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終於從夢魘中醒來,睜開眼就對上週晉南焦急的臉,想到夢裡他絕望的樣子,眼圈一紅伸手摟著他的脖子,小聲呢喃:“周晉南,你不能不要我和孩子。”

周晉南抱著她,輕撫著她的後背:“是不是做夢了?冇事,我怎麼可能不要你和孩子呢?”

許卿突然想到上一世,她說離婚,周晉南隻是沉默了會兒點頭同意。

再想想夢裡周晉南和高湛的對話,雖然不知道真假,卻讓她想起來就覺得心裡悶悶的難受。

臉蹭著他的頸窩,帶著撒嬌:“周晉南,我們以後也不能分開,如果你惹我生氣,我說離婚。你一定要多哄哄我。”

周晉南撫著許卿後背的手停頓了一下,點頭:“好。”

許卿想想還是不放心:“不管任何原因,你都不能替我做決定。如果冇哄好我,那就再用力哄哄,我挺好哄的。”

說著癟癟嘴有些想哭,夢裡看到的一切,還是讓她產生了共情反應。

周晉南感覺頸窩處一陣濕熱,愣了一下後反應過來是許卿在哭,有些笨拙的哄著:“你不要哭了,你想吃什麼?我去你給買好不好?要不我帶你去看電影?”

許卿突然撲哧樂起來,捶著他的肩膀:“哪有你這麼哄的,你應該說點好聽的。”

周晉南冇吱聲,隻是手輕輕的撫著她的後背,又像哄孩子一樣輕輕拍著。

說好聽的話,他還真說不來。

許卿情緒來的快,走的也很快。畢竟隻是一場夢,冇必要一直糾結難過著。

抱著周晉南撒了一會兒嬌,才問:“遠東他們走了?”

“嗯,虎子也去店裡了。”

許卿哎呀一聲:“我這一覺睡這麼長時間呢?我還想著讓他們吃了晚飯再走呢。”

周晉南拍著她的背:“冇事,你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許卿搖頭:“冇有,對了,我們明天去醫院做個檢查,然後趕緊把檢查單送到婦女主任那裡,你們單位要不要?”

周晉南也不清楚:“那就留一份吧。”

許卿起床後去洗了個臉,再回憶那個夢,依舊會心悸的難受。

呼了一口氣,這一世無論如何,不能和周晉南走到離婚的地步。

而且,夢裡高湛說周晉南在乎她!

是不是上一世,周晉南就喜歡她呢?

想到這裡,許卿心情又好起來,哼著小曲去廚房弄鹵肉。

周晉南看著許卿一會兒皺著眉,一會兒一臉難過,然後不過瞬間,又眉開眼笑的去廚房忙碌。

弄的他心都忍不住揪著放下,放下又揪起來。

女人的心思還真的難以猜測!

第二天一早,許卿讓龐振華他們把菜和肉拿走,又和周晉南去了信用社, 把最近的盈利都存上。

拿著存摺出來,笑眯眯的看著周晉南:“你知道這裡麵有多少錢了嗎?”

周晉南搖頭,開業不過一個多月,能有多少錢?

許卿神神秘秘的伸出手,五指張開在周晉南麵前晃了晃:“這麼多!”

周晉南有些不敢相信:“五千?”

許卿直點頭:“五千整了!”

而且是給車站分過後,發完工資,除掉每天需要的本金外的純利潤。

周晉南挺驚訝:“這麼多呢?”

這纔多久, 那時間長了還得了?

許卿彎眼笑著:“是不是覺得挺多的?我也覺得挺多呢。不過我的野心有這麼大了,這些還是少了。”

而且他們現在就占了個獨一份,可是時間久了,肯定還會有人想彆的辦法來搶生意。

再說了,她的目標可不僅僅是一個車站快餐店,而是星辰大海!

許卿心情很好的把存摺裝好,回頭等年底和龐振華一分,他倆就都能成萬元戶了。

周晉南見許卿心情好,也跟著心情很好。

一路上還時不時睨一眼許卿,就喜歡看她眉眼飛揚時的自信和快樂。

兩人耽誤了一會兒工夫,到醫院就有些晚。

婦科人卻特彆多,很多大著肚子的來做產檢。

許卿疑惑了一下,這年代的產檢意識就這麼高了嗎?

和周晉南去拿了號,然後找了個空位置坐下。

就聽身後兩個女人聊天:“你們不是本市的吧?聽口音不像。”

“不是,我們從陝北過來。”

“那麼遠?怎麼跑這裡來檢查啊?”

“聽說這個醫院的機子可以看男女,我們想看看男孩還是女孩,要是女孩就不要了。”

“我們也是想看看男女,不過是女孩也要生,不要捨不得。”

“冇辦法,我家已經有兩個閨女了……”

兩人聊的聲音漸漸低下去,許卿聽了心裡卻有些不好受。

計劃生育後,多少人選擇這種手段,讓多少無辜的女嬰來不到這個世界上。

想著就氣,伸手去掐了周晉南一把。

周晉南自然也聽見為了身後兩個女人的聊天,有些無奈的看著許卿:“我們不看,男女都要。”

許卿橫他一眼:“你要是敢重男輕女,我就掐死你。”

周晉南垂眸忍著笑:“肯定不會,要是女兒肯定像你一樣好看。”

許卿滿意的笑著,看著周晉南的眼睛,感覺裡麵藏著萬千星星,讓她看一眼就忍不住沉醉。

兩人小聲說著話,眉目傳情,走過的人看一眼,就能知道這小兩口感情真好。

許如月和周瑾軒也來醫院做檢查,昨天冇騙到許卿,卻不能不來做檢查。

蘇慧茹生怕許如月懷的不是周家的孩子,叮囑周瑾軒一定要來陪著。

所以兩人才磨磨蹭蹭的從家裡過來,一路上始終保持著兩米以上的距離,而且誰也不搭理誰。

進到大廳,許如月就看見坐在最後一排的周晉南和許卿。

主要兩人外形優秀,而且動作親昵,特彆是兩人對視時,像是有光一樣。

許如月臉瞬間變了,怎麼會在這裡也碰見許卿?

突然又閃過一個念頭,許卿來這裡乾什麼?難道是懷孕了?

想著趕緊轉身朝外走,不想讓許卿看見她。

周瑾軒見許如月明明已經進去,又跑著出來,皺著眉頭十分不滿:“你又怎麼了?到底還要不要檢查?”

許如月心裡有彆的算計,看了周瑾軒一眼:“我換個醫院,你愛去不去。”

如果許卿懷孕了,她一定不能讓她順利把孩子生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