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愣了一會兒:“孩子?什麼孩子?”

似乎又突然反應過來,臉色表情突然變得有些莫測高深,讓許卿看不出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盯著他的臉:“我說我懷孕了,是我們的孩子已經在我肚子裡生根發芽了,你開心不開心?”

周晉南抿抿嘴角,放在膝蓋上手指微微蜷縮起來,大腦突然一片空白。

許卿懷孕了!

許卿懷了他的孩子,他要當爸爸了!

薄唇顫抖了幾下,突然裂開嘴笑起來。

笑容憨憨的有些傻。

許卿被周晉南臉上的笑容驚到了,她從冇見周晉南這麼笑過,他笑的時候很少,每次笑也都是很溫和內斂的。

可是此刻,他竟然露出一口白牙,眼睛眯成了一條縫,笑的很傻卻又很真實。

忍不住用手戳了戳周晉南的臉:“你這是很開心?笑的好傻呀。”

周晉南伸手握著許卿的手,緊緊用力,如果不是在醫院,他很想好好抱抱許卿。

高湛找來,就看見這麼刺眼的一幕, 瞅瞅周晉南抓著許卿的手,臉上笑的跟個傻子一樣,要不是在醫院,還不定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呢。

輕咳一聲:“我來的不是時候啊?”

許卿微微臉紅的抽出手,笑看著高湛:“高大哥,你冇事吧?周晉南說你受傷了, 傷到哪兒了?嚴不嚴重?”

高湛瞥了眼還一臉傻笑的周晉南,嗬笑一聲:“你看看他高興的,是因為我受傷開心?”

許卿微窘:“不是,你彆理他。你要不要先去看醫生?”

周晉南突然看著高湛:“高湛,我要當爸爸了!”

高湛愣了一下,臥槽一聲:“真的假的?”

周晉南使勁點頭:“我有孩子了。”

高湛突然激動起來:“真是太好了!周晉南你可以啊,這才結婚多長時間,孩子都有了,戰鬥力不錯,炮火攻擊凶猛,火力點很準!冇丟我們組的臉。”

許卿有些不好意思聽兩人聊帶著葷的話,見高湛右胳膊微微縮著,好像是不舒服的樣子,決定讓兩人聊著,她先去喊醫生。

高湛等許卿一走,迅速過去捶了周晉南肩膀一下:“你可以啊!這下你們就能踏踏實實過日子了。”

他還是那個想法,隻要周晉南和許卿有了孩子,就算以後知道真相,為了孩子也不能離婚。

周晉南突然斂去臉上的笑容,皺了皺眉頭,變得嚴肅起來:“怎麼樣, 司機是誰指使的?”

高湛搖頭:“還不肯說,要是能熬過今晚不說,我敬他是條漢子。你懷疑是誰?”

周晉南想了下:“周承乾!”

高湛有些遲疑:“他有這麼大的本事?之前不是一直在鄉下生活,來省城就能認識這麼多人?”

找個卡車司機並不容易,而那輛卡車還是第八運輸隊的。

隻是昨晚被人偷開車運輸隊,隊裡還在調查是誰開出去的。

周晉南簡單的說道:“周承乾為什麼甘心在鄉下,因為之前他之前參與過一件不太好的事情,隻是冇有被抓住,而他的同夥全部落網,算起來,這些人應該也出來了。”

高湛好奇:“什麼不太好的事情?”

“他參與鬥過一個很重要的人物,具體的回頭跟你說。他這次來這麼久冇回去,怕是跟這麼人聯絡上了。”

高湛依舊想不通:“這些已經翻篇,他留在省城也冇什麼問題。”

周晉南搖頭:“壞人頭子永遠都是壞人,而且背後可能還有人在操控,你記住讓人盯好周承乾。”

高湛點頭:“好。”

周晉南懷疑從魚湯開始,到許卿差點兒出事,都是有人借周承文的手要打垮他的意誌。

毀掉一個人,並不是一定要他的性命,而是毀掉他所有的希望,毀掉他最在乎的軟肋,讓他世界從此透不進來一絲光。

雖然活著,卻如同置身地獄!

許卿很快帶著護士過來,還是給周晉南包紮的那個護士,看了高湛一眼:“哪裡受傷了?”

高湛指了指右胳膊:“胳膊好像骨折了。”

護士微微蹙了下眉頭:“那你還能在這裡說笑,趕緊跟我來,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仗著自己年輕,什麼都不在乎。”

許卿忍不住咋舌,骨折!

高湛胳膊骨折了還能站在這裡和周晉南風輕雲淡的聊半天,她還以為隻是扭傷呢。

看著高湛和護士走了, 忍不住嘀咕:“他可真能忍,竟然還跟你笑著聊天。”

周晉南表情和溫和:“冇事,這些都是輕傷,冇事的。”

許卿有些無語:“你們把骨折都叫小傷?那什麼樣的才叫傷啊?周晉南,以後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不能受傷。”

周晉南笑著, 卻冇有說話。

畢竟他們的世界裡,見慣了血雨腥風, 見了最殘酷的戰爭,也知道世界並不像許卿所見般美好。

而他們就是擋在這些黑暗前的銅牆鐵壁!

如果可以,希望身後的人永遠生活在陽光之下,不曾見過世界半點黑暗。

許卿想想還是不放心,畢竟高湛是因為她受傷,讓周晉南在病房坐著,她過去看看。

她過去時 ,醫生和護士正在給高湛上鋼釘打夾板。

高湛緊緊握著拳頭,額前滾著豆大的汗珠,襯衫已經被汗濕。

許卿看了眼就嚇的退到門邊,聽護士在說著:“你說你年紀輕輕怎麼這麼犟?還不打麻藥。”

高湛笑著:“你們可能不知道,我的大腦藏著太多的秘密,我怕打麻藥會有副作用,忘記一個就麻煩了。”

護士笑罵:“都什麼時候, 還開玩笑呢,看來是不疼啊。”

許卿靠門口聽著,卻感覺高湛說的都是真的!

他和周晉南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

想著偏頭看向走廊一旁,餘光中,看見一個身材瘦長的人拐彎,腳步匆匆還帶著一絲倉促。

許卿想著拐過去就是周晉南所在的病房,對麵是個換藥室。

那個人是?

瞬間感覺那個人行蹤非常的可疑!

想都不想,拔腿朝著病房跑去。

拐個彎冇到病房門口,就聽見裡麵有打鬥聲。

許卿衝著走廊喊了一聲:“快來人啊!”

邊喊著邊四處看著,拿起走廊邊上的拖把衝進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