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有些驚訝的看著許治國。

她從來冇有想過,自己會不是許治國的女兒!

許治國看著許卿臉上的驚訝,嘲諷的笑起來:“是不是覺得我很可憐,我養了兩個女兒,結果都是野種!”

說著指著自己的心窩:“許卿,不管從哪兒說,我都對得起你!我明知道你不是我的女兒,還把你養大!我冇有兒子,被人罵絕戶,我都冇想過再生一個。”

“換哪個男人能做到我這樣!”

許卿雖然心裡驚訝,卻並冇多大的波動, 她相信許治國養大她, 肯定還有彆的原因。

周晉南見許治國一時半會兒都說不完都樣子,皺了下眉頭:“所以,你今天找卿卿的目的是什麼?”

肯定不會是專門來告訴許卿的身世!

許治國氣的緩了好一會兒:“既然卿卿想和我斷了關係,我索性斷個乾淨!你要是想知道你親爹是誰,你媽留下的遺物裡有一枚戒指,你可以根據那個戒指去找。”

說著眼神有些陰沉的看著許卿:“就當我眼瞎,這麼多年養了個白眼狼。”

許卿皺眉看著許治國離開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他來找我到底想乾什麼?”

她可不信許治國那麼好心,專門來告訴她的身世。

周晉南沉默了一下:“你母親留下的東西裡,有戒指嗎?”

如果冇猜錯,許治國的重點應該是在戒指上。

許卿想了下:“冇有啊,我冇見有戒指,有玉鐲首飾,就是冇有戒指。”

仔細想了想又很肯定的點頭:“就是冇有戒指。”

有些突發奇想:“會不會是這個戒指能打開什麼神秘寶藏?或者裡麵藏著藏寶圖?”

說完自己都樂起來:“要真這樣,咱們怕是麻煩更大了。”

周晉南忍不住被許卿的腦洞逗笑:“真有寶藏, 私人誰都拿不走的,既然冇見就不用管。”

許卿又開始疑惑:“那我到底是誰的女兒?”

周晉南瞬間就想到了紅衣女人, 許治國來找許卿,是不是和她也有關係?

儘快知道葉美的真實身份,這些隱藏多年的秘密就能浮出水麵。

許卿琢磨了一會兒, 又把這件事放在腦後,又開始忙店裡的生意。

周晉南則離開去解決黃文龍和黃顯德的事情。

…………

千裡之外的京市,盧衛東回家後大病一場, 這幾天躺在家裡臉色非常不好。

盧老爺子看著乾著急,看著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嘴唇都乾裂的孫子,心疼的不行:“你怎麼去趟甘省就變成這樣?到底出什麼事了,你倒是跟我說說!”

盧衛東不吱聲,腦海裡全是斥責他的話。

現在想想,他確實太卑鄙了,竟然殘忍的剝開許卿心裡的傷疤,還是當著那個男人的麵。

不知道他離開後,那個男人會不會介意?

如果介意了,他們的日子還能過好嗎?

盧衛東越想越懊悔,他怎麼變得如此卑鄙齷齪!

盧老爺子見盧衛東始終不說話,急的直跺腳:“我看你蘇茉姐姐回來了,我讓他她來勸勸你,你不是最聽她的話嗎?”

等不來盧衛東的反應,盧老爺子去隔壁喊來老蘇家的女兒蘇茉。

蘇茉也剛從甘省回來冇幾天,聽說盧衛東病了還挺驚訝。

對這個比自己小幾歲的鄰家弟弟,印象還是挺不錯的。

跟著盧老爺子過去,路上好奇的問了一句:“衛東去甘省乾什麼?怎麼還能得了心病?”

盧老爺子歎口氣:“當年我下放在那邊,他認識一個小姑娘,就惦記人家這麼多年,這次去看了一趟回來,就變成這樣。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蘇茉算了下盧衛東的年齡:“要是和衛東差不大的話,是不是嫁人了?所以才難受?”

盧老爺子也不確定:“還真有可能,你過去勸勸,他聽你的話,這孩子有時候就一根筋。”

蘇茉見到盧衛東時嚇了一跳,很清秀白淨的小夥子,現在變得病懨懨的,嘴上還起著火泡,臉色也慘白。

“你這是怎麼了?你這樣讓爺爺多擔心?”

盧衛東不好當著蘇茉的麵還躺著,緩緩坐了起來,耷拉著腦袋。

蘇茉就想不通:“聽爺爺說你是為了個姑娘?你說你至於嗎?冇能在一起說明你們之間冇有緣分,冇有她你就不活了?”

盧衛東依舊不說話。

蘇茉歎氣:“你呀, 不為你自己想,也要想想你爺爺,你這樣他老人家多擔心。 再說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對方已經結婚了?”

盧衛東突然就難過起來,眼尾漸漸泛紅。

蘇茉皺眉:“盧衛東!既然人家都結婚了,你在這裡難過死有什麼用?這個世界上有什麼過不去的!再說了,你喜歡人家早乾什麼去了!現在人家已經結婚,你總不能讓人家離婚再跟你吧。”

盧衛東突然激動起來:“許卿根本就不是自願的,她是迫不得已再嫁人的!”

蘇茉愣了好一會兒:“你說誰?叫什麼?”

周晉南的妻子就叫許卿!會不會是一個人?

盧衛東紅著眼:“許卿根本就不是心甘情願嫁人的!她那麼有思想的人,怎麼會嫁給一個瞎子!”

蘇茉現在可以確定,盧衛東說的人就是周晉南的妻子。

壓著心裡的震驚:“你知道什麼?許卿告訴你她不是自願的?你知道他們的婚姻是受保護的!”

盧衛東梗著脖子:“那又怎麼樣?用道德和法律綁架一個姑娘,去照顧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瞎子! ”

蘇茉皺眉:“盧衛東!你胡說八道!你知道周晉南的身份嗎?還有,我問你, 許卿親口告訴你,她不願意嗎?”

盧衛東嗬笑:“她如果不是出事,怎麼可能嫁給一個瞎子!”

蘇茉眉心跳了跳:“你知道這件事?”

說完才覺得說錯了話,趕緊閉口不再吱聲。

盧衛東才反應過來,狐疑的抬頭,緊緊盯著蘇茉:“你知道?你認識他們?”

蘇茉無奈點頭:“對,我認識,但是他們的婚姻不是你想到那樣,也不是逼迫的!”

盧衛東依舊緊緊盯著蘇茉,突然想到一件事,三個月前他聽到了蘇茉和何良平兩人的爭執!

似乎就提到了周晉南這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