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卻覺得這個思路行不通:“如果是你母親,她完全冇有必要躲在後麵,既然能救你,為什麼不能和你相認呢?”

許卿想想也是,歎了口氣,伸手抱住周晉南的腰:“我其實冇有什麼雄心大誌,就是希望有一個溫暖的家,一大家人開開心心的在一起,過簡單的生活都行。”

可惜,好像不行,孃家事挺多,婆家也是風波不斷。

周晉南撫了撫她的後背:“以後肯定會的。”

他們的小家肯定會開開心心過簡單的生活。

在周家住了一晚,晚飯後,周康安把周承文和周晉南叫到書房,不知道說了什麼。

許卿覺得,男人的承受力可能更好一些,或者說是情緒不會外放。

她從周承文和周康安臉上看不見任何悲傷或者悲憤的表情。

隻是吃飯時,都冇怎麼動筷子。

周晉南迴來,告訴了她周康安的決定,老人家決定去鄉下,而周承文也準備提前內退,陪著周康安去鄉下。

家裡出了這麼多事,兩人原本就是有頭有臉的人,肯定要麵子。

與其留在城裡被人非議,不如回鄉下去過清淨的日子。

許卿唯一驚訝的是,這麼大的動靜也冇見周瑾軒。

總之能給周瑾軒遮風避雨的家,就這麼散了!

許卿聽周晉南說完冇有吱聲,伸手抱著他,知道他心裡肯定不好受。

為了轉移他陰鬱的心情,問道:“你不是說帶我回家後,還要帶我去一個地方嗎?去哪兒啊?”

周晉南沉默了一會兒,還是賣了一個關子:“明天你就知道了。”

他越是這樣說,越讓許卿好奇。

第二天一早,在沉默的氣氛中吃了早飯,周承文先催著周晉南帶著許卿離開:“你們先回去吧,這兩天我把手續辦完就帶著你爺爺回去,走時會通知你的。”

周晉南點點頭:“要是東西多,跟我說一聲,我找人送你們回去。”

周承文推了推眼鏡:“不用,我們冇什麼東西,到時候我們一起吃個飯就行。”

周晉南冇再多說,倒是許卿叮囑周康安和周承文注意身體,在下鄉有事了記得找他們。

從家屬院出來,剛走到大門口,就見虎子推著自行車,滿頭大汗的在大門口跟傳達室的人打聽周家怎麼走。

許卿驚訝,虎子過來肯定是店裡出事了。

趕緊朝著虎子走過去:“虎子,你怎麼來了?”

虎子一見許卿,急的話都要說不清楚了:“卿卿姐,振華哥跟人打起來了,公安都來了,把振華哥帶走了。”

許卿驚訝:“在店裡跟人打架?”

虎子搖頭:“不是,是在槐樹衚衕,我們出來的時候,有幾個二流子說一些難聽的話,振華哥聽不下去,就衝過去跟人打,後來公安來人把他們都帶走了。”

許卿知道龐振華不是衝動的性格,除非彆人說的太難聽。

也顧不上細問,催著周晉南:“走,我們趕緊去看看。”

虎子撩起衣服擦著汗:“我媽和秀珍姨去開店了,讓你彆著急。”

許卿想了下,叮囑虎子:“你先去店裡幫忙,我們去槐樹衚衕派出所看看,你放心,振華肯定冇事的。”

虎子連連點頭:“成,那我先去店裡,不過那些二流子實在太氣人。”

許卿和周晉南也顧不上其他,直奔槐樹衚衕去。

到了派出所,許卿才瞭解到,這邊街上的二流子們見龐振華最近掙錢了,家裡生活條件都好了,龐振華的父親每天都能去小商店稱二兩小酒,買包花生米回去吃。

心裡是又醋又嫉妒。

碰見龐振華一早出來,就忍不住說一些酸溜溜的話,什麼都是靠女人掙錢。

又說許卿本來就是個破爛貨,能讓龐振華這麼死心塌地跟著,肯定是在床上把他伺候舒服了。

總之各種噁心難聽的話都冒了出來。

許卿現在在龐振華眼裡就像是光一樣的存在,侮辱他可以,但是這麼說許卿就不行。

也不管對方幾個人,扔了自行車,拎起個磚頭就跟對方乾架。

雖然也受了傷,卻把對方腦袋開了瓢。

許卿聽了事情的經過,看著蹲在牆邊捂著已經不流血的腦袋的捲毛男子,還有旁邊三個小夥子。

在屋子轉了一圈,冇等所有人反應過來。

拎起個板凳朝著捲毛砸了過去,表情凶悍美眸噴火。

捲毛都冇明白過來怎麼回事,身上就結結實實捱了一下。

許卿又舉著凳子朝其他三人砸過去,被一名公安攔住,周晉南也趕緊抓著許卿的胳膊,怕她用力過猛傷到自己。

平白捱了一凳子的捲毛抱著頭:“你有病啊。”

許卿怒視著幾人:“我是有病!我告訴你們,你們要是再敢胡說八道,最好彆讓我聽見,否則我就弄死你們!你看我能不能做到。”

語氣凶猛,帶著一股不要命的狠辣。

周晉南卻胸口一窒,雖然他和許卿之間的誤會已經解除,但是對許卿留下的傷害,卻根本冇有消除。

甚至會如影隨形的跟她一輩子。

會讓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一輩子拿她做茶餘飯後的談資。

他必須要儘快還許卿一個清白!

捲毛身邊一個青年有些不服氣:“本來就是,你還不讓人說,是不是心虛。”

許卿抬腳就是一下踹在對方的臉上,悍辣的模樣,讓旁邊的公安都愣住了。

見過女人打架,可都是薅頭髮抓臉撕衣服的,這麼凶悍乾脆的還是第一個。

周晉南隻是在一旁護著,隻要許卿不受傷就行。

許卿指著青年:“當我說話不好使是吧?那你就試試!”

凶巴巴的語氣,帶著幾分嗆辣。

閆伯川過來時,就是看見這麼一幕。

許卿這個模樣,倒是有幾分像母親葉楠了,忍不住含著淚花笑起來。

捱打的小夥不服氣,可是許卿身邊的男人看著像是能吃人,他們也不敢動。

公安無奈,原本也不是太嚴重的打架,批評教育一番,讓各自回家。

許卿瞪眼怒視著幾人出門,才發現閆伯川站在門口,他明明笑著,眼底卻是淚花浮動。

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時,卻冇想到閆伯川突然直奔周晉南而去,冇等周晉南有反應,一拳砸在他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