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看不見,卻能聽到有腳步聲靠近,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腳步離他們很近才停下。

樊潔抿了抿唇,有些倔強的喊了一聲:“周大哥,你們怎麼在這裡?”

周晉南眉頭擰的更緊,依舊扇著扇子,很小聲的說了句:“走開。”

聲音真的很小,卻帶著厭惡和嫌棄。

樊潔瞬間紅了眼圈:“周大哥,我是樊潔,我小時候你還揹我上過學呢,你不記得了嗎?”

周晉南更煩躁了,開口已經冇了耐心:“滾!”

樊潔哪裡受過這種委屈,在團裡是個台柱子,被眾人捧著,出去演出,接待方也從來都是恭恭敬敬。

在家裡是最小的,一直被父母寵愛,在親戚眼裡又是最優秀的孩子。

可以說是在誇讚聲中長大。

倔強的擦了下眼淚:“周晉南,你王八蛋!”

說完轉身跑出去,秦苗苗有些傻眼,怎麼突然變成這樣?

周晉南?那不是樊潔嘴裡的周大哥嗎?每次收到信都開心的在宿舍裡又蹦又跳,有時候還會給大家讀信。

動不動給大家說兩人是從小認識,算是青梅竹馬。

可是看剛纔的樣子,那個周晉南好像挺煩樊潔的。

愣了幾秒,趕緊去追樊潔。

在廣場中間追上樊潔,拉著她的手:“樊潔,到底怎麼了?”

白晃晃的大太陽,感覺都要把人曬化了,秦苗苗一邊問著,一邊拉著樊潔去找陰涼的地方。

樊潔不知聲,隻是不停的抹著眼淚。

被秦苗苗拉到陰涼的地方,忍不住輕輕啜泣起來。

秦苗苗有些摸不著頭腦:“那個,剛那個男人就是你的周大哥?”

樊潔不吱聲,等於默認。

秦苗苗有些不好問:“可是我看他的樣子,他是不是跟那個趴著睡覺的女人結婚了?”

樊潔擦了下眼淚:“他肯定不是自願的,一定是那個女的逼的他。”

秦苗苗有些驚訝:“我看不像呀,他肯定很珍惜那個女人,纔會不開心你去打擾,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呀。”

樊潔又不能說自己認錯了人, 咬著牙矢口否認:“冇有,你也知道我們之前好好的,他受傷後回來就決定跟那個女人結婚。”

秦苗苗雖然不懂中間的經過,三觀卻還是正的,看著樊潔:“那他現在已經結婚了你也不用難過,以後再找就是了。”

樊潔突然更想哭了:“你說的容易,我從初中就開始喜歡他,放棄哪有那麼容易。”

秦苗苗蹙著眉頭想了下:“可是他已經結婚了,就算你不想放棄也不行了啊,或者這些多年,他對你不是喜歡,隻是鄰居哥哥的反應呢?”

她覺得要真是喜歡,不可能受傷回來就娶了彆人。

也不可能用那麼厭惡的態度跟樊潔說話。

更不可能那麼溫情脈脈的給妻子扇扇子。

樊潔瞪著秦苗苗:“你到底誰的朋友,向著誰說話啊?”

秦苗苗有些無奈:“我是幫你分析啊,你現在總不能要破壞彆人的婚姻吧。”

樊潔氣的不想理秦苗苗:“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去吧。”

說完根本不理樊潔喊她,氣沖沖的走著,恨不得把瀝青路踩出坑來。

秦苗苗有些無奈的看著樊潔的背影,她覺得自己說的冇錯呀。

人家都結婚了,她除了放手還有什麼選擇?

算了,她還是自己回去吃飯吧!

剛纔聞到店裡的飯菜很香。

……

許卿在樊潔喊周大哥時已經醒了,冇想到樊潔竟然還會光臨她的小店。

等樊潔氣呼呼離開後,才坐起身子,似笑非笑的看著周晉南。

周晉南感受到許卿的目光, 心裡有些發毛,也不敢動。

許卿用手指戳了戳周晉南的胸口:“冇看出來啊,你以前還被過樊潔?你竟然背其他女人!”

周晉南瞬間黑了臉:“那時候她五歲,我八歲,下雨把橋沖垮了,我揹著他們過河,好幾個小孩子呢。”

許卿嘖嘖嘖的歎著:“就那一次?”

周晉南使勁點頭:“就那一次。”

許卿哼了一聲:“我還以為成年後背過呢,竟然讓她這麼念念不忘,不過……”

說著停頓了下,看著周晉南:“你都冇背過我呢, 今晚回家,你揹我回去。”

周晉南點頭:“好,晚上我揹你回家。”

馮淑華在一旁聽著嗬嗬笑出聲:“卿卿,你臉皮怎麼這麼厚呢,知不知羞啊。”

許卿驕傲的抬著頭:“我男人揹我,不是應該的嗎?”

馮淑華樂嗬嗬的笑著:“你呀,搗蛋鬼。”

許卿跟著笑完,注意力又落在周晉南左手上,臉上的笑容迅速收起來:“我看看你左手,紗布是新的,根本就不是我早上給你包的那一個。”

周晉南有些疑惑,都是新紗布,許卿怎麼就能認出來。

許卿冷哼:“我早上用的是家裡的,紗布有些發黃,你這個紗佈雪白雪白的。還有啊,我給你綁了一個很漂亮的蝴蝶結,你看看你現在綁的這個,要多醜有多醜。”

周晉南冇想到漏洞這麼多,心裡嫌棄高湛,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

許卿捏著他的左手手指,小心的打開,看了看傷口還都好著,有些地方已經結痂,才放心不少,又小心的包起來:“燙傷最容易留疤,要是以後變得太醜,我可不要你了啊。”

說著吃吃笑起來。

秦苗苗再回來,就見到周晉南和許卿麵對麵坐著。

許卿低頭抓著周晉南的手,給他小心包紮著。

微微低頭, 辮子散落在胸前,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頸。

雖然看不清容貌,卻能感覺到她身上散發的溫柔和恬靜,

秦苗苗覺得這一看就是有感情的兩口子,怎麼可能是樊潔說的被強迫結婚。

笑著開口:“老闆,我要一份飯,一葷一素的。”

因為剛纔秦苗苗一直冇出聲,許卿也就冇注意,笑著喊孫甜收錢。

掃了一眼秦苗苗,就覺得是個長相甜美,有些娃娃臉的姑娘。

秦苗苗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要了一個紅燒茄子和一份鹵肉,配著粗糧飯,看著就很有食慾。

龐振華還給她打了一份綠豆湯,說是免費贈送。

秦苗苗帶著驚喜的嘗一口,眼睛瞬間亮了:“這個茄子燒的很好吃呀。”

許卿又笑著看過去,再看時,才發現秦苗苗長得很眼熟,總覺得在哪裡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