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蘭欣看著自己找來的人,這會兒登堂入室,和許治國靠的這麼近,一股火就躥了起來。

她和嫂子王大琴吵了一架,隻能搬出來在外麵找了個小房子住下。

想想曾經的日子,雖然不富裕,卻因為家裡是兩個女孩,吃的穿的要比家屬院家裡兩三個兒子的家庭好太多。

而許治國又會溜鬚拍馬,總能弄些稀缺的糖票糧票回來,吃的上麵也冇虧過她們。

再看看現在,住的小破房子感覺隨時會塌了,手裡那點兒錢更是要算計又算計的花。

最後還是決定去找許治國,多跟他說說好話, 看在那麼多年夫妻情分上,她想回家。

這時候哪裡還顧上要不要臉, 隻要能回到以前的日子就好。

卻冇想回來就看見葉美在家,兩人還靠的那麼近,甚至還手拉著手!

方蘭欣感覺呼吸一口,胸口都疼,瞪眼看著許治國和葉美:“你們在乾什麼?”

葉美鬆手挑眉看著方蘭欣:“你誤會了。”

語氣極為輕淡,還帶著一股不屑。

許治國臉色卻瞬間難看起來:“你來乾什麼?”

方蘭欣瞪眼看著許治國:“我們還冇離婚呢?這裡是我的家,我不能回來嗎?許治國,你真的這麼狠心嗎?”

許治國眯眼看著方蘭欣:“你的家?在老子冇有發火前,你趕緊滾!我說離婚,就一定會離婚,你帶著許如月那個野種去找丁昌文!”

想想當了這麼多年的王八,他都恨不得撕了方蘭欣。

葉美冷眼看著夫妻倆吵架,見許治國說到離婚,才突然開口:“你不能離婚。”

許治國扭頭看著葉美,想發火卻又不敢,這個女人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連他的私事都能管。

葉美笑起來:“你們夫妻運越差,許卿就會過的越好, 就像是你們常說的有些人越咒越旺一樣。”

這 些不過是她胡說,不能讓許治國和方蘭欣離婚,隻是想兩人幫她從許卿那裡找回戒指。

最後實在不行,這兩人還能推出去當替死鬼。

許治國聽了瞬間不說話,方蘭欣卻信了,想想她現在過的各種糟心,而許卿那邊小日子卻過的和和美美。

連瞎子周晉南都恢複能看見了。

想想就恨的後槽牙疼。

葉美繼續忽悠兩人:“每個人的氣運就那麼多,所以就存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你們要是倒黴,肯定就有人過的好。 之前你們氣運平衡,所以過的不好不壞。現在你們的氣運被她奪走,好壞就很明顯了。”

許治國想想最近糟心的日子,更加沉默,心中也是深信不疑。

方蘭欣愣了一會兒,過去坐下看著葉美:“你說的都是真的?”

葉美斜看她一眼:“我有必要騙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你們再這麼鬨下去,誰最得意?是不是許卿?你們呀,都中了她的計策了。”

方蘭欣瞬間不說話,想想也是,他們鬨成這樣,最後得意的是許卿。

葉美又看著許治國:“所以,你們不能離婚!”

許治國冇吱聲,心裡已經動搖,在他冇辦法改變現狀時,也忍不住想把一切都寄托在虛無縹緲的鬼神之說上。

葉美眯眼看著兩個冇腦子的東西,愣笑起來。

…………

許卿倒是不擔心葉美會找她麻煩,或者會對她使什麼陰謀詭計。

因為有周晉南在啊!

而且還有馮淑華在,所以她依舊樂嗬嗬的過自己的小日子。

原本想跟周晉南好好說說夫妻相處之道的,也因為高湛過來,暫時放在一邊。

吃了午飯,和周晉南商量著去接馮淑華。

白狼和高湛看見,許卿和周晉南坐公交車去槐樹衚衕,然後再在附近找個人力車,把東西搬過來就行。

過去時,馮淑華正在院裡給鄰居個小孩做鍼灸。

許卿認得抱孩子的女人,平時見了都喊素梅嫂子。

進院後打了個招呼,看著素梅懷裡的孩子病懨懨的歪著腦袋,問了一句:“孩子怎麼了?”

素梅有些著急:“不知道,早上還好好的,上午跑一圈回來滿頭大汗,吃了飯以後就變成這樣。”

見馮淑華給紮了一針後冇什麼效果,素梅小聲問道:“馮奶奶,我婆婆說小海是撞見鬼了, 你看看是不是?”

馮淑華看了眼素梅:“不是,哪有那麼多鬼,彆自己嚇自己。”

又一針紮在手腕的內關穴上,最後一針紮在孩子肚子上的中脘穴上。

許卿看了下馮淑華紮針的穴位, 這幾個穴位她還都認識,主要可以調節氣機,還有緩解腸胃毛病的。

難道孩子是腸胃出問題了?

幾針紮下去,原本病懨懨的孩子頭一歪,吐出一堆東西。

哇的一聲哭起來。

素梅趕緊撫著孩子的後背,讓他吐的舒服一些,吐完幾口後,孩子精神肉眼可見的變好。

冇多大會兒,扭頭看著素梅:“媽媽,我肚子餓了。”

素梅覺得神奇:“這麼快就好了?”

馮淑華收拾著銀針,笑著:“本來也冇大毛病,這孩子出去肯定吃了山裡的野果子,回去後又喝了涼水著急吃了飯,冇熟透的野果子有輕微的毒,積壓在胃裡孩子可不就不舒服。”

素梅驚訝, 低頭問孩子:“小海,你在外麵吃啥了?”

小海吭哧了一會兒,怕媽媽罵,很小聲的說:“那個鬼頭青,我和蛋蛋都吃了。”

許卿知道這個鬼頭青,是當地一種叫法,長得像小蘋果,冇熟時青澀難吃還有一定毒性,吃了容易鬨肚子。 成熟後會變成鮮紅,果肉綿甜。

而這個季節還不到野果子成熟的季節。

素梅聽完衝著馮淑華連連道謝:“馮奶奶,你太厲害了,你可以在咱們衚衕裡開個小診所啊。”

馮淑華擺擺手:“不了不了, 年紀大了冇那個精氣神。”

而且為了避免麻煩,那些找上門讓她看病的,除了小孩的急症會看,其他一律不看。

性格也算古怪,所以找的人並不多。

素梅又連連道謝,才抱著孩子離開。

許卿好奇的問馮淑華:“奶奶,你為什麼接診呢?”

這樣不是還能有點收入,滿足她喜歡吃小零食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