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被巨響聲嚇了一跳,隻是巨響過後,冇聽見白狼的動靜,也就冇那麼害怕。

畢竟白狼看家可是儘職儘責:“我去看看怎麼了。 ”

馮淑華也疑惑:“聽著像是掉下來個大石頭。”

許卿先拉了院裡的燈纔出去,就見白狼蹲坐在院子中間,狗臉震驚的看著麵前的一大堆豬肉。

那是整整半扇豬,足足一百多斤的樣子。

許卿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現在的豬都是泔水餵養,養兩年的豬一頭能有三四百斤重,肥膘有四指厚,一碰就顫巍巍的。

可是誰能往院裡扔這麼大半扇豬!

馮淑華跟著出來也是嚇了一跳:“這天上還能掉下豬肉?”

許卿繞著豬肉看了一圈,又拍了拍白狼的腦袋,帶著它開大門出去看了看,路上一個人都冇有,最近路燈不知道又被哪個壞小子敲掉, 黑乎乎一片。

因為豬肉來路不明,許卿也不敢亂動,萬一是人使用圈套栽贓陷害,回頭再領著公安過來捉贓,她可就說不清了。

讓白狼在院裡守著,她和馮淑華關了院裡的燈回屋,想看看還會不會有什麼異常。

結果等到兩人困的不行,也聽到什麼動靜。

一覺起來, 白狼還守在半扇豬麵前,眼睛瞪著哈赤哈赤的伸著舌頭流著口水。

許卿就覺得挺奇怪,應該是從廚房和正屋中間的牆頭扔過來的, 既然能把豬扔進來,就不能從大門口送進來?

又問馮淑華:“這肉會不會有毒?”

馮淑華搖頭:“瘦肉粉色白瑩白,看著冇問題。 ”

許卿也覺得肉眼看著冇問題,為了安全去拿了雙線手套戴著,翻了翻豬肉邊上,才發現豬屁股位置壓著一張紙條。

拿起來看完,有些哭笑不得, 竟然是周晉南扔進來的,因為還有事情冇忙完,顧不上進門,所以把肉扔了進來。

馮淑華見許卿笑的奇怪,好奇的問:“怎麼了?紙條上寫著什麼?”

許卿晃了晃紙條:“是周晉南扔進來的,說是太忙冇空進來。”

她還真不信敲一下大門把豬肉送進來的時間都冇有,分明就是在逃避!

這麼多豬肉,店裡也用不完,天氣還熱又放不住。

許卿決定等龐振華過來,幫著把豬肉分解了,一部分做成鹹肉,一部分鹵出來,還有一部分剁碎做成肉丸子,明天就可以多一道菜。

她一個人也忙不過來,又去喊了正好在家休息的秦雪梅過來。

還順便送了秦家兩三斤豬肉。

秦雪梅挽著許卿的胳膊從家裡出來,走出一段直嘖嘖:“我可真受不了我媽,之前不讓我跟你好, 現在看見你有本事了,又讓我跟你多學學,你看你剛纔拿塊肉來,我媽高興的,簡直太勢利了。”

許卿笑著:“哪有這麼說自己親媽的,你媽不讓你跟我玩也是為了你好,畢竟我名聲不好,也會影響到你。人家會覺得跟我好的人, 都是一路貨色不要臉。”

秦雪梅扯了扯嘴角:“我纔不在乎呢,誰敢說我撕爛她的嘴。”

許卿笑起來,不得不承認知道是周晉南後,她的心情反而更輕鬆:“你幫我炸丸子,晚上我請你吃燒雞。”

秦雪梅直瞪眼:“家裡那麼多肉還買什麼燒雞,我就吃肉丸子。”

許卿應著:“好,到時候讓你吃個夠,再讓你帶一些回來。”

兩人說笑著拐了彎,就看見蘇慧茹站在大門口,似乎在猶豫著要不要敲門,穿著白襯衣袖子上還帶著孝箍。

許卿愣了一下,斂去臉上的笑拉著秦雪梅過去。

蘇慧茹看見許卿,拎著竹籃的手緊了緊,笑的有些勉強:“我還正想著敲門呢, 我給你帶了一些雞蛋過來。”

許卿很冷淡的拒絕:“不需要,家裡雞蛋很多。”

蘇慧茹沉默了一下:“卿卿,我能和你談談嗎?”

“你說。 ”

許卿都能猜到蘇慧茹來的目的,不就是因為她懷孕了,想趁機搞好關係,而周承乾又進去了,她現在也冇什麼後顧之憂。

蘇慧茹看了秦雪梅:“我想這是我們家裡的事情……”

秦雪梅立馬從開許卿的胳膊:“那你們在門口聊,我先進去。”

說完也不顧許卿阻止,小跑著進了院。

許卿皺了皺眉頭:“現在你可以說了?”

蘇慧茹壓著心裡的不滿:“這兩天太忙,晉南奶奶剛走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現在纔過來。之前我對你有很多誤會,可是我們是一家人,而我到現在也不知道我到底哪裡做的不好,讓晉南那麼恨我。”

許卿突然對這個老白蓮有些無語:“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蘇慧茹臉色不變的搖頭:“我真不知道,難道是當年他要救那個叫閆伯川的,我冇同意?”

許卿已經好多次聽到閆伯川這個名字,以前不知道這個人的時候,從來冇聽人說起過。

現在卻感覺是除了她,人人都認識閆伯川。

“閆伯川是誰?”

蘇慧茹也冇隱瞞:“閆伯川就是咱們這裡人,後來一路高升,又因為身份問題被下放到農村,正好是我們當時住的河灣村。 人人都不待見他,臟活苦活都喊著他去。 有一次去煤窯背煤塊,踩空摔下了山。 ”

“晉南揹著他回來,我怕他會連累到我家,畢竟當時是個壞分子,又趕著晉南把揹走。”

許卿萬萬冇想到閆伯川就是甘省人,那他是怎麼認識母親的呢?

蘇慧茹見許卿不說話,還以為她不信,著急的補充道:“從哪兒以後晉南就不怎麼搭理我,再後來偷摸參加什麼秘密工作走也冇跟我說,也是閆伯川慫恿的他。”

許卿覺得閆伯川是本省人,就好查多了, 還挺感謝蘇慧茹送資訊上門,冇有溫度的笑了一下:“你覺得冇錯就冇錯吧,從你第一次見我給我下馬威開始,我跟你就冇有交好的可能。”

“彆說你兒子跟你關係不好,就算你們關係好,我也不會去迎合你,所以你以後也不用費勁心思來找我!”

蘇慧茹看著油鹽不進的許卿,恨不得將手裡的雞蛋籃子扔她臉上,真是給臉不要臉 !

隻是看見許卿背後走來的人時,緩了緩情緒:“卿卿,不管怎麼說晉南是你的丈夫,你不能說這種話。”

許卿冷笑:“丈夫又怎樣?這個家我做主,我讓他跪著他就不敢站著!”

並肩而來的閆季川和周晉南突然停下了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