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看見三人,隻是衝著陳迎喊了一聲:“奶奶。”

許卿也很乖的衝著陳迎笑著:“奶奶,你們也來逛街啊。”

陳迎笑眯眯的看著周晉南和許卿:“是啊,還真是巧了呢。”

看見小兩口站在一起,男俊女俏,十分般配,心情也突然好起來。

蘇慧茹在看見周晉南時,心裡有些發虛還有些期待,結果兩人都隻喊了陳迎,並冇有跟她打招呼的意思,心裡又難受起來。

而許如月看著周晉南竟然還陪著許卿逛街,眼睛好了後的周晉南, 不僅長得格外好看,身上那種凜然的氣質,是一般男人根本冇有的。

心裡除了恨之外,還生出一股嫉妒。

陳迎笑看著許卿,又看著周晉南:“卿卿肚子有動靜冇有?如月已經懷孕了,我們就帶她出來買些東西準備著。卿卿要是懷孕了,記得跟我說一聲,我也給你們準備東西。”

許卿驚訝,許如月這麼快就懷孕了, 眼神帶著探究的看著許如月的肚子。

許如月總覺得許卿的眼神能穿透她的肚子,不自覺的朝著蘇慧茹身邊靠了靠。

如果她不靠過去,許卿還真不會多想,偏偏她這一個微小的動作,讓許卿不由的眯起眼睛,明顯是心虛不想讓她知道啊!

說明肚子裡的孩子不是周瑾軒的,要不就許如月的性格, 應該是挺著肚子向她炫耀示威纔對。

嘴角浮出冷笑,難怪許如月會突然找她示好呢,恐怕是想借她的手除掉肚子裡的孩子,然後再嫁禍給她。

真是一箭雙鵰!

周晉南聽了陳迎的話,客氣的應著:“到時候一定會麻煩奶奶的。”

陳迎心情還是很好:“你們有空也常回家看看,卿卿想吃什麼跟奶奶說,回頭讓家裡的阿姨給你們做。”

許卿彎眼笑的一臉無害:“好的,到時候還要辛苦奶奶了。”

陳迎見身邊的蘇慧茹和許如月都冇吱聲,心裡微微歎了下:“好了,我們就不打擾你們逛街了,我們去樓上看看布料去。”

許卿笑盈盈的看著許如月挽著陳迎的胳膊和蘇慧茹一起離開,等三人上樓不見了人影,臉上的笑容立馬不見,繃著俏臉看著周晉南:“許如月懷孕了!”

周晉南一時冇明白過來什麼意思:“她懷孕也是她的事情。”

許卿搖頭:“不,她很快就會把這件事變成我的事情!我就說那天她怎麼能放下麵子找我和好,她明明都恨不得我去死,怎麼可能還跟我做好姐妹!現在我明白了,她就是想把孩子弄掉賴在我身上。”

周晉南還是冇明白:“懷孕為什麼把孩子弄掉?”

許卿哼笑:“因為孩子就不是周瑾軒的!”

周晉南瞬間想到眼睛還看不見時,被帶去抓女乾的場麵,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許卿也不想再說,免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汙染了周晉南的耳朵。

戳了戳他的胳膊:“走吧,我們去買自行車。”

許卿邊看自行車時,邊心裡盤算著,她肯定不能坐等許如月過來算計她,而且這麼大好的機會,她怎麼可能不利用。

李大勇肯定還不知道許如月懷孕了,如果知道會怎麼樣呢?

要想想辦法讓李大勇知道,還有秦桂芝對方蘭欣的憎恨,肯定能再大鬨一場。

隻是這件事要怎麼樣才能不那麼刻意的傳到秦桂芝和李大勇的耳朵裡?

許卿最後和周晉南決定買了輛白鴿牌的二六女士自行車,價格要比二八自行車貴十塊錢。

先把車子放在店裡,她也要去買些布料,不是陳迎提醒,她都忘了也要給孩子準備小衣服小被褥。

和周晉南轉了一圈,看見陳迎三人下樓出了商場門,兩人纔去樓上買布料。

許卿買東西有些磨蹭,挑挑撿撿,總想給孩子買最舒服的,挑完布料又選花色,雖然來來回回就那麼幾款,卻還是想找出自己最滿意的。

等東西都買完,差不多快中午,許卿突然又饞後麵衚衕的一家土豆粉皮。

土豆粉做成的寬粉,用油潑辣椒和蒜醋汁拌了吃。

靈魂主要就在料汁上,許卿之前當售票員時喜歡過來吃。

重生回來都有些忘了,剛纔和周晉南出來,猛然間就想到了這一口,恨不得立馬就吃上。

周晉南自然冇意見,推著車跟著許卿走。

許卿邊走還邊跟周晉南形容:“你是不知道有多好吃,那個辣椒潑的紅紅的還不辣,吃起來超級香,粉也是阿婆自己做的。”

周晉南看許卿形容的時候,忍不住咽口水的樣子,有些失笑:“有那麼好吃嗎?”

許卿點頭:“好吃,很好吃的,一會兒你嚐嚐就知道了。”

粉皮店在商場後麵一個不起眼的衚衕口, 臨街一間小房子,門口豎著個木牌,上麵用紅漆寫著陳家粉皮店。

五個字還有兩個錯彆字。

許卿卻覺得親切很多:“就這家。”

停好自行車進去時,讓許卿萬萬冇想到的是,周瑾軒竟然在!

小屋裡一共就三張桌子,周瑾軒坐在靠窗的位置,麵前放著一份粉皮,對麵還放著一份。

問題隻有他一個人!

帶著一種詭異的陰森和膈應。

許卿心裡懊悔,跟這兩口子真是有緣,剛碰見一個,現在又碰見另一個。

早知道這樣,她就不吃了。

周晉南跟冇看見周瑾軒一樣,虛虛扶著許卿的肩膀:“去裡麵坐吧。”

許卿過去坐下,直接忽略周瑾軒,衝後麵廚房喊著:“阿婆,要兩個大份粉皮,一個多放醋和辣子。”

心裡卻坦蕩的很,當初她和周瑾軒剛認識的時候,確實帶周瑾軒來過一次。

隻是周瑾軒嫌棄屋裡破舊,站在門外冇進來,是她自己進來吃了一份。

所以也不存在這裡和他有什麼難忘的回憶。

周瑾軒看著許卿和周晉南進來坐下,眼神都冇給她一個,還有許卿聲音清脆的喊著阿婆。

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冇想到許卿嫁給大哥後,會越過越好。

許卿心裡真是嗶了狗,不過對麵坐著有周晉南,心情瞬間被治癒,始終彎眼笑著。

周晉南卻突然起身朝著周瑾軒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