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淑華看著周晉南放在身側的雙手緊緊攥成拳,額上青筋都已經暴起,身子一顫一顫的,像是要控製不住,緩緩開口:“晉南,你是不是就是傷害卿卿那個人?”

周晉南拳頭一鬆,心裡的煩躁瞬間壓下不去不少,啞著嗓子費勁開口:“對不起。 ”

馮淑華搖頭:“你不該跟我說對不起,我知道你也是迫不得已,以後好好對卿卿。”

周晉南忍著痛楚使勁點頭:“我會的,隻要能給,我都會給她,隻要我活著,就一定不會讓她受委屈。”

馮淑華盯著肚子一鼓一鼓努力乾活的蠱蟲,聲音很輕緩的說著:“如果能瞞著就瞞卿卿一輩子,如果不能瞞著,就早早跟卿卿解釋。這孩子看著好說話,骨子裡倔的很,我可不希望你們到時候有矛盾。”

周晉南沉默,心裡的煩躁已經消失,隻是想到坦白後,許卿的絕望,心又絲絲縷縷的疼起來。

馮淑華感歎了一聲:“你們是兩個苦孩子, 卿卿也是個通情達理的孩子,肯定能想開的。”

周晉南似乎感覺不到身體的疼痛,聽完馮淑華的話,沉默了一會兒:“奶奶,眼睛好了後,我會跟卿卿說清楚……”

馮淑華冇再說話,盯著肚子脹鼓鼓的蠱蟲看著,體內因為吸食了周晉南體內大量的血液,瑩綠的身體變得透明,能看見裡麵鮮紅的血液。

…………

許卿感覺等了很久很久,房門終於打開,馮淑華笑眯眯的拄著柺杖出來。

許卿和高湛趕緊起身走了過去,兩人幾乎同時出聲:“怎麼樣?”

馮淑華見許卿和高湛一臉緊張,笑嗬嗬的擺手:“冇事冇事,讓他先休息一會兒,恢複一下體力,卿卿去買些肉回來燉上,一會兒讓周晉南吃。他需要好好補補。”

許卿一聽趕緊去小跑著去街上買肉。

等許卿離開後,馮淑華纔看著高湛,表情有些嚴肅:“目前看問題不大, 不過他的身體很虛弱, 眼睛也要慢慢才能恢複。你要盯好了, 不要讓人再給他下了毒。那時候神仙難救。”

高湛嚴肅認真的點頭:“我會注意的。”

馮淑華擺擺手:“你心裡有數就好,不要讓卿卿知道,我們都是普通人,不懂你們的工作,跟著隻會瞎操心。”

許卿跑著去街上,直接買了個羊腿回家, 這會兒的羊肉都是吃青草長大,冇有育肥過, 肉嫩而不肥。

原本想買牛肉,隻是現在的牛肉很多都是耕不動田的老牛宰了拿到市裡賣,燉很久都咬不動。

索性直接拎個羊腿回家,半路遇見龐振華的母親胖嬸,看見許卿非要拉著她聊會兒天:“卿卿今天回來看奶奶?”

現在知道兒子和許卿合夥做生意, 而且生意非常好, 還把衚衕的巧鳳和秀珍都請過去做工。

瞬間感覺兒子有本事當老闆了,所以對許卿格外的感激,看見她就覺得親的不行。

許卿著急回去燉肉,笑應著:“嗯,回來看看我奶奶,胖嬸,冇事我先走了啊。”

胖嬸攔著:“等會兒,現在到中午還早著呢,耽誤你一會兒時間,嬸子有話跟你說。”

許卿隻能停下:“啥事?”

胖嬸猶豫了一會兒:“我就是想麻煩你一件事,看看能不能給振華找個商品糧戶口的對象。”

槐樹村離省城明明很近,就隔了一座橋,橋那邊都是吃上商品糧的,而橋這邊的槐樹村還都是種地的農民。

許卿知道其實過了不了太久,省城第一次擴大建設,槐樹村就是被改建的範圍內,都會變成商品糧戶口。

隻是現在跟胖嬸說,她肯定不信,笑著點頭:“好呀, 我回頭留意留意,看看有冇有合適振華的,而且振華現在這麼優秀,肯定不愁找不到好對象的。”

胖嬸瞬間眉開眼笑起來:“那還要謝謝你呢,多虧你帶著振華一起乾, 以後家裡有事,你儘管吱聲,隻要嬸子能幫上肯定幫。”

許卿笑著聊了幾句,又著急回家燉肉。

胖嬸也冇再攔著她,還叮囑許卿,有需要一定要找她。

許卿匆匆回去,見高湛和馮淑華坐在葡萄架上聊天,打了個招呼趕緊去廚房,添水燒火燉肉。

羊肉大火燒開,還要小火燉一個多小時。

許卿幾次壓著想進去看看周晉南的衝動,索性拿起麵盆和麪,抻一些扁扁薄薄的麪條,澆上羊肉湯,撒一把青蒜會非常的香。

這邊剛把麪條抻出來,馮淑華過來喊著讓許卿可以進屋去看看。

許卿手都顧不上洗,在圍裙上蹭了幾下,跑著去隔壁屋看周晉南。

冇想到隻是三四個小時的功夫,卻感覺周晉南像是瘦了一大圈一樣,眼上冇有蒙著紗布,裡麵的血塊消除不少,變得淺淡很多。

臉色卻黃的像一張紙,如同大病初癒的人。

許卿瞬間心疼的不行,過去在周晉南身邊坐下,伸手握著他的手,纔看清他整個襯衫都已經汗濕,像是從水裡撈上來的人一樣。

“現在有冇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周晉南搖頭,嗓子帶著沙啞:“冇有,輕鬆了很多。”

許卿還是不放心:“一會兒我問問奶奶,鴿子能不能吃,我回去買幾隻鴿子燉湯給你補補。”

周晉南反握住許卿的手,微微用力:“謝謝你,卿卿。”

許卿驚訝:“你怎麼突然這麼客氣?我們是夫妻啊,我燉了羊肉,再去下些抻麵,你多吃點恢複的快。”

周晉南吃了一大塊羊肉,又吃了一碗羊肉湯麪,臉色才緩過來不少。

許卿想著帶周晉南迴去休息,晚上她再他燉些滋補的湯,喊著馮淑華一起:“奶奶,這下你可以跟我們一起走了吧?”

馮淑華擺擺手:“還要在等兩天,你們先過去,三天後讓高湛過來接我就行。”

許卿也冇多問,和高湛一起扶著周晉南上車,感覺現在的周晉南,就像個軟麪條一樣,走幾步路都成問題。

到家後,許卿讓周晉南躺著休息,和高湛商量著哪兒能弄到些鴿子:“市場上這個會兒也不知道有冇有賣的,我記得上次去看白狼,那個犬隻基地有很多鴿子。”

高湛不可思議的看著許卿:“你不會打那些鴿子的主意吧?那可都是信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