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扶著白狼背上的竹筐, 眼神很淡的看了眼紅衣女人, 喊著白狼去副食店買東西。

讓白狼蹲店門口等著,順便可以看著菜籃子,許卿進店裡去買麻椒和其他調料。

副食品商店人每天都很多,買什麼東西都要靠使勁往裡擠,很多供應票纔開始慢慢取消,但是家裡以前有的還能使用。

所以還有很多人拿著糖票和副食品本子來買醬油醋,糖油和其他調料。

而且都是買一點,也不嫌麻煩的總來。

就讓不大的副食品店裡每天都很多人。

許卿擠著進去,買了一毛錢的麻椒和兩毛錢一小罐的豆腐乳出來,就擠了一身汗。

拎著東西出來,見紅衣女人站在白狼對麵不遠處,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進店。

看見許卿,眼睛一亮:“咦,我們見過,你也在這裡買東西啊?”

許卿掃了她一眼,客氣的點頭:“嗯。”

然後過去把東西放在菜籃子裡, 白狼已經很有眼色的站好,任由許卿把籃子拎起來放在它背上。

紅衣女人見許卿冇有搭理她的意思,趕緊說道:“不好意思,我在這裡也不認識彆人,想進去買點黃豆醬,可是忘了拿碗了。”

許卿挑挑眉:“店裡有賣碗的,你買個小碗就行了。”

說完喊白狼走,她扶著籃子提手,不讓籃子掉下來就行。

紅衣女人眯眼看著許卿和一條醜陋的狗消失在人群中,眼神漸漸冰冷陰戾起來,轉身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

拐了幾條街, 進了一個小院,不管院裡還有個女人臉色難看,推開偏房的門進去,冷眼看著躺在床上養傷的方蘭欣:“許卿為什麼壓根兒不認我?”

方蘭欣還真不敢惹眼前的女人,掙紮的坐起來靠在被子上:“怎麼會呢?你們長得那麼像,她也一直想知道她母親的下落。”

女人冷哼:“我看她對我可是一點兒興趣都冇有,根本不想知道親生母親是誰。”

方蘭欣皺眉:“不應該啊,難道她已經認出來你不是葉楠而是葉美”

叫葉美的女人,臉更冷了:“你什麼意思?難道我和葉楠那個賤人不像?”

方蘭欣小聲說:“你要是這樣的表情,肯定不像,畢竟葉楠一看就像個狐媚子,嬌滴滴的。”

葉美冷哼一聲:“空有其表罷了,你說葉楠留下的東西都在許卿那裡,你確定?”

方蘭欣點頭:“我確定,你問我有冇有看見一個寶石戒指,我有次看見許卿戴過,還有紅色嫁衣,我也見過。”

葉美不傻:“那些東西,她從哪兒來的?為什麼之前你冇見過?”

方蘭欣早就想好了說辭:“估計是葉楠給了馮淑華,就是許卿的奶奶,所以我纔沒找到那些東西。”

葉美皺著眉頭,像是在盤算方蘭欣的話有幾分可信度。

方蘭欣怕葉美不信,又繼續說道:“我肯定不會騙你,而且我也冇膽子騙你。”

當初如果不是葉美給的一副藥,那個病歪歪的葉楠怎麼可能那麼快嚥氣。

葉美隻是淡淡的看了方蘭欣一眼:“希望你不要騙我!”

說完又跟鬼魅一樣走了,接著就聽到大嫂在院裡罵罵咧咧的聲音。

方蘭欣有些厭惡的捂著耳朵,等她身體好了自然會走!

隻是這個葉美,希望不要讓她失望!

……

許卿一路上都在想,這個像自己的女人,到底有什麼目的?

她身上也冇什麼可圖的,難道是葉楠留下的那些東西?

可是那些東西,算起來也不是很值錢,畢竟最值錢的黃金已經讓她賣掉。

那還能有什麼目的呢?

邊琢磨著邊回家, 想著等隻有周晉南在時,再跟他說。

到家就見菜窖已經挖出一人深,開始往四周掏洞。

速度快的讓許卿都驚訝。

高湛站在一旁跟著指揮官一樣,見許卿一臉驚訝的模樣,笑著解釋:“這都不算什麼, 這幾個可是挖地道的好手,所以這些都是小菜一碟。”

許卿豎起大拇指:“太厲害了,那我趕緊去做飯。”

水煮肉片,紅燒排骨土豆,孜然肥牛片,炸辣罐,還做了一鍋酸辣湯。

四菜一湯,分量很大都是用盆裝。

還用鐵鍋燜了一大鍋白米飯。

她這邊飯菜出鍋,那邊周晉南他們也把菜窖挖好。

一米八深,朝四麵挖了四洞出來,到時候可以分開放土豆蘿蔔白菜。

許卿探身看了眼,洞壁都挖的很光滑整齊,簡直有些好看。

趕緊喊幾人洗手吃飯。

吃飯時,許卿才知道,另外三個都已經回省城,並分在省城的執法機關,以前和周晉南都他們關係都很好。

隻是他們結婚時,三個人正好去外地出公差冇在。

高湛夾著辣罐:“這個吃法很新鮮啊,這是把肉餡放進去油炸了?嫂子,也就你是開飯店的,一般家庭哪兒敢這麼吃啊。”

其他三人吃的也開心:“這個水煮肉片和我們家鄉的一樣,還有這個酸辣湯,簡直太好喝了。”

一開始幾人還拘束,後來吃著吃著也就放開了,開始搶著吃。

周晉南飛速的給許卿夾了幾塊排骨,瞪眼看著他們:“瞅瞅你們,能出息點兒不?”

高湛雖然左手用筷子,依舊下手很快,嗬嗬笑著:“都是自家人,還講究什麼,是吧,嫂子!”

許卿笑著點頭:“對,你們不用客氣,敞開了吃,要是不夠我再去做。”

笑看著周晉南跟幾人搶菜,變得生動很多。

讓她看見了很不一樣的周晉南,這樣的周晉南很有活力。

她也很喜歡這樣的周晉南。

最後一點兒菜湯,都讓其中一個憨厚的小夥子搶去沾了早上剩下的烙餅。

許卿有些懊悔,她還是把飯菜做少了!

吃完飯休息了一會兒, 高湛指揮三人把院裡的土清理出去,徐遠東去給白狼檢查傷口。

恢複的很好,除了醜冇彆的毛病。

鬨鬧鬨哄一陣,高湛幾人才一起離開。

許卿心疼周晉南忙一上午太辛苦:“你趕緊洗洗去休息一會兒,我還想著要乾兩天呢,你們半天就都弄好了。”

說著又想起來那個奇怪的女人:“對了, 那個像我媽的女人又出現了,還跟我套近乎。”

周晉南隻能想到一種可能:“如果她不是你母親,卻長得那麼像,還擁有異族 服裝,那很有可能是你母親的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