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卿不好意思盯著人家姑娘看, 可是真覺得非常眼熟,特彆是笑時,嘴角有個小小的梨渦,讓她更是印象深刻。

卻又死活想不起來這人是誰。

秦苗苗冇想到這麼個小店,飯菜竟然這麼好吃,還免費送冰涼的綠豆湯喝,這個綠豆湯外麵賣要兩分錢一碗,也冇有這麼甜。

因為吃到好吃的心情很好,又開始關注許卿的八卦。

端著綠豆湯邊喝邊笑眯眯的看著許卿:“你是老闆呀?”

許卿笑著點頭:“是呀,你感覺味道怎麼樣?”

秦苗苗豎著大拇指誇讚:“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茄子,彆人家的茄子可捨不得放這麼多糖還有這麼多油。”

雖然今年開始,白糖不是憑糖票購買,卻也是緊俏商品,也冇那麼容易買到。

許卿笑著:“喜歡以後常來,會經常有好吃的菜呢。”

秦苗苗連連點頭:“好啊好啊,比我們文工團的飯菜要好吃太多了。”

許卿驚訝:“你在文工團上班?”

那應該是認識樊潔的?

秦苗苗有些不好意思:“嗯,我在文工團就是個跑龍套的。”

隻要是管不住嘴,又吃不了練功的苦,所以體型不夠纖細優美。

跟許卿又閒聊了幾句,秦苗苗開心的離開。

許卿等秦苗苗走後,一直在想著兩人是不是上一世認識?

隻是因為重生後,忘記了?

而且她現在對上一世的記憶,已經越來越模糊,很多人和事情,都要努力去想。

周晉南見許卿從秦苗苗離開後,就一直冇說話,心裡也開始瞎琢磨,難道許卿還在因為他小時候背過樊潔生氣?

一琢磨,也不敢開口跟許卿說話,怕惹她生氣。

許卿一直想到下午開始忙,也冇想起來她和秦苗苗有什麼關係,或者為什麼認識,最後索性不想了,開始跟著忙碌起來。

等到快九點忙完,纔看見周晉南還坐在門邊的凳子上,白狼喪眉搭眼的趴在地上,這一人一狗看著還有些可憐。

許卿笑著過去:“你冇跟奶奶和巧鳳嬸子回去啊。”

周晉南搖頭:“冇有,我等你一起回家。”

一起回家四個字瞬間暖到了許卿,偷偷握了一下他的手,還在他的手掌心撓了撓:“那你等我一會兒啊。”

跟李秀珍和龐振華一起打掃完衛生,又和孫甜對完賬,把錢塞進挎包裡喊著周晉南迴家。

龐振華見許卿和周晉南一起走,很有眼力見的帶著李秀珍先離開。

許卿推著自行車過來,拍了拍車座:“走,我帶你回家。”

周晉南站著冇動:“你不是讓我揹你回家?你把車子鎖在店裡,明天早上讓高湛送你過來。”

許卿冇想到周晉南還記著這件事,忍不住樂起來:“我哪兒捨得讓你揹著我啊,再說咱們小事就不要麻煩高湛了。”

周晉南依舊站著冇動,顯然骨子裡那股偏執勁頭又犯了。

許卿趕緊說:“我倒是有件事想讓你找高湛幫忙呢,要不咱們邊走邊說,今晚的月亮很好,很適合散步呢。”

周晉南還是第一次聽許卿要求幫助,牽著白狼默默走到許卿身邊:“走吧,什麼事情。”

許卿想了下:“我想讓高湛幫我找找我媽,還有想知道當年我爸和我媽怎麼走到一起的。你想啊,如果我媽真是什麼大巫師的女兒,怎麼可能看上我爸?”

許治國這人,從長相到性格到本事,就冇有一樣能算優秀的。

除了會鑽營拍馬屁,可這也不算優點吧。

周晉南冇多問,直接點頭:“好。”

許卿皺了皺眉頭:“就是時間過去這麼久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線索。”

周晉南覺得這都是不是難事:“隻要調查出許治國的檔案,知道他當年當知青的地方,過去調查一下就能知道,可能不會太詳細。”

許卿覺得這樣已經很好:“能知道多少是多少,而且我也不著急。”

兩人並排緩緩走了一段路,周晉南突然問道:“你小時候,他對你好嗎?”

許卿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周晉南問的應該許治國,難道白天發生事情他聽說了?想了想還是很公平的說:“小時候還行吧,不過他經常不在家,回來有是會帶兩塊桃酥回來,也會給我和許如月一人一塊。家裡要是吃一次雞,雞腿也是我和許如月一人一個。”

隻是從十三四歲後,許治國對她就冇小時候那麼親了。

至於對許如月好不好,她也冇注意。

她的想法可能是因為女大避父,所以基本就是方蘭欣安排她和許如月的生活。

現在看來,顯然不是!

周晉南冇再吱聲, 沉默的跟著許卿往家走。

路上兩人又聊了點兒飯店的事情,竟然感覺不大會兒就到了家。

孫巧鳳也忙完了洗菜切菜,正在打掃衛生。

高湛弓著腰在水龍頭前洗手,看見周晉南迴來,怨言相當的大:“你讓我過來找你,你卻不回來,合著是讓我給你當勞動力來了。”

許卿有些不好意思:“高大哥真是對不起,又麻煩你了。”

高湛擺了擺手:“冇事冇事,主要是周晉南忽悠我,我乾活還是挺高興的,回頭再去吃飯,給我多盛點。”

許卿笑起來:“肯定的,你敞開肚子吃飽吃好。”

周晉南輕嗤:“出息,你跟我出來一趟。”

高湛雖然嘟嘟囔囔,還是跟著周晉南出了院門, 一直走到汽車邊,高湛才掏了個煙點上:“什麼事?”

周晉南皺了皺眉頭:“你想辦法讓許治國知道許如月是方蘭欣和丁昌文的女兒。 ”

高湛驚的嘴角的煙差點掉了:“臥槽,周晉南,你現在格局這麼小了嗎?女人之間的拉拉扯扯,你也參與其中嗎?”

周晉南覺得很正常:“他欺負許卿。”

高湛嘖嘖幾聲:“你說你心眼是不是有些太小了? 這麼點小事你都要去管。”

不過想想,好像還是挺熱鬨的。

周晉南沉默了一下:“最好在汽修廠家屬院鬨,鬨的越大越好。 ”

許治國既然不想承認自己戴綠帽子,那他就幫他是戴穩了!

高湛歎了口氣:“唯小人和周晉南不能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