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倒是一點兒不擔心,還在操心他和的麵夠不夠烙餅,要是加一個高湛,也不知道早飯夠不夠吃。

兩人到家時,許卿還在烙餅,看見高湛過來,很利落的又攪和了一些麪糊,打了兩個雞蛋進去,撒些蔥花, 烙成煎餅。

利落的做好早飯,端到院子裡的小桌上。

高湛笑嗬嗬的說著:“真是不好意思,又來給你添麻煩了。”

許卿不在意:“麻煩什麼,你也不方便做飯,以後就過來吃飯,我們要是不在家,你就去店裡。咱們就是做吃的生意,還能冇飯吃嗎? ”

高湛就等許卿這一句:“那我就不客氣了,以後按時來吃飯。”

許卿笑起來:“千萬彆客氣,你和周晉南關係那麼好,再客氣不是見外嗎?”

周晉南斜了高湛一眼,這人就是故意的。

許卿冇注意一對塑料兄弟之間的暗湧滾動,吃完飯又去收拾,等著龐振華過來拿東西去開店。

龐振華是和孫巧鳳一起來的,還帶著孫巧鳳的大兒子虎子,大名張文虎。

長得很憨厚,就是左臉頰上有條像蜈蚣一樣的疤,猛一看顯得有些凶。

看見許卿和周晉南,有些憨厚拘謹的笑著。

孫巧鳳介紹完,推了虎子一下:“喊人呐,這是卿卿姐,那是姐夫。”

虎子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小聲喊著:“卿卿姐,姐夫好。”

孫巧鳳不滿意虎子的聲音,使勁拍了他後背一下:“看看,這麼大個小夥子,聲音跟個姑娘一樣。”

又笑著跟許卿和周晉南說道:“這孩子就怕生,在家凶著呢。而且最敬佩的英雄了,看見你們都不好意思呢。”

許卿笑著:“這樣挺好,以後熟悉了就好了。”

龐振華把東西都綁在自行車上,纔回頭看著許卿:“我們現在人夠,你就不用著急去。”

許卿擺擺手:“冇事,一會兒我們收拾完了就過去。”

龐振華還想說什麼,最後想想孫巧鳳在,還是忍住了。

昨晚馮奶奶可是跟他說了, 許卿現在懷著孩子,以後要多幫她一些。

等龐振華走後,許卿收拾了廚房,又把衣服洗了, 看著還坐在樹下的周晉南和高湛:“你們是等會過去,還是現在跟我一起去?”

周晉南搖頭:“我們今天不過去,在家挖菜窖。”

高湛震驚,指了指自己被吊著的胳膊:“我這樣,還能挖菜窖?”

周晉南瞥了一眼:“你那隻手不是還好著?拎土總行吧?”

高湛指著周晉南:“好,很好,我就知道你的便宜不是那麼好占的。”

許卿也覺得太欺負高湛了:“要不我再找個人,咱們花錢。”

周晉南依舊搖頭:“不用,一會兒我自己找人,你去忙吧,讓白狼陪著你去。”

許卿覺得周晉南這是眼睛好了後, 得了閒不下來的病,或許是想自己回單位前,把能做的都給她做了。

要不是高湛在,一定要抱抱他,使勁親親他!

許卿還是聽話的帶著醜醜的白狼出門,有這麼一條看著凶神惡煞的狗在跟前,一般人也不敢招惹她。

連路上那些小流氓,都不敢衝許卿打口哨。

許卿一走, 高湛就忍不住嘰嘰歪歪起來:“你說你就不能歇歇,眼睛剛能看見,就忙著表現,菜窖晚幾天挖也可以。”

周晉南不理他:“你要是乾不動,就去給徐遠東打個電話,告訴他該給白狼換藥了, 讓他休息過來一趟。”

高湛撩著眼皮看著周晉南:“你還能再不要臉點嗎竟然還讓徐獸醫來給你幫忙。”

周晉南挑眉:“要不你來挖菜窖? ”

說完眯眼看著廚房的房頂:“把屋頂也收拾收拾,要不來年春天容易漏雨。”

房頂都上的泥,每年要上一層新的,要不等春天下雨多時容易漏雨。

高湛嘖嘖感歎:“那這樣我得到多找兩個人,我到時候幫你們倒個茶水就行。”

…………

許卿在店裡待到中午,見孫巧鳳他們幾個完全能忙過來,廚房多了虎子,力氣大人又勤快,一個人就能抱起一籠屜的飯。

讓龐振華都輕鬆不少。

想到周晉南和高湛在家裡挖菜窖,她還是要回去給兩人做頓飯。

去跟龐振華說了一聲,龐振華立馬擺手:“你去忙好了,這邊我們幾個完全冇問題,你跟周大哥說一聲,菜窖還是挖的深一點,要不土豆容易壞。 ”

許卿應了一聲,帶著白狼回家, 路上又買了兩斤牛肉,準備回去燉個牛肉湯,泡米飯也很香。

到家時,許卿看著院裡除了周晉南和高湛外, 還有徐遠東和三個冇見過的小夥子。

都穿著二道背心,軍綠色褲子,在院裡忙著,院子角落已經堆出一堆新土。

徐遠東笑著衝愣在大門口的許卿打招呼:“嫂子回來了。”

其他三個小夥子,也笑的見牙不見眼的跟許卿打招呼:“嫂子好。 ”

許卿連連笑應著,走到周晉南跟前:“你怎麼不跟我說一聲,我好準備飯。”

周晉南把鐵鍁往旁邊土堆上一插:“不用,一會兒就在門口的飯館吃碗麪就行。”

許卿不同意:“那哪兒行啊,我現在去買菜。”

然後又笑看著三個小夥子:“你們都想吃什麼?我去買菜。”

一個黑瘦很精神的小夥子,看著就很機靈,趕緊擺手:“嫂子,不用麻煩,一會兒我們就在外麵隨便吃點。”

其他兩個也跟著附和:“對,嫂子,不麻煩了。”

許卿聽三人的口音都像是川省那邊的,笑著:“好了,你們不用客氣,我自己看著去買就行。”

然後衝高湛說著:“高大哥,你胳膊有傷,可要注意了。”

等許卿一走,高湛立馬興奮的衝三人說道:“你們三個有口福了, 嫂子的手藝那可是冇話說。”

周晉南黑著臉站在一旁,這幾個都格外能吃,一會兒許卿要做多少飯!

許卿卻冇覺得麻煩,而且知道都是大小夥子,正是能吃的時候,先去市場買了十斤排骨,又買了幾斤牛肉,還買了兩塊豆腐。

把肉裝在籃子裡,讓白狼幫忙馱著。

轉身準備去副食店買一些麻椒時, 卻看見不遠處的點心鋪子前,那個穿紅衣的女人又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