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晉南冇有意見:“要收高湛的飯錢。”

許卿哭笑不得:“不要吧,你們關係那麼好,而且他對我們幫助很多,吃飯再要錢,多不地道。”

周晉南說的很認真:“他臉皮厚,你要是不收錢,他以後能把這裡當飯堂。”

許卿樂了:“那也冇事,一天三頓飯能吃多少,我們不要這麼小氣好不好。”

周晉南依舊不同意:“他很能吃,所以要收錢。”

許卿笑著擰了下週晉南的胳膊:“你呀,怎麼這麼小氣。”

乾淨的店鋪,收拾衛生很快。

不到中午收拾完,許卿坐在長條桌前,看著乾淨整齊的小店, 心裡有些激動和興奮,拉著周晉南坐下:“快,我們坐下商量一下菜譜,因為客人流動性大,我們不用考慮換著花樣,就兩樣葷菜四樣素菜就行。”

龐振華在許卿對麵坐下,也是滿眼的興奮:“那這樣的話,我們就做當季最便宜的蔬菜,現在茄子黃瓜辣子都便宜,我們可以做個豬肉燒土豆, 肉炒辣椒,剩下的再炒四個應季的素菜。”

許卿搖頭:“我是這麼想的,肉,咱們就做實實在在的肉,紅燒肉就是紅燒肉,不放配菜,哪怕肉塊切小一點,畢竟現在大家肚子裡都缺油水,你要是放了土豆,他們就覺得肉少坑人。”

龐振華皺眉:“可是那樣,成本就上去了。”

許卿自然知道這點兒:“我們可以在任何上麵節約成品,但是肉上不能。”

周晉南覺得許卿說的有道理:“人們看見肉多,肯定樂意來。”

許卿想了下:“這樣,我們回頭要是生意好了, 直接自己殺豬,成本肯定能降下來,還有,鹵肉的肉湯可以泡飯,到時候肉湯免費打。”

現在衡量飯菜好不好吃,就是看肉多不多,油大不大。

而且盒飯賣到八毛一份並不便宜,畢竟豬肉才八毛一斤。

許卿跟龐振華分析完, 又說道:“我們現在做生意,並不是一份飯我們要掙很多錢,而是要走量。量大利潤自然就上來了。千萬不要小看客流量。”

龐振華被許卿甩出的一個又一個陌生名詞糊弄住,有些佩服的看著許卿:“許卿,你怎麼懂這麼多?”

年齡還冇他大呢,之前也就在公交車上售票,怎麼會懂做生意?

許卿笑了起來:“你忘了我之前是乾什麼的?我在公交車售票,聽的多了自然就記在心裡,加上再聽聽廣播,就學會了呀。”

龐振華嘖歎:“你真厲害,我也經常聽廣播,怎麼就冇學會。”

許卿哼笑:“因為我聰明,再說你聽廣播,都聽的是說書的吧,什麼三國演義水滸傳。”

龐振華不好意思的抓抓頭:“我也不認識幾個字,看出又看不懂,隻能聽說書了。”

許卿笑著:“那也挺好,我還準備把錄音機拿到店裡來放音樂,到時候也可以放說書的,讓那些吃飯的可以聽聽說書。”

計劃好,許卿給了龐振華二百塊錢,買肉買雞蛋油還有大米和小米,叮囑他每一樣都要開票。

純白米飯肯定吃不起,就要加上小米或者其他雜糧,做成雜糧飯。

許卿還讓龐振華買幾斤綠豆,到時候熬一大桶綠豆湯,放上白糖, 她再去冰棍廠買兩塊冰放進去。

吃飯的人可以免費喝一杯。

算是一種促銷手段。

周晉南在一旁聽著, 都感覺許卿的花花主意很多,而且都挺新鮮。

綠豆湯免費喝,恐怕在省城都找不到第二家。

許卿跟周晉南迴去的路上,跟他又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要是開業很忙,你就在家吧,要不到時候我照顧不到你。”

周晉南蹙眉:“我不用人照顧,我可以在門口看著,萬一有人不結賬,可以讓白狼抓它。”

許卿想想這個辦法真不錯,這個年頭還真是啥人都有。

吃飯不給錢,或者想耍無賴,還真要有人鎮店才行。

“那就辛苦我們白狼了。”

就是不知道,白狼那麼醜的蹲在門口,還有冇有人敢上門吃飯。

經過兩天的準備,週日一早,許卿的珍味小廚開業了。

高湛帶著幾個參加過許卿和周晉南婚禮的同事們過來捧場,每人塞給許卿一個紅包。

弄的許卿還挺不好意思:“是請你們來嚐嚐我們的飯菜,你們怎麼還給紅包呢,趕緊拿回去。”

其中一個精瘦的小夥子笑著:“嫂子,那可不行,這都是周組長交待的,我們吃飯必須給錢。”

高湛趕緊點頭:“對對對,他說了要是不給錢,就不要來吃飯。”

許卿無奈:“你們彆聽他的,這是我的店,我不收你們的錢。”

高湛擺手:“你還是收錢吧,我們幾個飯量都挺大,你要是不收錢,我們也不好意思吃飽啊。”

其他幾人點頭:“對啊,不收錢我想吃都不好意思來吃了。”

“嫂子,收了錢就不能嫌棄我們吃的多了。”

許卿笑起來,知道這些人根本不會占她一點便宜,甚至恨不得給她更多。

他們之間的那種感情,有種密不透風的默契,外人根本無法理解。

龐振華在廚房裡熱火朝天的炒菜,鍋裡許卿做的鹵肉已經軟爛,兩大桶綠豆湯放在屋裡,裡麵放著兩個大冰塊,絲絲冒著涼氣。

門上用紅油漆寫著珍味小廚,下麵的白牆上刷著價格:一葷一素八毛,兩個素菜六毛。

鹵肉的香味漸漸飄散出去,聞一下感覺都能勾出肚子的饞蟲,讓不少旅客慢慢圍了過來。

許卿站在門口給大家解釋著什麼意思,笑吟吟的請大家進屋吃飯。

高湛更是主意多,帶著幾個戰友端著飯蹲在外麵吃,上麵冒油的鹵肉,陪著碧綠的青菜,油汪汪的看著就非常好吃。

四五個大小夥子,吃的又香又快,讓路過的人看了都忍不住吞嚥口水。

最終有人經不起誘惑,邁步進了店、

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漸漸屋裡已經坐不下,都端著盤子在外麵吃。

許卿樂嗬嗬的屋裡給大家打飯,每一份都分量十足,做到手腕不抖。

最主要的是,飯菜的味道實在是香!

方蘭欣聽鄰居說許卿在火車站開了個飯館,還不信,專門過來看看真假。

看著客人擁擠的門前,許卿笑吟吟的模樣,恨的想上去毀了那張臉!-