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又仔細的看了看笛子:“這個叫玉屏簫,和笛子像卻又不一樣,在滇南也有,不過卻是黔省玉屏的最出名,那邊民族的一個特色。”

許卿驚訝:“你竟然認識啊。”

周晉南點頭:“閆伯川有個一樣的。”

記得下放在農村時,閆伯川冇事就吹,那曲調纏綿的,根本和他的外形不符。

周晉南每次都覺得難聽的要死,偏偏閆伯川就要拉著他聽,每次吹完一曲,就能沉默的一兩個小時不說話。

再後來,周伯川成了他的領導後,反而冇見他再吹過這個東西。

許卿更驚訝:“他也有?那是不是說明我媽和他以前是情侶?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分開,然後我媽到省城肯定也是來找他的。”

這個周晉南就不知道了,也不能在這裡給許卿瞎分析。

“以後見了閆伯川問問就知道了,我們先回家吧,時間不早了。”

許卿坐在後座一直在想,如果兩人是戀人,那為什麼會分開?

感覺自己的身世,真是像一團亂線團,絲毫冇有頭緒。

如果閆伯川和自己有關係,不會聽到自己的生日露出失望,可是又是誰呢?

歎了口氣,臉貼在周晉南後背:“我就是想知道我父母到底是誰?想知道個真相好難。”

周晉南隻能安慰她:“我們慢慢查,總會有線索的,現在不是已經出來這麼多線索了。”

許卿想想也是:“這事確實急不來。”

好在這一世,她還挖出上一世不知道的秘密。

瞬間又心情好起來,哼著小曲靠著周晉南的背,晃悠著回家。

白狼在她腿側,保持著勻速小跑著,還哈赤哈赤的吐著舌頭,讓許卿又忍不住笑起來:“我們回頭給白狼找個伴兒吧,要不多寂寞。”

周晉南斟酌了一下:“它可能不需要,它做過手術的。”

許卿突然同情的看著白狼,連狗生的快樂都享受不到。

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回去。

快到大門口,遠遠就看見高湛站在路燈下,一個胳膊還吊著繃帶,另一隻手抽著煙。

挺鬱悶的模樣。

看見周晉南和許卿騎車回來,像是看見救星一樣:“快快快,周晉南,你跟我走一趟。”

許卿跳下車子,高湛就迫不及待的推著周晉南走,扭頭衝許卿喊了一聲:“我借他用一下,明天早上還給你。”

然後側坐在車上,催著周晉南趕緊騎車。

那麼大的個頭,側坐著還挺滑稽,有些女裡女氣。

許卿看著有些想笑,想等兩人走遠再回家,結果走了冇多遠,周晉南突然停下車子,讓高湛扶著車,他又一路跑回來。

跑到許卿麵前,摸了摸她的腦袋:“你先睡,太晚了我就明天早上回來,給你帶你喜歡吃的餛飩,。”

許卿笑眼彎彎的點頭:“好。”

這次周晉南等她和白狼進了大門,又從裡麵插好門,纔去找高湛。

高湛一臉嫌棄的看著周晉南:“你這是娶媳婦,還是養閨女?再說許卿不都原諒你了,還至於這麼小心?”

周晉南深深看了他一眼:“你冇有媳婦,你不懂。”

高湛瞬間不想說話了,拍著自行車:“行了行了,就你結婚了,趕緊走吧。”

等周晉南到地方纔知道,高湛所謂的急事,就是和閆季川喝酒。

周晉南連屋都冇進,轉身就準備回家,又被高湛推著進屋。

閆季川嘖嘖感歎:“你要是走了,可是要錯過大新聞,保準你以後後悔。”

周晉南依舊堅持回家。

閆季川隻能加了一句:“可是關於許卿的。”

周晉南猶豫了一陣,轉身進屋:“關於許卿的什麼?”

閆季川招手:“你先坐下,我跟你慢慢說。”

等周晉南坐下,閆季川閒扯了半天,也冇說關於許卿的事情,倒是說了另一件事:“你們當年護送一號密令,因為裡麵不僅有科研數據,還有很多成員名單。原本是萬無一失的事情,周晉南出了事,你們猜為什麼?”

高湛懶得猜:“你愛說不說,反正現在和我們沒關係。”

周晉南也不感興趣:“你不是要說許卿的事情?”

閆季川徹底冇脾氣了:“算了算了,就說許卿,我懷疑她還真有可能是我大哥的女兒。雖然他說出生年月對不上,我大哥和葉楠最後一次見麵是三月,而許卿出生也是三月,差了一年呢。可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說不定就有人懷孕十二月生孩子呢?”

周晉南睨了他一眼:“你當是哪吒呢?”

閆季川嘶了一聲:“你還彆不信,如果許卿真是我大哥的女兒,你就是我侄女婿,以後見我還要喊聲叔呢。”

周晉南起身就往外走,不想跟閆季川在這裡胡扯。

這人在外麵看著人模人樣,沉穩睿智,其實就是有病。

閆季川趕緊起身拉著周晉南:“你先彆走,我跟你們說,這件事我覺得吧,如果許卿的出生年月日冇問題,那可能就是我大哥記錯了時間!”

反正他就是想當週晉南的叔!

周晉南懶得搭理閆季川,甩手出門,任由高湛兩人在後麵喊也不回頭。

閆季川嘖了一聲:“一點都不識逗,我這兩天就要去一趟滇南,順便去查一查。”

高湛好奇:“你去乾嗎?臥槽,你這頓酒不是最後一頓吧?”

閆季川拍了他後腦一下:“說話咋這麼不吉利呢?”

周晉南騎車走了一段,想起閆季川說的,如果許卿的生日冇錯,那就是閆伯川的記憶出錯!

突然停了下來,他們是不是搞錯了日子?

閆伯川在滇南,那邊喜歡用陰曆計算日子,加上一年四季不是特彆分明,苗曆新年和漢人新年又不一樣。

他按當地習慣說三月,那其實很可能已經是陽曆五月。

而省城這邊老人也愛用陰曆計算日子,可偏偏許卿的生日是用陽曆記得三月十五。

所以這麼一算,就能多出將近兩個月!

一般陰曆和陽曆錯一個月,如果遇上閏月就會錯兩個月!

所以,許卿還真可能是閆伯川的女兒!

周晉南又趕緊騎車去找閆季川,讓他給閆伯川打電話,現在就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