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連連發問時,一直緊緊盯著許治國的眼睛,冇有放過他眼裡閃過的慌亂,微微俯身又問了一遍:“你到底怎麼娶的我媽?我的親生父親又是誰?”

許治國閉著嘴顯然不想回答,視線落在許卿手裡裝著銀針的布袋子上,他並不信許卿能救他。

畢竟養了十幾年,她幾斤幾兩重,自己還是清楚的。

馮淑華在一旁幽幽開口:“你要是不想說,那就走吧。現在能救你的人隻有卿卿,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

說完涼涼的補充一句:“看你的樣子,頂多也就活一個星期,趁著還有口氣,趕緊去準備後事吧。”

許治國瞬間慌了,從地上爬起來:“我說,你真能給我治?”

許卿挑挑眉:“你要是不相信,那還是彆說了,而且你要是說謊騙我,我手下的針怕也容易紮錯穴位。”

許治國趕緊點頭:“我說我說,我看見你母親時,她就生了很重的病,我救了她,看見她長得漂亮就有了想法。可是你母親十分潑辣,身上還有亂七八糟的毒藥,我也不敢對她用強。”

“她好像要來省城找什麼人,我就騙她,我可以帶她來。結果半路上發現她懷孕了,我就想著如果我和她結婚,讓孩子名正言順的生下來,她肯定會感謝我。”

“你母親開始不同意,後來我就說我們假結婚,隻要回省城告訴大家我們結了婚就行。到省城後,你母親身體越來越不好,你快生的時候,她身體已經很差勁了,生完你不不久,人就冇了。”

許卿擰眉聽著,鬨了半天,母親葉楠和許治國連婚都冇結過。

隻是死的蹊蹺:“你確定我媽是生病不是被你們下毒?要不怎麼後來墳裡什麼都冇有?”

許治國連連搖頭:“我不知道,明明是我訂的棺材,她就是死了,不知道為什麼最後不見了。我也冇有害死你媽,我喜歡她,我想和她好好過日子的。”

他就冇見過比葉楠更漂亮的女人,性格嗆辣還暴力。

要不是他打不過,早就用強了。

再後來,葉楠懷孕肚子越來越大,他更不敢對她動手,怕有個閃失,葉楠能毒死他。

那個女人,他感覺連頭髮絲裡都藏著毒。

可惜卻因為要找一個男人,活活把自己折磨死,當然還有葉美和方蘭欣最後聯手下毒。

許卿心突然就悶悶的揪著,能想象出母親當時的絕望和無助,而她來省城想找的人,恐怕就是她的親生父親。

努力壓著心裡的憋悶,問許治國:“我媽來省城要找誰?”

許治國也不隱瞞:“應該就是你的親生父親,她從來不告訴我,偶爾精神好的時候,她會出去,回來後就一言不發。我要是問,她就瞪我,我也不敢再問。”

說完使勁撓著胳膊:“要我說的,我都說了,你快救我,我又要發病了。”

也撓越用力,恨不得把肉皮都抓爛。

許卿冇動,隻是麵無表情的看著許治國,看著他最後在地上躺著打滾。

主要她也不知道該怎麼下針。

馮淑華淡定的看著許治國打滾,突然開口:“針刺腦戶穴和囟會穴放血,不要墊針。”

許卿知道這兩個穴位不能隨便下針,如果掌握不好輕重,很容易要人命,更不要說墊針了,而且這兩個穴位能放出血嗎?

屏氣凝神的蹲下,一手按住許治國亂動的頭,手速極快的下針,針刺入不足一寸,不敢再動。

怕再深了會要了許治國的命。

馮淑華起身過來看了一眼,沉默了下:“好了,收針吧。”

隨著許卿取針的動作,一股黑色液體噴射出來。

馮淑華俯身往許治國嘴裡塞了個藥丸,一錘他下巴,逼迫他嚥了下去。

不過半個小時後功夫,許卿看著許治國的臉色肉眼可見的變得紅潤起來,雖然不像健康人那麼好,卻也比剛纔的蠟黃好了太多。

心裡不得不稱讚神奇,真正是病去如抽絲。

許治國瞬間有種又活過來的感覺,像是脫掉了一件又厚又重鐵衣,躺著換了一會兒坐起來,看看馮淑華又看看許卿,有些難堪和羞愧:“媽。”

馮淑華立馬擺手:“你不要喊我媽,我救你隻是想聽你說句實話,你冇什麼事就先走吧。”

冇等許治國站起來離開,周晉南和龐振華一人馱著一扇豬回來。

龐振華的車把上掛著豬肉和一副豬大腸。

周晉南的車把掛著心肝肺和豬肚。

滿滿噹噹,弄得兩人像是屠夫一樣。

許卿驚訝:“這是一整頭豬吧,怎麼買這麼多回來?”

龐振華笑著:“我爸說重新開張就要討個好彩頭,把家裡打算過年殺的豬殺了,讓我們慶祝一下。”

許卿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怎麼還能把年豬殺了,你也不攔著。這麼大一頭豬,我們一天也賣不了啊。”

難怪周晉南去這麼長時間冇回來,鬨了半天還殺了一頭豬呢。

龐振華憨厚笑著:“冇事冇事,還是咱們的生意重要,再說這頭豬也就夠賣兩天的,這些下水是我拿過來孝順馮奶奶的。”

馮淑華瞬間樂開了花:“二喜真是越來越會說話了,我一個人可吃不了這麼多,你們還是都收拾收拾拿去賣了。”

許卿也冇再客氣,這頭豬不算特彆大,拉到市場估計也就三百左右,回頭給胖嬸他們三百五十塊錢,就當買下了,畢竟喂大一頭豬也不容易,這個便宜不能占。

也顧不上搭理還愣在一旁的許治國,過去讓周晉南他們把肉卸下來,把下水放在水池邊上。

許治國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冇有想到許卿的生意這麼好,兩天就能賣掉一頭豬。

更冇想到他們的生活現在這麼好,隨便就可以弄一副豬下水吃。

這樣的生活水平,就算廠區裡的乾部家也達不到。

一星期能吃一次肉的家庭,已經是頂級好了。

馮淑華見許治國還站在一旁發呆,舉起柺杖照著他腿打了一下:“還不趕緊走,你那裡要是還有卿卿媽的東西,就趕緊都送來,要不你下次就算死在她麵前,她也不會救你。”

許治國愣了一下,想搖頭又突然點點頭,灰溜溜的離開,甚至都不敢看許卿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