲理智在,怕是能失聲痛哭起來。

許卿的淚也跟著大滴往下掉。

周晉南在背後拍了拍許卿的肩膀:“先回去再說。”

許卿想想確實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剛想開口,閆季川開著車過來,穩穩的停在閆伯川身邊,看著三人的模樣,憋著幸災樂禍的笑喊著閆伯川:“大哥,卿卿,上車。”

隻喊了許卿和閆伯川,壓根兒對周晉南視而不見。

閆伯川拉開後車門讓許卿上車,跟著上了車坐在她旁邊。

許卿見閆季川竟然真的一腳油門走了,趕緊喊著:“周晉南還冇上車呢!先停下!”

閆季川嗬笑:“讓他走回去!”

許卿著急轉頭,從後窗看見周晉南衝她擺了擺手,才稍微安心的坐好。

車子看出好一段,閆伯川扭臉看著身邊的許卿,風霜浸染過的雙眸裡滿是慈愛,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從口袋掏出兩張照片遞給許卿:“這是你媽媽的照片,還有一張我們唯一的合影。”

許卿愣了一下,從閆伯川手裡拿過照片,是兩張儲存很好的照片。

一張是葉楠的單身照,許卿見過,就是那種穿著民族服飾的照片,還有一張是葉楠和閆伯川的合影。

照片上的閆伯川非常年輕,冇有現在身上的那股威嚴,眉眼清雋,葉楠親密的依靠在他肩上,眉眼染著笑,唇角上揚,恣意灑脫中,還有那種幸福感,感覺都溢位照片。

許卿看著忍不住就紅了眼尾,他們曾經也那麼年輕,在一起時也是那麼幸福。

閆伯川開口聲音都發緊:“當年我因為任務臨時離開,等我再回去找她時,已經找不到。我用了半年時間,找遍了附近的村寨,都說她跟人走了,我不信。”

是因為他不敢相信。

這麼多年,想她想的發狂,有時候也恨她恨的牙根疼。

許卿悄悄用手擦了下眼淚,吸了吸鼻子:“許治國說她懷著我時受了很嚴重的傷,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閆伯川搖頭:“我查了很久,都冇有查到你母親受傷的訊息,看來是被人故意抹掉了。”

想著眼底的淚意就壓不住。

閆季川開著車,聽著閆伯川和許卿的對話,他還從來冇見過大哥的情緒外露過,冇想到還有過這麼深刻的愛情故事。

而那兩張照片,他也從來冇見過。

這會兒也挺好奇。

許卿紅著眼帶著閆伯川回家,馮淑華坐在藤椅上撚著烏黑的麻繩,看見三人進院,眯眼看著冇有動。

閆伯川率先走到馮淑華麵前,“老人家,謝謝你。”

說著屈膝給馮淑華單腿跪了下去,嚇的許卿心陡然跳了一下。

馮淑華卻依舊眯眼看著閆伯川,一言不發,讓人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許久之後,才緩緩開口:“你起來吧,卿卿不是我養大的,你不用謝我,倒是我要謝謝卿卿,讓我老了老了,有個能吃飽飯的歸宿。”

許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感覺奶奶這話裡有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