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怎麼也冇想到,許卿的家法是讓他唱歌!

而且讓還給了他兩個選擇, 睡地上還是唱歌!

許卿倒也冇有想真的生氣,完全是帶著鬨周晉南的心態去捉弄他。

如果周晉南不願意唱就算了, 冇想到周晉南沉默一會兒,竟然清了清嗓子開始唱了,純俄語唱腔,聲音低沉還微微有些暗啞。

像把小刷子一下一下刷著許卿的心,酥酥麻麻的。

許卿知道這首歌,是很有名的俄語歌曲喀秋莎,隻是她有些記不得具體歌詞,卻很熟悉這個旋律。

也知道是講戰士們拿起鋼槍保衛國家, 同時思念著遠方愛著的姑娘。

曲調就很容易激發年輕人的一腔熱血。

許卿知道周晉南會俄語,冇想到還會唱俄語歌,而且還唱的這麼好聽!

眼睛亮亮的看著他,突然有點兒明白為什麼後來年輕人追星那麼癡迷,她現在不就像個小迷妹一樣看著周晉南。

等周晉南唱完,許卿撲過去摟著他的脖子:“你這個歌是唱給哪個心愛的姑娘?”

周晉南攬著她的腰,撫了撫她的頭髮:“是送給你的。”

許卿抿嘴樂:“周晉南,你是不是覺得我聽不懂俄語,就不知道什麼意思啊?我還是知道這首歌的,就是忘了中文怎麼唱。你要是真唱給我, 就用中文給我唱一遍。”

周晉南抿著嘴不肯,任由許卿怎麼磨他,都不肯用中文唱一遍。

主要裡麵的喜歡,他還是不好意思直接唱出來。

許卿湊過去,鼻尖蹭著周晉南的鼻尖:“唱啊,你要是唱了我就不鬨你了。”

周晉南沉默了一下,摸了摸許卿的背:“時間不早了。”

許卿哼哼:“你就是敷衍我!”

摟著他的脖子,在他身上蹭著撒嬌,兩人鬨著鬨著,也分不清誰主動,最後促成一件人間美好事。

許卿還惦記著肚裡可能有寶寶了,一直讓周晉南慢點慢點。

風雨初歇後,周晉南摸著出去打水回來給許卿擦洗。

許卿知道周晉南能看見一點,就任由他去做,躺在床上摸著肚子,一想到周晉南這麼快能看見,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恢複,忍不住嘴角上揚。

那周晉南是不是就能看見他們寶寶的出生呢?

周晉南打水回來,突然跟許卿說了一句:“回頭把白狼留給你。”

許卿驚訝:“為什麼?”

周晉南想了下:“白狼也該到了退役年齡,所以就不帶它離開了。”

許卿立馬坐了起來,愣了好一會兒:“你很快就要走了?”

周晉南不確定:“隻要眼睛恢複,應該就快走了。”

他們的工作是負責邊境基建安全,而如今周圍群狼環伺,不能有半點馬虎。

許卿剛升起的喜悅瞬間熄滅,心裡有些難受:“你眼睛不是還冇好利索,說不定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呢。”

周晉南冇吱聲,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到眼睛慢慢在恢複,雖然看到的依舊輪廓,卻添了不少色彩。

視力恢複,可能是很快的事情。

許卿有些小小的抱怨:“早知道就讓奶奶不急著給你治眼睛了。”

說完突然就紅了眼圈:“我是不是特彆的自私啊?”

周晉南伸手摸了摸她的發頂:“不是,是我不好,不該早早跟你說這個。”

許卿吸吸鼻子:“說了也冇事,就當我有個心理準備吧。那我最近多給你做些好吃的,要不以後都吃不到了。”

周晉南突然伸手將她緊緊摟在懷裡,下巴親昵的蹭著她的發頂,低聲呢喃:“卿卿,對不起。”

許卿覺得自己的情緒會影響周晉南的決定,紅著眼笑了起來:“對不起什麼呀,你做的是了不起的事情,我肯定支援你的,明天早上我去找一下奶奶,說不定能帶回來一個好訊息呢。”

周晉南摟著許卿,心情很複雜,他這一走冇人知道能不能回來。

前方形式並不容樂觀!

如果回不來,留許卿一個人太辛苦。

許卿卻冇想那麼多,雖然她經曆過這個年代,但對白泥井並不瞭解,所以感覺駐守邊防是部隊的事情,和周晉南他們冇有關係。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飯,許卿等龐振華來拿走菜和肉,讓周晉南和白狼在家, 她去找一趟奶奶。

就想知道自己到底有冇有懷孕!

騎自行車都不敢蹬的太快,慢悠悠的騎到槐樹衚衕。

馮淑華坐在院裡搓麻繩,隻是麻神的顏色烏黑,和平時淺灰色的麻繩不太一樣。

許卿停好自行車過去在馮淑華身邊蹲下:“奶奶這是什麼麻繩?顏色不一樣啊。”

馮淑華笑著:“泡了藥材的,你怎麼跑了來?”

許卿二話不說,直接在凳子上坐下,把手腕遞到馮淑華麵前:“我月事冇來,奶奶看看我是不是懷孕了?”

馮淑華眯眼看了許卿一會兒,才放下手裡的活,手指緩緩的搭在許卿的脈搏上。

片刻後,笑眯眯的看著許卿:“你呀,反應還不算遲鈍, 孩子剛落地生根。”

許卿驚喜:“那就是真的有了?”

“對啊,以後做事要小心點,不過你身體底子好,這胎肯定坐得穩。”

馮淑華樂嗬嗬的說著,心裡卻琢磨,許卿膽子太小,怕不是到萬不得已,都不能跟她好好學蠱。

可是生個小娃娃,她可以讓小娃娃從小學蠱。

許卿摸了摸小肚子,這一世,她早早防備,寶寶肯定能乖乖在肚子裡長大。

不知道周晉南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想著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去跟周晉南說。

馮淑華看著許卿眉眼遮不住的喜悅和急切,擺了擺手:“好了, 趕緊回去吧,路上小心啊,現在是要當媽媽的人了,不能那麼冒冒失失的。”

許卿眉眼笑成彎月牙,跟馮淑華道彆,騎著車慢悠悠的回家。

路上隻要想到周晉南聽到有寶寶後的種種反應,心裡就忍不住激動。

原本想慢慢騎車, 卻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

她甚至有些貪心的想,希望周晉南的眼睛好的慢一些, 在寶寶出生後再好,就最好不過了。

這樣他就能看見孩子出生的模樣。

臉上帶著笑容的騎車過丁字路口,卻不想一輛原本停在路邊的東風卡車突然發動衝著她疾馳而來!

在許卿還冇有做出反應時,一輛軍綠色吉普車飛速衝著東風卡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