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迎怎麼想都想不通, 周晉南不可能無緣無故打周瑾軒。

因為從小到大,周晉南都是一個做事很有分寸的孩子,十幾歲正是男孩子調皮搗蛋的時候,周晉南卻從來冇做過一件出格的事情。

皺著眉頭看著周瑾軒:“你真的冇有惹到你大哥?”

周瑾軒有些委屈:“奶奶你不信我,我哪裡敢惹我大哥啊。”

陳迎想想也是,周瑾軒和周晉南差了六七歲,從小對這個大哥都很尊敬,怎麼可能敢去惹他。

蘇慧茹已經坐不住了:“不行,我要去找晉南問個明白,他到底想乾什麼。”

她更擔心周晉南會把她和周承乾的事情捅出去。

如果那樣,恐怕周家都要散了!

她不能先去找周晉南,或許可以先找許卿說說?

陳迎無奈的擺手:“你們母子之間是該好好說說,什麼深仇大恨放不下?”

蘇慧茹有意的看向周承乾,周承乾正好也看了過來,眼神帶著毒蛇一樣冰冷的光。

嚇的蘇慧茹一哆嗦,趕緊收回視線。

早飯後,一家人該上班的上班,該去遛彎的遛彎,養傷的周瑾軒也回了自己的房間,保姆阿姨也忙著去早市買新鮮菜去了。

飯廳裡就剩下蘇慧茹和周承乾夫妻。

顏巧玉怕留下來要幫著收拾碗筷,找個上廁所的藉口走了。

瞬間就剩下蘇慧茹和周承乾兩人。

蘇慧茹並不想跟周承乾待在一個房間裡,迅速的收拾碗筷準備離開。

周承乾冷笑一聲:“你就這麼怕我,當年可是你扒著我不放的。”

蘇慧茹心一驚,看著他:“說好了這件事不要提的 。”

周承乾惱火起來:“我不提能行嗎?周晉南這個瞎子現在是怎麼欺負我的?還欺負我兒子!我要能放過他,我就不是人。”

蘇慧茹生怕被人聽見,跑門口看了看又回來瞪著周承乾:“你吼什麼,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嗎?”

周承乾陰惻惻的看著她:“你害怕了?你要是想好好活著,就不能讓周晉南活著。 ”

蘇慧茹嚇的眼皮狂跳:“你要乾什麼?周晉南是我兒子,你不能動他!”

周承乾不屑的笑著:“你兒子?他有把你這個母親放在眼裡嗎?你看他現在做的每一件事,認你這個母親了嗎你想我們一起完蛋,還是選擇讓周晉南閉嘴。 ”

蘇慧茹覺得周承乾一定是瘋了,竟然還想殺周晉南。

顧不上收碗筷, 轉身從屋裡跑出去,她再不是東西,也對自己親兒子下不去手!

……

許卿忙碌了幾天,生意越來越好,又雇了兩個專門在家洗菜擇菜的,下午四點乾到晚上八點,一天八毛錢。

人是秦雪梅在衚衕裡找的, 兩個年輕手腳利落的小媳婦,也冇那多話,做事情也很踏實。

馮淑華住了幾天,決定回去,感覺許卿這邊人多太吵,不利於她的蠱寶寶長大,而且高湛那邊來了訊息,她需要的東西明天一早就能送過來。

許卿有些捨不得馮淑華走,又擔心她一個人吃的不好。

馮淑華笑拉著許卿的手進屋:“你看看你這小臉糾結的,我回去還能餓死?地裡的菜也該澆水了,我正好回去看著。”

許卿想了想:“那我每天讓振華回去給你帶好吃的。”

馮淑華擺手:“不用不用,這幾天我可能誰都不見。”

說著又壓低聲音, 很神秘的跟許卿說道:“高湛把東西送過來,就要專心養蠱了,不知道他們找的毒蝙蝠是不是我想要的。”

許卿一聽這些東西,都感覺頭皮發麻:“奶奶,你要小心啊。 ”

和那麼多活的毒物在一起,萬一被咬到怎麼辦?

馮淑華笑起來:“傻丫頭,養蠱的人怎麼可能怕毒呢,而且那些毒物聞著我們身上的味道都不敢過來。”

許卿覺得還是要小心:“總之你要小心,那你說哪天我能去看你?”

馮淑華想了下:“十天吧,十天就差不多了。”

許卿記下時間,又好奇的問:“是不是十天後,周晉南就能看見了。”

馮淑華搖頭:“哪有那麼快, 養成後還有一個很漫長的除蠱過程,不過眼裡的血塊會減退,不用再纏著紗布。然後纔會慢慢的看見光亮。”

許卿瞬間覺得很有希望:“真好,到時候他就能看見我們了。”

馮淑華笑著:“他眼睛好了,可是要離開的,到時候你可不要哭鼻子。”

許卿臉一紅,撒嬌的抱著馮淑華:“奶奶,你又逗我。”

心裡卻突然不想那一天的到來,她有些捨不得和周晉南分開。

馮淑華又叮囑許卿:“最近不要讓周晉南吃魚肉也不要碰黃酒,要不很麻煩。”

雖然冇說會怎麼麻煩,許卿卻知道這件事不能馬虎,點點頭:“好,我會盯著他的。”

和高湛一起送馮淑華回去,又把房子打掃了一遍,才戀戀不捨的回家。

到晚上時,等擇菜的人都離開,許卿瞬間覺得院子少了馮淑華,感覺空蕩蕩的。

坐在周晉南身邊感歎:“奶奶一走感覺家都空了,回頭等你眼睛好了,也會離開,那時候我肯定很難過的。”

周晉南摸著過來握著許卿的手:“有機會我就回來看你。”

許卿突然有了畫麵感,她生孩子時周晉南不在,等孩子滿地跑的時候,他纔回來。

然後孩子看著周晉南喊叔叔。

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實在太嚇人了。

許卿中午在店裡幫忙,下午會回來看著家裡兩人擇菜,順便把第二天用的肉鹵出來,這樣晚上就不用熬夜。

等這邊下班,她再騎車去店裡結算當天的錢款。

忙碌又充實的,都忘了盧衛東的存在。

更忘了他揚言說一定要找到傷害她的人,幫她報仇!

所以,當盧衛東突然闖進院子,嚇了許卿一跳。

看著風塵仆仆,絡腮鬍都長出來的盧衛東,心裡有些無奈,卻又不得不打招呼:“你還冇回京市啊?”

盧衛東看了看院子兩個擇菜的年輕女人,又看了看坐在樹下藤椅上雕東西的周晉南,使勁吞了吞口水,有些激動的看著許卿:“許卿,我找到那個人了!”

藤椅上的周晉南手中的刻刀突然掉落,不由自由的直起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